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世大陆 你要的快穿系统文

第十六章 女妖说他天资聪颖(十六)(感谢我看着天花板的打赏,加更)

你要的快穿系统文 痴界 2071 2019-07-24 09:30:00

  “嗯!”李达婕连忙点头,坐起来张开双手等着师父加防,要多乖巧有多乖巧。

  接着……小木屋中闪起了一百元特效的光芒!

  ……

  ……

  “老大!老大!”王弥一看到李达婕,就激动的大喊,吓的李达婕一个激灵——毕竟王弥上次这样大喊的时候,下一刻坻迷就烫了个脸贴搞得气质全无。

  “老大!老大!”

  到底烦不烦啊?李达婕又望去,却看到是坻迷带着霜柔在那里站着,似乎已经伤好了的样子。

  坻迷看到李达婕看他,又是激动又是愧疚,他伸出手,似乎想碰一碰李达婕,却收了回去,袖口青衫似乎在颤抖,“老大,真的……真的对不起!不过你总算完整的回来了,不然坻迷定以死谢罪陪老大!”

  这是啥话,什么叫完整的回来了?!一回来就说这么不吉利的话真的好吗?

  李达婕不满的扫去,王弥却窜了个头挡在前面:“坻迷师弟说的没错,老大你终于完整了!你不知道啊,当时你飞出去好高,我听到动静睁开眼的时候都快被吓死了!你一只手直接断掉了,迎面就拍在我脸上啊……虽然被老大打我没有什么怨言,但是那一下真心痛!然后你摔下来的时候啊,那个血流的……”

  是吗?李达婕听着有点惊讶,自己被那一下打得这么惨?!

  还好自己一飞上去就昏过去了的说,连手断了都没感觉到,不然那得多痛啊!

  坻迷在一旁听着王弥说话却没再发言,只是把头低得越来越低。

  人是他带过来的,并且还是他要来求人。

  最后带过来的人却差点闹出人命,还是他刚刚才说要上刀山下火海的老大……他本来就是想让老大证明霜柔是只不会乱伤人的好妖,结果霜柔立刻就打伤了老大,怎么一个打脸了得?

  “好了。”李达婕阻止了王弥看似用各种夸张的语言描述自己的伤势,实则在为自己道不公出头的行为,直接走到霜柔面前。

  “想留?”

  霜柔本来躲在坻迷身后,闻言一愣,想往后缩,坻迷却往旁半步把她让了出来,于是她只得站了出来。

  “老……”她想跟着坻迷一起喊。

  “别叫老大。”李达婕面无表情,有点不耐烦,身上就透出一点威势来,像极了暮染冷脸时的气势,她却还不自知。

  “暮婕姐姐……”霜柔抓住雪白的衣角,两只白色的长长的兔耳朵一下子冒了出来,仿佛受到了惊吓,她眼中含着晶莹的泪花,颤巍巍地看向李达婕,睫毛在不经意间轻轻扇动:“对……对不起,霜柔不是故意的……”

  怎么还来?李达婕实在有些不满了,“问你,想留?”

  霜柔一愣。

  怎么......怎么会......自己的媚术居然对她不起作用......

  一个兔妖修炼媚术,也是让人说不出话了。

  “霜柔......霜柔想,霜柔想一直陪着坻迷哥哥......”兔妖有些挫败,雪白的带着柔顺长毛的耳朵恹恹地搭在背上,说话还是带着哭腔。

  “你爱坻迷?”李达婕打断她,平静的问。

  “我没,我......坻迷哥哥不是霜柔配得上的......”

  “他近乎无修为,你汇流期。”李达婕淡淡的看着她。

  霜柔瞪大眼,她......她怎么知道自己是汇流期?!

  自己已经听坻迷说过,这个据说是派中地位最高的长老的亲传弟子,其实没比坻迷早入门多长时间。

  现在她看她没有修为的样子,先前试探时更是连霜柔都没有想到的一掌就差点被打死了......

  难道有派中长老暗中窥探?是她那个据说已经达到飞升四境的师父?

  “坻迷哥哥是天灵根,他迟早要到飞升期的......”霜柔退后一步,转而看向坻迷,眼里有着星星点点的仰慕。见坻迷回头看她,她嘴角微微上挑,似乎想到了什么与坻迷相处时幸福的事。

  “你在养孩子?”李达婕面无表情地看着她。那么问题来了,这个叫着坻迷哥哥的兔妖年岁几何?

  霜柔:......

  坻迷:......为什么感觉柔儿在用慈爱的眼神看我?

  王弥:老大威武!.

  “呜呜呜......坻迷哥哥,不是的......”霜柔似乎受了屈辱,回头看向坻迷,眸中泪光闪闪。她长长的白色耳朵似乎因为激动而树立了起来,身上也冒出了灵力的光泽,好像因为心情的波荡,连灵力也无法收住。

  要小小的施展一下,该出头的可不是自己......

  坻迷的眼中微不可见的恍惚了一下。

  李达婕一直都仔仔细细地注视着坻迷的神情,见此想要微微皱眉——然后失败了。

  霜柔上前一步,轻轻地扯着坻迷的袖子:“坻迷哥哥......”

  “老大与你说话呢,你叫坻迷师弟作甚?”王弥看得有些焦躁,这个霜柔总让他有种诡异的感觉,每次去找坻迷师弟时还会时不时静静又不说话地看着他,十分让人瘆得慌。现在害老大七零八落(......)之后,老大为了留她一事还愿向她问话,但她居然还敢不回话!

  他上前一步,便想把坻迷拉回来。

  没想到坻迷直接推开了他,“老大,我会与你实话实说,柔儿内敛怕生,你直接问我吧。”

  李达婕静静地看了他一眼:“为何想她留?”

  “因为,霜柔予我有领路之恩......”坻迷声音沉沉的,带着一点磁性,似乎含着充沛的感情。

  “为何要为你领路?”

  “因为......”坻迷被一个追问,本来脑袋就有些恍惚,下意识想什么都说霜柔好的,自然就要把霜柔最可怜的族中之事讲出来,这下倒是让他差些暴露出霜柔请他以后做兔族代练的秘密。

  “坻迷哥哥!”霜柔突然大叫一声,随即暗恨得看向李达婕,她不再看向坻迷,坻迷的目光也悠悠转了回来。

  这个女人,竟然逼得她收回了媚术!

  李达婕:......

  我也没想到男主这么实诚,你的媚术不能改变人品怪我咯?

  “霜柔,可以留,”李达婕转过头,不再看坻迷那边,但她说出的话却让众人都愣住了。坻迷是一派惊喜的模样,霜柔的耳朵立起,王弥却垂下眼睛,掩住了眼底的晦暗。

  “只要师父护我,我的确说得上话,但我有条件。”李达婕补充。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