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世大陆 你要的快穿系统文

第三十一章 女妖说他天资聪颖(三十一)

你要的快穿系统文 痴界 2043 2019-08-04 10:50:00

  李达婕怀疑大殿的颜色是由兔妖本体的毛色决定的,因为她刚刚路过的其它大殿,红、灰、白色的都有。

  并且所有大殿都是纯色调的,一点也没有色彩的交杂。就像她在路上看到的那些兔子便都是纯色。不像家乡的兔子,一般来讲还是会带有一些杂色的毛。

  看耳朵就知道,南山是一只黑兔子,所以他的大殿才是纯黑之色。大殿的柱子、殿门之类都修建的十分豪华,靠近看还能看到反光的美丽浮雕,看上去很能显示出修建之人的精心。

  但是全是黑色……看上去总是有点奇怪,李达婕宁可去住师父修的木房子。

  也不知道南山晚上是怎么入自己的大殿的,只能靠神识感应吗?

  这大殿还真是天然防盗呢!

  南山一进大殿便直直地朝里走。路上有妖向他行礼,他眼神都不给一个,那拽的二五八万的样子看得李达婕连连感慨——妖族真的是力量为尊,礼貌什么的完全不需要啊!

  突然觉得他对霜柔还算好的了,至少愿意正眼对她说两句。

  但是,估计这也是霜柔飞升期修为的原因。点蜡!

  南山耐心地在大殿里七拐八拐,遇到的妖族也越来越少。终于,他站定在一扇门前,接着居然破天荒瞥了一眼提在手中的李达婕。

  李达婕:大哥你要干嘛,这么看我,呃,好荣幸?

  南山却很快把视线转了回去,皱了皱眉,似乎看李达婕一眼简直脏了眼。

  李达婕:......

  只见南山仿佛终于下定了什么决心。他先将那只他一直握在手中的翠色细笛珍之重之的收回,似乎是放进了他自己的储物空间中。

  接着,他嘴里开始念动咒语,念的不算小声,但并不是凡界通用的语言。

  但估计坻迷前生认识这种语言,所以接收语言包时李达婕也接收到了,现在正好听得懂。

  “给我开门,开门......”南山面无表情地念道,声音都没有起伏,仿佛在念什么庄严的祭祀语,“艹它嘛怎么还不开,是死了断了腿吗你,*****......”

  李达婕:......

  是我耳朵有毛病吗?谁家的开门咒语是骂街啊?!这样怎么可能开得了......

  那所大门突然剧烈的震动了一下!似乎再念几句,它马上就能自己打开!

  李达婕:......大门同学,你绝对是被气糊涂了。

  伴随着南山用不知名种族语言的谩骂,他的黑色耳朵微微立起,一阵绿色的妖力从他身上浮现而出。

  不一会儿,他浑身都变绿了。

  李达婕思考了一下,之前看霜柔的妖力是红色的,这估计是使用的法器不同的缘故。

  霜柔用红绸攻击,妖力就呈现红色;而南山的武器显然与那玉笛脱不开关系,所以妖力才会呈现绿色。

  妖力的颜色越来越浓,李达婕也觉得胸口有些烦闷,似乎是受到了压制。

  妖族不像仙族那样习惯用雾气蒙脸,所以每个妖族的面容李达婕都是能看清的,当时才能一眼便认出霜柔。但现在南山身上的妖气太浓,李达婕已经完全看不清他的脸了。

  等南山的头部完全变成绿色后,大门的震动突然停止,然后......李达婕的脚下突然开了个大洞!

  李达婕:!!!我艹!

  这大门就是不想好好开是吧?!

  骂街才肯开震动,深刻的诠释了抖!m这个词的真谛。然后最后告诉我居然脚底下才是真入口?

  李达婕在掉下去的瞬间内心瞬间骂了千百遍,比南山骂街的内容都还要丰富十倍!因为南山黑兔在脚底一空的瞬间就浮空了起来,却面无表情的看着她落了下去,一点也没有要伸手的意思。

  啊啊啊——李达婕内心泪流,你骂的门,为何要我来背锅?

  好吧,我是俘虏,正常,享受待遇又加一。

  踩下洞落下去不到两秒,李达婕突然感觉自己的背部撞到了什么坚硬的东西,撞的她生疼。

  她想回头看,却突然感到一股极强的力量出现,让她全身都感受到了仿若被拉扯一样的剧烈痛感。

  她咬着牙望去,却什么也没看到。但身形却实实在在停止了下落,似乎自己只是在半空中悬浮着而已!

  不一会儿那股力量便越来越大!李达婕感到眼前阵阵发黑,似乎整个身体都要被撕裂了去。正当她要忍不住疼晕过去时,却突然感觉胸口一阵清凉,接着束缚住她的那股力量就突然之间消失不见,伴随着似乎听到了一声什么破碎的声音。

  李达婕还没来得及疑惑,却又突然发现自己能够动弹了之后,居然开始继续下落了!

  那层不知是什么的东西消失后,下方的情景也陡然变化。在连续的几声破碎之音后,下方陡然变成了一片——遍布着尖锐石头的沙地!

  李达婕:......

  摔啊!房间里头怎么会出现有石头的沙地啊啊啊!南山你什么审美,喜欢堆城堡吗?!

  幸好这次黑兔妖还是靠谱了一回。

  他一见李达婕要落到石头上串烧,立刻加速飞了下来,直直地伸出手——拽住了绑住李达婕的那捆绳子,将李达婕提了起来。

  李达婕看着下面,离石头只差几毫就扎上了,忍不住背上冒出了冷汗!

  南山提起李达婕,却没有想往常一样二五八万,而是突然将李达婕转到面前,一双冷然的眸子直直的对着她。

  他看了足足有半分钟,发现李达婕还是面无表情、沉默不语,终于忍不住自己开口:

  “你,”南山说着,细长的眉头微微皱起,“真是个,特别的女人。”

  李达婕……差点捂胸尖叫。我不喜欢黑兔子,谢谢你霸黑。

  “你果然与神族有染,才会得到仙修第一门派亲传弟子的身份。”南山声音冰凉地说道,看着李达婕的眼神终于夹杂了些微情绪,那是夹杂着野心的渴望和......悲伤?

  但是他眼中的情绪只一刹那又消失了,又恢复了二五八万的样子。

  南山伸出手,指间升起了一层薄薄的绿色妖力,李达婕下方的乱石滩上便突然长出了一根巨大的石柱!

  他看也没看一眼,动了动手,李达婕身上的红绳就突然解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