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世大陆 你要的快穿系统文

第二十四章 女妖说他天资聪颖(二十四)

你要的快穿系统文 痴界 2037 2019-07-30 09:50:00

  “嗯?送信?”凶眼青年果然好奇了,于是他止住了进门的脚步,转过头来。

  “给谁?是机密?”

  他语气中只是单纯的好奇,却并没有一定要逼他们说出的意思,似乎......如果李达婕不愿解释他也不会再过问。

  除了他的眼神还是一看就觉得凶,这个青年人看上去真像个善解人意的好前辈。

  李达婕义正言辞:“比较私密,抱歉不能与前辈说。但是我可说,这件事与狼族也有些关系。”霜柔所在兔族与狼族有仇,是有关系的没错。

  “虽然不知为何,如此重要的消息会让我二人传递,但小辈猜,许是我二人身上妖气在族中最弱,不用法器且能混迹于人修。但我二人虽修为弱却从小被族群秘密培养。前辈心地善良救我二人,但我二人必要出去。”

  李达婕说完长长一段话,额头都要冒汗,在青年看来就像是着实坚定,不畏自己的表现。

  虽然这种“我们是特殊到没有妖气的妖”这种说法很不靠谱的样子,但是李达婕猜,这位似乎是狼族的“前辈”估计是以为他们身上有什么掩盖妖气的法宝,并且由于之前“私奔”过的其它小妖用这种方式出逃而被他遇见才会有他们也是妖族小辈这种想法。

  不过若是他将他们送回族群时,要检验身份以便送货上门。他们拿不出掩盖自己“妖族气息”的法宝,那岂不是被送到门口打?

  当然“必须要出去”这种为了让青年相信而话赶话的论调,其实李达婕是非常不愿意说的……这位“前辈”可是要送他们回妖族啊!妖族啊!!

  她和王弥这么多天想走出森林,就是想找人问地儿、然后去妖族找男女主。现在有人送货上门,天知道李达婕多么想答应!

  但是以自己不是妖族的身份,跟着妖族守卫回妖族,还能全身而退……这种美事想想就好。这个青年对妖族小辈好说话,但一看就不是个傻的,那耍起狼牙棒的样子更像个狠的。

  毕竟这位可是个“狼人”!若敢怀有侥幸心理,可能哪天自己就只能喂小怪兽了。

  李达婕想的是,在青年这里养好伤再出去,找个机会自己偷偷溜回来去妖族,趁机好好想想进妖族的稳妥方法。

  最重要的其实是自己的腿伤没有治疗好,就不能离开王弥。去妖族涉险是为完成任务,带着王弥对他就不太公平。

  当然她也不全是没有自保能力的凡人。这半个月来,她发现师父加的防果然不是一次性的,估计师父用了什么充能阵法能吸收外界灵气,隔三天她就能再使用一次百元特效。

  而攻击方面,李达婕的储物戒指并未损坏,所以师父给的灵剑并都还在。在半个月的试怪中,李达婕发现自己施展师父为她发明的“十剑齐发”,也能勉强与汇流期前期修士对挡一招。

  虽然以李达婕的体力,施展一次就累的够呛、无法再行动了。

  攻防不高,总比带王弥涉险好。况且王弥攻防也菜,有这个功夫还不如让他回峰找打手呢!

  所以到时候,若男女主在妖族,就去兔族亮身份再想办法跟着。毕竟男主若不回二生派,也就只有对男主友善的兔族会容他。

  除非他已和霜柔会和,在外面做一对浪迹天涯潇潇洒洒的散修。

  若男女主不在,她也只能出妖族,另想办法接近任务目标,干扰会导致世界崩溃的剧情。

  为什么!李达婕想到这里禁不住静静看那些系统文中,任务目标再难攻略,总有共处攻略的时间。哪像她?从一开始就想尽办法要找任务目标,好容易找到又自己把自己作出剧情找不到了!这让她怎么攻略啊摔!

  她做任务的过程就是不断找任务目标的过程,会不会哪天她终于能和目标共处一段时日用来攻略后,目标的时间线都走完了直接告诉她over了啊?

  小弟二号请注意,您的老大正迫切思念你,千山万水来找你!

  ......

  ......

  “啊切~”

  一棵茂盛的大树顶部,一位青衣青年正静静立在一根还没有小臂粗的树枝上,树冠的大风让脆弱的枝条左摇右摆,仿佛随时都能断去。青年却像黏在了那根树枝上,身影飘忽却没有在站立处移动半分位置。

  青衣青年本来正深深地望着天际不发一言,似乎正在想什么出神之事,却突然莫名其妙打了个喷嚏。

  “为何心中突然有些慌乱?”坻迷,也就是青衣青年抚了抚额,疑惑的想。

  “是柔儿在想我吗?”他最后望了一眼西南的天边,叹了口气。

  自己对柔儿的感情似乎随着分别带来的不习惯愈演愈烈,现在静思时头里心里都是柔儿的影子。

  柔儿......现在还好吗?算了,现在也不宜多想......这树顶的风确是有些大了。

  坻迷脚下一点,轻盈地跳下树枝,脚尖在林中的树干上轻巧地腾移了几下,就如一片落叶般无声无息地落到了地上。

  “徒儿——徒儿——”远处有一个苍老的声音激动的喊,坻迷见状浑身一颤,一转脚尖便打算逃跑。

  但没想到那声音的主人却在周身泛起一层薄薄的风灵气,使他的身影顿时如火箭一般快速窜出。几步比坻迷还要精妙的步伐间,一个笑得灿烂、头发和胡须都呈现花白之色的老头就出现在坻迷面前。

  “徒儿,”那老头得意地嘴角都要咧到耳后去,花白的胡子一翘一翘,看起来格外好笑,“虽然你天灵根的资质很厉害,竟是各种灵根的功法都能学!但是你师父我长年修行这部风灵根的功法,论精深程度可比你这种才修行几天的小菜鸟高到不知哪儿去——你再跑也跑不过师父我的,乖乖放弃吧!”

  坻迷摸了摸自己的白色发带,心中不知第几次无奈叹息,但也只能又恭敬拱手:“前辈,谢谢您救下坻迷,并不辞辛苦传给坻迷一套能在这林间安全存活的功法。不过坻迷已有师父,且是亲传弟子,所以前辈的抬爱坻迷只能心领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