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世大陆 你要的快穿系统文

第三十二章 女妖说他天资聪颖(三十二)

你要的快穿系统文 痴界 2027 2019-08-05 10:50:00

  接着那石柱便伸出几圈粗粗的石环,将李达婕牢牢地绑在柱子上。

  李达婕:求原来的绳子!这石绳子的厚度......泪求不爱啊!

  重新绑好李达婕,南山单手抚摸上了石柱,黑色的长耳在身后动了动。李达婕以为他是要说什么,但南山却只是沉默了一会儿,最后就走了......走了......

  李达婕惊讶,不是说要研究她吗?她还胆战心惊的以为自己要被灌药解剖这种不和谐的事呢?难道是因为禁文作者不敢写了吗?

  不管怎样,能多拖延时间都是好事,时间拖得越长,获得救援的几率就越大......

  话说已经这么久了,不知道王弥若是看到了信号,现在已经飞到哪里了?

  还有师父,到底去哪儿了?不知道自己被带走之后长老们通知他没有,如果通知了他又知道自己被传送到哪里了吗?

  王弥现在修为提升,回派需要的时间估计能少于一个月。

  至于凶眼青年,这阵子都没有看到,倒是出乎李达婕的意料。因为她本以为,以王弥的口才是绝对能说服凶眼亲年当说客的。

  难道身份已经暴露了?那就不好办了,若身份真的暴露,那王弥带来的救援就会遇到更大的阻碍,自己出去的希望就更渺茫。

  ……现在最要紧的是,自己与对手实力差距太大,偷跑出去的概率几乎为零。又被束缚起来,对敌人行动一无所知,还不知道能不能挨得过一个月。

  王弥一去一返,差不离两个月......自己的吃食问题又怎么办呢?

  论妖界兔兔是否能提供人吃的食物?

  ……

  ————女主又又又在思考如何活下去之分割线————

  ……

  王弥和凶眼青年破空来到妖族,十分迅速。

  但等看到了那连绵的苍翠山脉,凶眼青年却突然停下来,转身对着王弥。

  “差点儿忘了,我给你做个伪装。你和那霜啥柔有仇,以真面目要人……能要到就怪了!这事还得我出口才行。”凶眼青年盯了王弥半会儿,摸着下巴说。

  王弥连连点头,他正在担心这茬呢。

  霜柔认得他,所以见到他=身份暴露=救老大失败+被围殴致死。

  师父符文曾给过他一件伪装的法器,能遮蔽飞升期的探查。但那是一次性用来保命用的,还是以灵气启动,容易被发现。

  就算这样王弥身上就只有一件这样的法器。

  他本打算为了老大忍痛出血一回,找机会偷偷发动。没想到凶眼青年不愧为一个面面俱到的合格妖族前辈,连这个也替他想到了。

  从今天开始,我王弥就把你当做我真正的前辈了——只要你不知道我人修的身份!

  王弥感动地泪眼婆娑,坚定地望向凶眼青年……成功让凶眼青年又打了个寒战!

  救人行动千万别出什么岔子,这样的话,自己要到人就能离开这个小辈了!没想到年轻人的感情这么容易助长,自己这把老骨头可耗不起。

  凶眼青年挥挥手,一股黑色的妖力缠绕了王弥周身片刻便消散,而王弥已经变成了一个身形更矮,面目苍白的陌生男子。

  “咦......”王弥一开口,发现自己的嗓音也变得更为纤细,“谢前辈,前辈真是……厉害了......”

  不过半会儿,他的气息居然也隐隐有了些狼妖的味道!

  王弥打赌若是自己看到有人拥有这种气息,绝对会以为他是个正统狼妖!

  “过奖。”凶眼青年表情没有什么变化,像是只随意出手而已,“这是我狼族的神谕,你们兔族应该也有。”

  王弥:!!?神谕?

  王弥一听,面上不显,心中却掀起了轩然大波!神谕是什么?神对于凡界生物的提点!

  对于凡界生物来说,就是天大的恩赐......妖族已有族群获得了神谕,还不止一个种族?

  这么重要的消息,王弥可以确定,自己的师父和派中各个长老都不清楚。

  他们是人修第一大派,连他们都不清楚,不用说肯定是妖族有意隐瞒......妖族要做什么?

  凡界只有暮染长老能和神界沟通,但暮染长老性格出世,再加上神谕虽然罕见,几千年也能出现一次。

  所以凡界的平衡并没有受到太多影响。但是若妖族大规模出现神谕,那......

  王弥冷汗津津,也只能硬着头皮答,“晚辈不清楚此事。”

  “哼,你当然不清楚。除了我狼族将神谕给了每个族人,其余族群都严防死守在最高层——真是愚昧,神谕不就是为了提升整个族群的能力吗?怪不得他们几千年都要比我们狼族低一头。”

  凶眼青年鄙夷的说了一句。其实整个妖族都有很严明的阶层划分,弱肉强食,低等级的妖族分不到太好的修炼资源,会被“贵族”之妖垄断。

  但这种一般来说都最适合自己种群的神谕,却也被垄断就显得可笑。

  功法什么的是自己挣的,垄断不奇怪。神谕是神对整个种群的恩赐,又不是专门给高层的礼物,那些高层凭什么垄断?这可以说是直接抢夺了底层妖族的修炼资源。

  底层妖族虽然不强但数量最多,这简直是自己把自己种群的实力拖垮了!

  “走吧,”凶眼青年拽着王弥又进了空间裂缝。

  ......

  “啧啧啧,这兔族是越来越荒凉了,”凶眼青年一出空间裂缝就忍不住感慨了一句,但那表情怎么看怎么像是幸灾乐祸和鄙夷。

  王弥默默不说话,他看到兔族乱石堆一样的场景也无语了一瞬。

  但是这可是“他”的种族,所以自己当然不能惊讶。只希望凶眼青年不要问他是什么原因才好,他可答不上来。

  但显然凶眼青年本来就知道原因,所以并没有问,而是感慨了一句,就在乱石地上飞行起来。

  “听说兔族长老的宫殿是由本体色彩决定的,小辈,霜柔是啥色儿的兔子呢?我记不太清了。”

  王弥:“白色的,前辈。”

  凶眼青年:“白色?霜柔的父母我都见过,身上都不是白色啊,霜柔怎么会是白色呢?”

  王弥:“......”

  前辈你这话让我怎么接?你这么八卦真的好吗?

痴界

看文的小可爱们……喜欢的话加一下书架吧!小小的支持一下阿痴好嘛~(滚来滚去可耻卖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