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一直快穿的我只想成为咸鱼啊

第14章 我莫名其妙变成了太子妃14

  两人只好站在门口等候。

  一刻钟之后,月星光满面春风的出来了,两人迎上去接应她。

  月星光朝小黑随手扔了个东西,头也不回的往前走,“走了,买东西去了。”

  小黑被一袋沉重的小袋子砸昏了头,打开一看,全是金子!

  顿时嘴都要咧到耳根了,两人一蹦一跳的跟上了。

  衣服与饰品自然是没有问题了,月星光又开始整日在房里睡觉,不时叫小绿去买点烧鸡、糕点。

  月星光是舒服了,小绿却快要急死了。

  无论小绿怎么问这带钱的来源,月星光都说是自己去赌钱赚到的,甚至被问烦了就直接躲在被窝里说要睡觉,或是让小绿赶紧去买烧鸡……

  小绿看自己实在问不到,只得作罢,最后都是把气撒在小黑身上。

  小黑:委屈!

  就这样平静的过了一段时间,那母女俩也没有作妖,月星光舒舒服服的窝在自己的小窝里,哪都不用去。天天躺着,都感觉自己变胖了。

  然而就在荷花宴的前几天,谢太傅家的小女儿谢悠然来找月星辰玩了。

  两人从小便是狐朋狗友,啊呸,知心朋友。

  两人的性子一样的嚣张跋扈,然而谢悠然则是更上一层楼,而年幼时期的月星辰并没有多狂妄的性格,可以说是谢悠然将她带成这样的。

  而谢悠然虽和月星辰一样的幼稚,但却更加的恶毒。

  比如说,若是两人都被一个乞丐不小心蹭脏了衣服,月星辰则会让这个乞丐当众下跪道歉,而谢悠然则是会在大街上原谅这个乞丐,回到府中之后,便会命人偷偷打断这个乞丐的腿,令其下半生更加痛苦不堪。

  而这个乞丐因为没钱医治而拖着那副血淋淋的腿,很有可能活不过几日。

  谢悠然不管这些,只要自己的心情得到了缓解便好。

  这不,谢悠然一来,基本的礼节过后,在月星辰的闺房里拉着月星辰从郑提督的儿子又去烟花柳地被发现痛打一顿,到大理寺卿——洪奕珂的第七房对大房下药,使得大房与野男人苟同,导致大房被休,过了几日,第七房尸体被人发现在茅厕的粪坑里。

  说起来,这也是近日京城一桩骇人听闻的杀人事件。

  因着一个下人如厕之后,好奇心害死猫,往下看了一眼,借着微弱的光线,在里面发现一张眼睛瞪得巨大的脸,瞳仁已经毫无色彩,直勾勾的望着她,于是惊恐之下大声尖叫起来,逃出门的时候还不忘把裤子提起来,赶紧去叫了人。

  混着恶臭打捞出来之后,有人兢兢战战地说这死人的脸很像是第七房。

  所有人这才发现第七房已经有些日子没有出现了,去了她的房间,发现上面已经蒙上了一层极薄的灰。

  而她的贴身丫鬟佳儿,听说是去了瑶州,于是派人将她带回,结果在半路就发现了人,不过已经是一具冷透的尸体了,边上还放着一张请罪书,说自己再也看不下去第七房的作为了,上面清楚的罗列出了第七房和她娘家开始谋划造反的计划,她是为了表示衷心才含泪杀死了自己从小陪伴长大的小姐,以及自己在回家的路上如何的反省和自责,终于决定自杀。

  顺带一提,第七房的娘家是内务府总管,与洪奕珂职位相当,当初是因为第七房对洪奕珂一见钟情,而她的娘家人认为拉拢大理寺卿也是有必要的,于是便嫁了,谁知发生了这样的事。

  然而这桩案子里疑点重重,一个小小的丫鬟能够写得这么多字,且她是如何神不知鬼不觉的杀死第七房并丢入茅坑,要知道第七房的院子跟下人们如厕的地方可是离得并不近,以及为何大房被休之后就发生了这样的事。

目上微雨

第一个位面有些混乱,要是不是很喜欢的话,可以直接跳过看第二个位面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