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世大陆 你要的快穿系统文

第二十章 女妖说他天资聪颖(二十)(感谢默聞的打赏,加更)

你要的快穿系统文 痴界 2183 2019-07-26 21:50:00

  就是因为……

  ……不行!不要想!

  坻迷强行打断了自己的思绪,并为自己的想法感到愧疚。

  这阵法是暮染长老布下的,虽然老大是暮染长老的亲传弟子。但是自己就算当太子时,也不是那种祸及家人的昏庸之辈。

  事情肯定不是老大透露,那么怎么能因为一件不能确信暮染长老是否有意的事,就怨上他的亲传弟子呢?

  “阿迷......哥哥,柔儿可以这样叫你吗?”霜柔突然软软地抬起了手,坻迷立刻一把握住。

  坻迷一听,连忙急急说道:“可以,可以,柔儿叫我什么都可以......柔儿愿叫阿迷,坻迷再开心不过......”眼眶却更红了。

  “她中了暮染长老亲手所设阵法中的长矛。暮染长老的灵气本就带着空间之力,若是不尽早处理,她的伤势恐怕会更严重。”王弥有些不忍心看坻迷这样强颜欢笑的样子,在旁边提醒了一句。

  李达婕:咦?师父的灵气?发生了什么,不是宗主把霜柔“吼”伤的吗?

  她定睛一看,霜柔背后果真隐隐约约看得到一点泛白的灵气的光芒,胸前应该也有,不过被坻迷挡住了。

  这东西哪儿来的?你们都看到了吗?

  为什么就我一个人没看清楚这东东是怎么出现的,还傻傻的以为是宗主的盖世功力?

  李达婕上前:“我去峰顶找师父?”让他帮你收回灵力。

  “不要,柔儿不要……”霜柔却立刻反对。她急急的拉住坻迷的手,目露哀求,眼中生出惧意,似乎很怕坻迷就这样答应下来。

  她挨了这一下,那种体内被空间属性的灵气撕裂的痛苦,让她现在已经对暮染有着深深的恐惧。宁可拖着伤势都不愿见到他。

  霜柔眼中弥漫出雾气,身体仿佛是太过疼痛而忍受不住的颤抖。

  坻迷抱着她,顿时觉得心中仿佛被万千利剑刺中,恨不得受伤的是自己。

  “好好好,柔儿说什么都好,柔儿别怕,我们不去找,不去找……”

  李达婕:……然后她就死了。

  我真的是好心的说。

  李达婕想着想着,突然瞥到空中的符文一阵变化,一柄尖锐的长矛慢慢从旋转的符文中露出尖端。

  看来这就是刚才刺伤霜柔的长矛的来历,怪不得大家都说是师父做的,这本来就是师父的阵法衍生出的嘛。自己刚刚想东西太投入却是未曾注意。

  “妖物受死!嗯?坻迷?你抱着那个妖物作甚?!”

  荀冰很快来到锁生峰外。

  这时锁生峰的屏障或化为了灵力,或又化为了符文、将妖力转化为灵力长矛,所以荀冰并没有遇到什么屏障的阻挡。

  但是出于这么多年的习惯,他还是没有直接飞进来,隔了一段距离就准备出招。

  结果一眼就看到新收的天灵根弟子抱着一个女子。

  峰上只有王弥,他,坻迷,女子,其他人都不可能是妖,那女子肯定就是先前散发出庞大妖气的那个妖物!

  但是坻迷却单膝跪地抱着那个妖物,这动作怎么看怎么亲密。

  ——荀冰心中掠过一丝怀疑,难道坻迷被妖物蛊惑住了?

  但是一旁的几人也没有阻止的意思啊?

  暮婕师侄面对大敌依旧面色不改,很有暮染长老的风范——不过也实在不能从她脸上看出到底发生了什么;王弥那小子脸色非常复杂,有着不忍、愤怒、惊叹等等,饶是他也不能一时从这仿佛便秘的神情中读取出信息。

  坻迷则的确像是被妖物色诱住了,那一脸的心疼,看得他牙都酸了。

  ——他明明感觉到这个妖物恢复能力极强,就算挨了暮染长老的一矛几乎身死,之后气息也在迅速回复。

  现在那生命力不说太阳,已经回复到小灯泡的地步了,却还在坻迷怀里吐血吐的越来越严重的样子。

  不是,这个时候装死不该演给我这个敌人看吗?演给我派还没长大的天灵根弟子看干嘛?说!

  荀冰长老感到有些抓狂。

  不过……这个妖物应该是有什么能快速回复生命力的法门,但是这么快的恢复生命力,饶是荀冰也有些吃惊。这种等级的功法……荀冰皱了皱眉,这只妖物必须除之而后快!

  他反手就唤出一道灵力攻向坻迷和霜柔——他们紧紧抱在一起,他只有收着点力度。但是,就算坻迷受点伤他也必须先将他们分开,才方便除去那妖物!

  “阿迷哥哥小心!荀冰长老……你走吧,阿迷哥哥,荀冰长老定是以为你与我为伍才攻击你的,你只要离开就会平安了……柔儿只要看到阿迷哥哥平安,也就死而无憾了……”

  霜柔眼中闪过惊恐,紧紧握住坻迷的手流泪道。

  李达婕:……

  明眼人都知道荀冰长老是要攻击你吧?你紧紧拽住我二号小弟让他怎么走啊摔!

  然而坻迷明显不属于明眼人那一类。

  他望着空中快要已经成型快要落下的长矛,和荀冰长老下一秒就能落到身上的攻击。混乱的大脑本能的传递给他危险的信息,他的眼中闪过伤痛,成功被霜柔离间。

  “柔儿不喜欢这里,我也不太喜欢了……所有与异族有染的,就要被此派如此对待吗?……”堂堂两个长老,毫不留情不问缘由就开始下手!

  坻迷的头低了下来。

  李达婕感到不对,连忙上前:“坻迷,你……”

  “啊——”

  李达婕还没说完,却见坻迷突然大吼起来,随着他的吼声,四周突然无端起了大风。

  李达婕:窝巢!!!

  男主这是一言不合就要入魔了吗?

  “这是什么阵法?”王弥突然疑问出声,目露严肃。

  “啊——”

  坻迷却没空回答,他继续大吼着。以他为中心,四周果然缓缓升起了阵法的符文。

  当符文亮起的刹那,空中的长矛和荀冰的攻击也同一时间落了下来。

  “当!”长矛敲击在符文上,只是过了一瞬间,就颤抖了一下碎裂开来。

  而荀冰的那道攻击,更是泥牛入海,连水花都没有溅起一个,就悄无声息地被那些符文吞噬掉了。

  李达婕:窝巢!我想起来了,这不就是男主那个什么的大招吗?!

  她只是灵光一现,不过还未等她深思,她的脑袋却突然一疼。

  接着四周突然黑了。

  最后一眼,只看到坻迷一身青衣却双眼空洞、长发飞扬,不复那翩翩公子模样。

  他只是大吼着,四周的符文便变得愈发玄奥,看一眼都要让人晕了去……

  ……似乎最后时刻还有人拉了李达婕一把,有什么声音在她耳边想起,但是李达婕却听不见了。

  

痴界

是的,女主躺枪日常……让我们为她默哀一秒!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