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衔枚忘春归

第四十六章 清倌身份被识破

衔枚忘春归 风半染 2040 2019-07-26 23:30:00

  文侍郎家的后花园里,凤奕姑娘坐在靠椅上,优哉悠哉地吃着茶点。冷不丁地,她听得有人唤她“叶大人”,她吓得一个激灵站起来。

  她抬眸望去;……

  眼前的白衣公子,他浓眉如墨、丰神俊朗;嘴边带着讥讽,清冷地望着她;“叶典籍真有雅兴,身为宫里的六品官不知满足,还做了盛隆阁的头牌?”

  “赵……赵公子,不是这样的;……”叶一枚很觉羞涩,不想被他误会;急急说道:“我没得法子,实在迫不得已;……”

  “迫不得已?……”赵晔揶揄道:“我看,你与辛大人实在是好;肩并着肩,手拉着手;……怎么,难耐深宫寂寞,出来找男人图个乐子?”

  “赵公子,不是;……”

  听到他这样的讥讽,不知怎么的,叶一枚莫名觉得委屈。想说,却说不出;她紧咬着唇,眼睛里有什么在闪。

  怕人笑话她软弱,叶一枚慌忙低下头;……

  泪水,不争气地涌上来;……

  一滴清泪,从她脸庞滑下;落在她浅绿色的襦裙上,浸染开来;襦裙的颜色变为更深的湿痕。

  赵晔的心随着她的泪滴,一抽一抽地疼;……

  他俯下身去,轻声问:“叶姑娘,是不是遇到什么难处?……你可与我说说,说不定我可帮你呢。”

  听他这样说;叶一枚想起这些天的卖笑生涯,犹如百爪挠心,心里更加地难受;……

  她不知从何说起,又该怎么说;只是低头不语。

  见她这样悲伤,赵晔呆傻地看着;心里同情她,却没法帮她。

  她眼里有泪花,脸颊上有些潮湿。

  他掏出帕子想递过去;……

  他刚将帕子掏出,慌忙就住了手。他眼角的余光,瞥见从文家堂屋内走出的辛大人。

  他箭步往前一窜,从她身旁走过;冷冷地说道:“辛泽宏出来了,你自己保重,当心!“

  没等她说一句话,他已走出去好远。

  叶一枚心里一暖,不由佩服他的机敏。

  ……

  辛泽宏从文家堂屋出来;远远瞅见凤奕身旁站在一个白衣少年。他的心不由一颤,有种抽空的感觉。

  辛泽红远远瞅见站着的叶一枚,心里稍稍安慰了些一

  “弈儿,你方才是在和谁说话?”他尽量保持稳重仪态不变。

  叶一枚努力让自己镇定下来;看看他怎么说,她再做出相应的反应。

  “方才吗?”她抬眸,望着他。无辜的眼神颇,可伶巴巴的。“刚才,是有一个年轻人,他过来问路的。说这个院子很大;还有一处小门,问我知不知道。”

  “哦,真是不认识?……”

  辛大人有种感觉;总觉得事情不简单,不像凤弈姑娘说得这么轻松。

  叶一枚笑嘻嘻地,又道:“嗯,你将我发落在此,都进去了好一会儿,怎么现在才出?是不是遇到了什么青梅竹马,或者红粉佳人什么的,流连忘返,忘记了我不是?”

  “奕儿,我怎会如此?”辛大人暗叫,“从南边出了些时兴水果,我一时贪嘴多吃了几颗;……你与那白衣男子,像很亲密的。”

  “大人,您是在怀疑我?”凤弈神色一凛,说道:“我平日基本都在盛隆阁呆着。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就算是有什么活动,也会有专门的人跟来。即便是来开堂会,陪送着我回去,我哪里有什么脸面,去认识旁的别人呢。”

  “你瞧你,急得满头大汗的,我不会问一问吧;”辛大人赶紧好好哄着。

  “对了,刚才户部侍郎,听我说带来家眷;他想亲自见你,好与夫人说道呢。”辛大人慢条斯理,语气尽量和悦。

  “我如此卑微,怕污染了视听,这样是不好吧?”叶一枚谦虚地说。

  “无所谓的,”辛泽宏笑笑;“有我在,谁敢拿你怎样?”

  “也是!”叶一枚笑盈盈的。

  她想,左右也抵挡不住,不如进去一观如何。

  凤奕姑娘大方往前;随着辛泽宏进了内堂,见到了很有范几位官员,正襟危坐在上首。

  屋内不像外边亮堂,有些昏暗。叶一枚只看清几位的大致轮廓。

  她慢慢躬下身子,笑意盈盈问候;“各位大人,凤奕给各位请安。”

  “不敢!这,不是宫里的叶大人?”一位官员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大声道:“叶大人,典籍大人!您这样打扮,为了啥事?中宫娘娘身边的大红人,还需要如此辛劳?……”

  “这位大人,您怕是认错了人。”一枚清冷地说道:“你说的那位大人,会不会和我长得有些像。大人找她找得心焦,容易将我幻想成她?”

  “叶大人,您是有七窍玲珑心的。”那位官员冷哼一句;“宫里的人,谁不认识你叶大人?我在御花园见过大人的。我还纳闷儿,你聪明得势,怎突然就没影儿了;……原来是出了宫,藏在盛隆阁?”

  “各位大人,误会,误会!”叶一枚陪着笑;“我犯了错,被娘娘责罚;……娘娘不管我了,我总得有个地方吧?”

  “你……你真是宫里的叶大人?”辛泽宏指着她,气得发抖;这些天,被她耍得团团转。他越想越怄,恨恨地说道:“这世间万事,总有源头;……说,你千方百计接近我,又有什么猫腻?”

  “辛大人,这还用得着说?”屋脚的另一名官员说道:“最近,我们的地盘频频出事;老弟,您不得好好想一想?”

  “各位,有话好说;……”叶一枚讪讪地,顾左右而言它;“我与各位往日无愁,近日无忧的;……哈哈;……”

  “说!是不是娘娘派你调查我们?”辛泽宏恨恨地问。

  “她现在孤立无援的一个人。奈何她有天大的本领;想做什么,也做不了的。她在我们手里,没人跟随没人保护她;还不是我们说了算!”屋角那名官员道。

  “叶大人,你老老实实招了吧!你这细皮嫩肉的,能经不起我们的严刑拷打么?”

  真狠绝,你大爷的!

  叶一枚望着他们,心里是恨恨的;……

  唉,可伶啊,虎落平阳被犬欺;落难的凤凰不如鸡!

  

风半染

感谢你来!有你,真好!谢谢各位打赏和给票票的朋友,么么哒!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