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世大陆 你要的快穿系统文

第十九章 女妖说他天资聪颖(十九)

你要的快穿系统文 痴界 2057 2019-07-26 09:50:00

  ……

  锁生峰。

  “不是暮婕师姐,”见霜柔看向李达婕,坻迷却拉住她认真解释,“柔儿,暮婕师姐一直和我们在一起,她没有灵根,不能使用传音手段。”

  坻迷第一次看到李达婕就对李达婕的印象很好。

  虽然后来他知道了李达婕之所以没有用灵气化成的白雾遮脸,是由于没有灵根,这种第一印象也没有改变。

  况且王弥整日在他耳边絮絮叨叨,李达婕这样那样的好也听了大半。

  再对照见到李达婕的印象,那些话也装进了心中多数,自然对李达婕的人品很是信赖。

  不然以男主的心性和自尊,虽然是以女主之事和他有恩必报的性格做前提,他也大抵会以利益为筹码,不会做出随王弥认李达婕做老大这样的事。

  霜柔闻言低下头,拳头在暗中握紧——坻迷才见了这个女人多少面?

  居然就要处处维护她?!

  这种没有灵根的女子,在她眼中就像他们妖族中未开灵智的野兽,是最低等的存在。

  在妖族中就算是同族,对待那些未开灵智野兽的生吞活剥也不会有妖在意的。

  一旦修仙便是仙凡两别,寿命不同,能力不同,生活方式不同,可以说已经是改变了种族,不再与任何凡世中的种族为一列了。

  他们妖族向来看的很分明,所以就算凡人杀、食他们的同族他们也不会在意。

  但是麻烦的人修却爱搞些面子工程。明明仙人还是看不起凡人,却不愿撕破脸,还是将凡人认为同族。既然同族,那么为什么还称“仙”“凡”?

  不就是有时顺手会解救或是帮助一两个凡人,让他们膜拜瞻仰,收点愿力之类的以助于修炼吗?

  真正危险的事,譬如浩荡天灾,战乱人祸,这些真正引起凡人人口规模大幅度缩减的,那些仙人却又感叹红尘纷扰个个不愿费神出手。

  还不如他们妖修,对未生神志的妖从不干涉,也对那些积累愿力的行为嗤之以鼻。

  但是……霜柔轻轻拉住坻迷的袖子,微微点了点头,一副乖巧的样子。

  似乎已经相信了坻迷的话,不再对李达婕有所猜忌。

  “师父没来。”李达婕却突然皱眉——然后失败了。王弥和坻迷也望了望峰顶,目露不解。

  刚刚他们怕暮染出现,现在暮染在妖气扩散这么久了还不出现,他们却又奇怪了。

  按理说这阵法动静这么大,又是师父自己布的,按师父的脾性应该立马把她捡回去才是。

  李达婕还没有听到暮染的留音,更是没有往暮染真的去了神界的方向去想。

  师父突然布了一个她不知道的这样的阵,明显是敌对对她不利的霜柔——难道是做了什么危险的实验,所以临时开始闭关了吗?

  那又有什么时间来布阵法?

  或者这个阵法是早就布好的?刚才为何启动?是灵力之源的师父修炼出了什么情况吗?

  李达婕感到脑子一团浆糊。她第一次知道,原来突然找不到本应出现的师父时自己的心情既会如此焦躁。

  ......

  ......

  长老们的修为何其高?

  只是几句话的功夫,天边已看得清朝这方飞来的几个人影,带着恐怖的气息逼近!

  他们想在一开始就震慑住那只胆敢乘暮染长老不在,就闯入锁生峰的“大妖”!

  “坻迷哥哥......”霜柔伸出柔若无骨的双臂,略有些紧的环住了坻迷修长精壮的腰身。

  她把头靠在坻迷的肩头,在众人的背面眯了眯眼。

  “柔儿莫怕,这些妖气里有暮染长老的气息,若他们问起来,我们可以解释,就说是暮染长老做的一个实验。况且这里这么多妖气,说不定对你反而是一种掩护。”

  坻迷感受到怀中平时那个开朗温柔的女子轻微的颤抖,有些心疼地柔声安慰,“若是实在不行,我们还有那个......”

  “不行!坻迷哥哥,柔儿不许你用那个!”霜柔听坻迷一提醒,某个回忆突然被勾了出来。

  她眯着的眼中渐渐亮出些许计谋,“那个东西......对你来说太勉强了,虽然是目前最稳妥的办法,但我决定不会允许你去做……”

  李达婕:......

  咋了,男主还有什么金手指不成?

  李达婕只看了她认为男主生命中比较重要的几个片段,对男主具备的法器技能之类的,虽然知道,但了解程度并不深。

  这会儿坻迷和霜柔两人情意绵绵打哑语,她一时半会儿也想不出到底哪样东西,能作为男女主在如此情况下逃命的底气?

  坻迷越发坚定了眼神,他没有回话,只是近乎宠溺的摸了摸霜柔的头。

  ……

  “何方妖物,胆敢擅闯锁生峰?!”

  一个略显苍老的声音远远就传来。这个声音虽然年龄上让人认为“苍老”,但其中的气势和威严,却如钟鸣鼓擂、石崩雷轰,让人心头一震!

  “啊!”霜柔伴着这个声音立即惨叫一声,并吐出一口鲜血。

  李达婕:!!!她不禁瞬间肃然。

  平日里师父不是削剑就是练法器。除了硬刚天劫那次,并没有在李达婕面前施展过什么像“仙人”的法术。最多他的画风一直仙气飘飘。

  但如今看到宗主荀冰一声呵斥,霜柔就惨叫吐血,不能不说让她有些震撼。

  一直以来对于异界的真实感又多增了一分。

  “柔儿!”

  坻迷只一瞬间,就接住了向下摔倒的霜柔。

  他屈膝跪地,小心翼翼的搂住了她。只看见平日里少女粉嫩的脸显得如此苍白,由于妖身维持不住,那长长的耳朵也冒了出来。

  但是那积雪一样白的纯洁的兔耳,再也没有像平时与他独处时那样,灵气活泼的直立起来。

  而是有气无力、死气沉沉地,垂在沾了灰尘的地上。

  坻迷眼眶一红。

  他的柔儿就算第一次和他见面时那般重伤,都没有如此狼狈!

  他的柔儿,怎么能沾上一点尘土!他的柔儿,应该每天粉着脸,对着他害羞地笑啊!

  许是分别的恐慌刺激了坻迷的神经。这一刻,坻迷却仿佛更确定了自己对霜柔的感情......但是......

  坻迷蒙住自己的眼睛,抱紧了重伤快要昏迷的霜柔。

  就是因为,就是因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