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世大陆 你要的快穿系统文

第九章 女妖说他天资聪颖(九)

你要的快穿系统文 痴界 2206 2019-07-18 09:50:00

  吃完饭,李达婕满足的抹抹嘴,坐在椅子上一边消食一边温习课本……不,昨晚汲取的世界基础信息。

  一晚上的爆肝学习还是让李达婕收获了很多。

  首先她知道了这个世界的更大构架。

  人界,机界,魔界,和神界。

  人,机,魔三界都以成神为最终目的。

  其中机界最为神秘,与其余两界少有往来,就连神界也鲜少能找到他们的踪迹。

  听说机界生灵和人魔两界生灵的构造都不相同,钢铁为身雷电为血,骨刀血弹凶猛无比。

  出生便战力强悍,遇到危险时逃跑速度更堪比飞升期修士。

  更重要的是他们的智慧,造出的法器威力无穷,随意流落一件在外就会引得两界疯抢。

  一些机密技术更能让神族觊觎。

  ……李达婕当时脑子里立马就浮现出了“机器人终于统治了一个世界”“科技无处不在”“在玄幻的世界里听到机器人我竟感动泪目”等等字幕。

  之前符峰长老的那个手枪模样的所谓“发符器”就是机界流落出来的。

  这件法器被改造后已成为了低阶段研究符文阵法的弟子的必备法器。

  在刚刚开始研习符文阵法时,弟子抛出符篆进行攻击准确度,熟练度和速度的限制,都对符篆的真实杀伤力造成了极大的浪费。

  有时这种浪费就让他们陷身于实力相差不大的妖兽口中了。

  但发符器让低阶弟子也能大大提高使用符篆的速度和准确度,在某种意义上说他大大减少了低阶弟子的伤亡!

  低阶弟子的总数总体是最多,但放大去看,万千凡人中可能才会有一个具备灵根的人。

  所以这些弟子其实非常可贵,它决定了修士界的人能像活水一般源源不断!

  可惜的是机界生灵一直神龙见首不见尾,所以法器什么的也真的只能捡捡了。

  再说魔界生灵,性情普遍暴戾无比。

  听说魔界生灵是以类似养蛊的方式生存的,低阶魔族没有思想只知吞噬,不断吞噬才能进化为高阶魔族,拥有一定神志。

  但吞噬是本能,再高阶的魔族也有吞噬的欲望,所以他们在神也不怎么受待见。

  最后李达婕所在的人界,又分为人族,妖族和鬼修的领地。

  人族最大,妖族次之,鬼修只分的大陆最北靠近魔界的封魔之地的那一片地盘。

  【懂了!】

  李达婕点头,就是机器人占一块地,丧尸占一块地,人妖鬼合租一块地嘛!

  但是大家不管人多人少都觉得自己的地盘挤,于是都想到人最少资源最多的神界去。

  何必呢,李达婕撑着腮帮,眼睛忍不住一眯一眯,有老乡在的地方其实才最方便嘛。

  发顶上被一只充满寒意的手摸了摸。

  李达婕连忙抬起头,看见暮染已经把盘子什么的都捏决洗干净收回空间了,现在正认真的看着她。

  李达婕有点尴尬的缩了缩脖子,不由自主地站起来了,微微仰起头回望暮染,眼里写满无辜、尊重、庄重等等乱七八糟的情绪。

  【麻的这种突然被老师抽到回答问题的应急式反应是怎么回事啊!】

  李达婕为自己感到抓狂。

  “……暮婕,”暮染出声,“如今你暂时未有灵根,但是修炼之事切忌懈怠。为师先教你感应灵气和引气入体,以备不时之需。另外今天起为师便教你武学可否?”

  李达婕:啥?……武……武学?

  刺眼的阳光下,那英俊的少年一次一次,不断挥舞着手中的利剑。穿,刺,挑……一个个动作重复,少年汗如雨下,却始终没有想过停下。强,他要变强!他在心里呐喊。

  ——某武学小说

  “哗啦啦——”瀑布声掩盖了其余一切的声音,大自然的造化让人生不起反抗之心。但这座瀑布之下,却隐约可见一蹲着马步的青年的身影。那些白色巨兽在他头顶迎头咬下!却不能伤他分毫!

  ——某升级流文

  不不不!

  李达婕顽强的甩甩头,把这些古怪可怕的画面清除出自己的脑海。

  我不要学武学啊!

  如果每天都蹲马步练剑扛瀑布走钢丝……(大雾)那还去完成什么任务啊摔!

  “你不喜欢武学?”

  暮染神奇的从李达婕面无表情的脸上读出了她的意思,果然只要够坚定,就能用眼神交流!

  “嗯!”

  【点头要坚定。】

  “好吧,为师也不强求你,若你有了灵根,那身体的强度确无什么大作用。”

  “嗯!”

  “……那为师便先教你几套剑术。难度不大,但凡人都可学,只要把灵气储存在剑内再配合剑术便可引出灵气攻敌。你先学着用以防身。”

  “是!”师父为自己费劲心思,再推脱就说不过去了。

  于是接下来几个月,李达婕都在练习剑术。

  这些剑术果真不累,招式都十分简单,李达婕现在浑身还不太协调,学会一套剑术都花费不了多少功夫。

  “暮婕师姐!暮婕师姐!”

  李达婕放下剑,一转头果然又见符峰长老的亲传弟子王弥跑了过来。

  【怎么感觉随着自己见这小师弟次数增多,一次比一次傻里傻气的样子。】

  是错觉嘛?

  “慢慢说。”李达婕面无表情——她发现自己的这个表情已经习惯,改不过来了。

  以前是做不出表情,现在长老们都对自己形成了固定映象,若是突然变得活泼才会奇怪。

  种种原因,她已经在高冷、面瘫的路上越走越远。

  “就是——咦?暮婕师姐你又在练剑啊,你省着点练,练招式就行了。不要每次练习都引入灵气,太浪费了!”

  王弥看到她剑上附带的一层白光,顿时就好像花了他自己的灵气一样一脸心疼。

  李达婕:……

  无语了一瞬,看王弥可怜的样子,还是舞了个招式收了灵气。

  手中的木剑顿时就失去光泽,变成了普通木剑的样子。

  她也是听王弥说才知道,这种能让没有灵气的凡人也使用灵气的术法消耗非常之大,往剑中存入的灵气常常百不存一。

  所以一般这种灵剑都是一些修仙之人解决凡人因果时用的。

  若承了一些凡人的恩,修仙之人介入凡世报恩肯定是行不通的,会破坏凡界规则。

  一般就是那种修仙文的套路,比如耗费些功力赐下一剑,让恩人在有生命危险时使用,也能了却这番因果。

  不过也听说有的仙人在遇上这种情况时身边没有带剑,只能用手绢啊、衣服啊、镯子啊这些东西充用。

  结果在离开很久之后那些法器中有的都没能被使用,而是被珍藏着。

  也许还在某个夜晚的月光下,滴上过哀愁思恋的眼泪。

  李达婕:……

  

痴界

叫我阿痴或者阿界吧,痴痴或者界界都太难听了哈哈哈哈哈嗝~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