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世大陆 你要的快穿系统文

第十四章 女妖说他天资聪颖(十四)

你要的快穿系统文 痴界 2137 2019-07-23 09:50:00

  “还在凡界啊,吓你师父一跳……那就好那就好,来吧来吧,师父欢迎你哈!顺便你这次真身上来,应该可以带更多的东西,为师想要洪福店……”

  “啪!”暮染面无表情地挂断……不,是关闭空间裂缝,走入木屋准备进行法器的启动。

  “喂喂喂?哎你这小子,为师的话都不听了!不就是上次让你买空仙玉街的食品作坊吗?你又不是没灵石,储物空间也足够……”

  遥远的空间中,又多了一方石室中的一个身影在悄悄黯然神伤。

  ……

  ……

  “小弥?”李达婕望着坻迷旁边居然还附赠了一枚王弥。

  “老大,坻迷师弟已经决定改头换面重新做人了。他要亲自找你商量他身旁的兔妖霜柔的事,以后若是其它长老问起来,我们可得帮他美言几句。”

  王弥使劲地朝她使眼色,就跟眼皮子抽了似的。

  “老大。”

  坻迷还是一身简单的青衫,长袖浮动,束着一条没有任何花纹的白色发带,瀑布般的青丝垂在腰上,君子如玉模样。

  他上前一步,笑容温和而认真,眼神注视着李达婕,微微拱手。

  李达婕:噗——

  她连忙看向王弥,只见这小子还在朝她挤眉弄眼,似乎是叫她快应一声,眉宇间的得意挡都挡不住,就像在邀功一样。

  你邀功个屁啊!

  李达婕又看向坻迷……坻迷见她一时没回应也不焦不躁的样子,还是保持着恭敬拱手的动作,看起来真真是乖巧的小弟模样。

  好好的一个男主……

  “刷”的一下李达婕又把目光扫向王弥,眼神中布满最沉痛哀切的情绪——就被你改成了这种不知啥的混混身份了,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嗯。”李达婕丧气地揉了揉额角,还是应道。

  坻迷顿时像是被承认了一样,笑容都扩大了一些,还向王弥投去了一个感激的眼神。幸亏王弥收表情收的快,不然他的挤眉弄眼还差一点就被发现了。

  “老大不必烦扰。老大既然愿意帮坻迷解决霜柔的事,那么坻迷称您一声老大也是应当。况且老大的师父是暮染长老,在各长老中地位最高,那么他的亲传弟子,在各峰亲传弟子之中领头也是顺其自然之事。”

  是啊是啊,你说的没错,所以你们叫我一声师姐就可以了啊!

  像小混混一样一口一个老大是要闹哪样啊!

  坻迷、王弥:主要是男的我们还能叫一声大哥,但女的我们叫一声大姐怕被打啊……

  况且听说老大俗名李达婕,大姐叫出来就像在叫老大昵称一样,听闻暮染长老最为护短,若是整天在老大面前叫昵称,自己哪天怎么死的恐怕都不知道。

  反之叫老大,万一暮染长老哪天听见了一高兴,觉得徒弟的小弟也算自己的小弟,对他们稍稍照拂一下,他们就算捡着便宜了啊!暮染长老出手,可几乎没有凡品啊!

  两个小弟心头各转着心思,都觉得自己是机智无比。

  “说。”李达婕对坻迷还是比较客气的,对着他点点头示意他可以开始他的表演了。

  “老大,霜柔是我的引路人,虽然她是只兔妖,但没有她我也不能踏上修真之路,所以若是霜柔身份暴露,坻迷恐怕真的不得不请老大出言相护一番。”

  “虽然坻迷不知道其它长老对妖族的态度,但是坻迷也知道不可能还许霜柔留在坻迷身边,毕竟坻迷已是师父的亲传弟子,身边还有妖的话免不得会被说闲,还会连累到师父……”

  故事情节里,坻迷也是直到修至飞升期才敢暴露霜柔的身份,公开他们是双修道侣之事。

  那个时候坻迷对微生派已是不可或缺的一份子,微生派也不方便再以此事向他发难。

  “暮染长老肯定不会参与这样的小事,老大,也就你说话各峰峰主可能一听了……坻迷在此恳求老大,以后老大就永远是坻迷的老大,坻迷刀山火海在所不辞!”

  李达婕:……

  所以老大这个词是有毒的,只要叫出口一声,就会产生一种小混混的气场,并且叫的越多越严重……详情请参照坻迷这种如玉君子,现在已经开始“上刀山下火海”效忠之事。

  坻迷说着,甚至一拂身上温润青色的衣袍,屈膝半跪,衣带垂在地上,却没带起一点尘埃。

  他对李达婕一拱手,一脸坚定严肃。李达婕瞅着那个拱手的姿势怎么也不像是之前他礼貌拱手的道家手势,而更像——江湖中人的结义手势?

  男……男主,你在哪儿看了小话本学的吗?!公子如玉的男主你憋走,挺住啊!!——

  李达婕的嘴角想抽动几次,都没成功。

  于是她木着脸看王弥——这是你教的?说实话你个话痨修仙修了这么久,中途是不是为了领悟还是啥,去红尘中混过社会啊(变调音)?!

  王弥惊讶的看向坻迷……他当然没有教坻迷这样,不过这种程度的混混就连他也还不熟悉了解。

  ——他不禁有些感慨,坻迷师弟不禁灵根比他好,还学的比他快,这么短的时间就比他还上道!

  这种认真的精神、态度,让他这另一个小弟感到羞愧不已。

  李达婕瞪着王弥,却看见他看着半跪拱手姿势标准的坻迷,先是和自己一样惊恐的神情……接着不一会儿居然露出了藏不住的落寞和羡慕,还有一丝羞愧?

  李达婕:我就想知道你小子到底在想什么,才能在别人跪下时,露出落寞羡慕和羞愧的神情?每个都不正确好吗?

  难道你是抖那啥特别想跪下吗?要不要我把你揍到orz啊,啊?!

  李达婕绝望的叹了口气,她现在特别想看一眼师父的冰山脸,以此来冷静一下。

  瞥了眼坻迷,她面无表情内心痛苦地移开眼:“想暴露她后出口?”

  “不,坻迷还是觉得抢占先机主动坦白较好。能否请老大亲自与各峰峰主一谈,再加上我和小弥师兄,柔儿她一定会安然无恙。”

  “可。不过我未了解你口中霜柔为人,需一见。”

  坻迷想了想,也许是李达婕想再确认一下霜柔兔妖的身份。反正此时他们本都知道霜柔身份,也不会再严重一些。

  况且温柔可爱的柔儿老大一定也会喜欢,到时不是更好?

  于是站起身来,拱手听令:“好的老大。”

  李达婕:……你这小混混模样是改不了了是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