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一直快穿的我只想成为咸鱼啊

第66章 你的旋律28

  面前的人果然就停了下来,月星光听到他说,“星光,你的记忆里,是不是我的手没办法弹琴了。”

  月星光猛地一怔,他,他知道了……

  可是,为什么要说是我的记忆里……

  “你是谁……我想回家……”

  许是因为刚刚用力的叫过,她此刻的声音有些沙哑,带着浓浓的哭腔。

  “你先别哭……”面前的人像是有些不知所措。

  但配上那平日里高贵优雅,但今日实在有些诡异的音乐。

  月星光还是觉得自己没有受到多大的安慰。

  “你别哭,你好好看看自己的手,再看看我的手,你想起些什么?”

  “手……?”

  因为害怕而导致大脑有些空白的月星光就真的将手放在眼前看了看。

  又看了看钟褚白举起给她看的他的手。

  缠满白色的绷带。

  可自己的手……

  面前的手白皙而修长,手上的纹路漂亮而清晰……

  不对!

  脑中突然闪过一个画面!

  一双跟钟褚白的手很像的手,也是一样的缠满了绷带。

  但视角……是自己的视角……

  为什么?

  月星光不禁就开始细细的想。

  因为始终对钟褚白的伤怀有些许愧疚,所以月星光从来不会用那种从上到下的正面视角去看他的手。

  那是怎么……

  “嗡!!!”

  =====

  “医生,医生!我女儿醒了!我女儿醒了!星光,你感觉怎么样,你睡了好久,有没有不舒服?妈妈在这里!”母亲的声音,显得好苍老,而且为什么这么焦急,好像还哭了。

  接着是她父亲的声音,虽然很镇定,但是还是带着隐隐的颤抖,“醒了就好,醒了就好。”

  意识还是很恍惚,手有点痛……

  有一点点冰凉的液体砸在她的脖子上。

  之后,月星光睁开了眼睛。

  面前是母亲有些苍老的脸,耳鬓上……应该是黑发,为什么还掺着些白色?

  眼睛也红彤彤的,还有泪珠往下掉。

  又砸到她的脖子上了。

  记忆回笼。

  她下意识地先问出口,“弟弟呢?”

  声音难听地像是在沙漠中快要渴死的人。

  月母于是马上给她倒了一杯水。

  月星光就着月母手上的水杯,喝了一点水,润了润喉。

  就听到月母眼角又开始闪着泪光,“你弟弟他……还没醒。”

  月星光一怔。

  月震还没醒啊……

  “那姐姐……”

  “医生呢?老公快点去叫医生!”接着月星光又看着月母转过头扬起笑来问她,“星光啊饿不饿,妈一会给你做好吃的,你想吃什么?糖醋排骨好不好?你刚醒,还是吃粥吧,你要吃什么粥,青菜鸡肉粥行不行?”

  月星光下意识点点头。

  听着月母想要掩饰些什么,跟月星光扯东扯西的。

  月星光想要说:妈,我已经释怀了。

  但是看着月母一脸高兴的样子,月星光还是决定晚点再跟她说。

  原本一切都应该是很幸福的样子。

  月父月母除了月星光和月震两个孩子,还有一个孩子,是他们第一个孩子,叫月流萤。

  月流萤的性子沉稳大方,成绩又好,平日里待人都是带着暖暖的笑意,为人处世也十分圆滑,家中有权有势却又不会摆什么架子,于是平日里有很多人都喜欢跟她交朋友。

目上微雨

今日份结束,晚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