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世大陆 你要的快穿系统文

第三十六章 女妖说他天资聪颖(三十六)

你要的快穿系统文 痴界 2078 2019-08-08 09:50:00

  怎么回事?抱着已经昏迷过去的坻迷,饶是霜柔如何猜测也思考不出,到底坻迷身上发生了何事。

  体内这样的乱象,昏迷过去很正常。但是之前体内那样的情景还能清醒着淡定说话杀妖,完全是违背常理的事。

  但是现在坻迷晕倒,关于他的那个计划霜柔却破天荒地犹豫了......

  若是以坻迷现在这个性格,对她似乎已经没有了什么感情,确切的说是对任何生命似乎都产生了漠视的情绪。

  霜柔现在已经说不准坻迷还是否在乎他的老大暮婕。

  本来自己是一个保障,暮婕只是无意间得到的另一个保障,连带着还可以作为引出王弥和墨韵的诱饵。

  但是......现在墨韵魂飞魄散,王弥已是囊中之物,坻迷连自己都不在乎了,暮婕似乎也没有什么存在的意义了。

  先杀了暮婕吧,自从遇到她,自己经历的都是些什么倒霉之事啊?想到这里,霜柔立刻发现自从遇到李达婕她就诸事不顺,于是顺理成章瞬间将怒气就转移到了李达婕身上!

  现在就去和南山哥哥说,让自己亲手杀了她去去晦气。

  南山哥哥虽然不怎么理会自己,但是他从来只留着有用之物。

  若是李达婕失去了用处,那么他是不会阻止自己杀死她的。霜柔也算是认识南山多年,这一点她还是可以肯定的。

  她勾唇一笑,因为脑中想起了如何杀死暮婕而心情暂时好了几分,却突然听到细微的撞击声。

  她一转头,发现王弥被阵法反弹到了地上,已经昏迷了过去。

  “嗤——”霜柔忍不住嘲笑,“这可是原本我打算用来困住墨韵的阵法呢,你一个小小汇流期也妄图冲破?”

  说完她再也不看王弥,扶着昏迷的坻迷就划开了黑漆漆的空间裂缝。

  ......

  “南山哥哥,南山哥哥!”霜柔在漆黑的大殿门口大声喊叫,难掩兴奋的神色。

  本来她是可以直接破空进去的。因为不是整个大殿算是兔妖长老的私密领地,其中还有服侍的仆人等居住在里面。

  但南山十分不喜别的妖不经通报就进入他的大殿。为了不让南山不开心,霜柔每次都只能规规矩矩地等着仆人向南山通报,才能在大殿里见到南山。

  “对不起,霜柔长老。南山长老早上出去了,现在还未回来。”

  “吱呀”一声,一只黄耳兔妖将大殿门打开,有些恐惧又抱歉地对霜柔说。

  “怎么会不在?他和我说了这几天都要研究那个满肚子奸计的女修!”霜柔本来就是满肚子火,现在一听自己马不停蹄赶过来,却无法马上见到那个女修并亲手杀了她消火,顿时又一股无名火冒上来。

  “是不是南山哥哥不愿意见我?不可能......我可是抓住了坻迷来的!是不是你没有给我通报?本长老今天心情不好,可不要怪我杀了你泻火!”

  霜柔气的大骂。忽略她嘴中的语言,她此刻生气的模样配上火焰般的薄纱长裙倒是别有一番特殊风情。

  “小妖万万不敢欺瞒长老!”黄耳兔妖吓得立刻就跪了下来。

  本来今天该他值守,见到了兔族长老,让他一个地位低下的小妖感到既荣幸又兴奋。

  没想到这个长老却是个暴脾气,要把见不到南山长老的怒火宣泄到他的身上,让他立刻没了欣喜,只剩下对这场杀身之祸的恐惧。

  “那你说,他去了哪里?”霜柔勾唇一笑,理了理领口的红色薄纱,涂着丹寇的指甲上反射着一阵寒光。

  “南山长老早上真的出去了!”黄耳小妖激灵了一下,立刻颤抖着声音解释,“长老们地位远高于小妖这样的妖,出去时并没有给小妖说明。”

  霜柔又一笑:“哦,没有说明啊......也对,连我也不知道怎么会和你说明呢?”

  黄耳小妖连连点头,霜柔的肯定让他似乎有了一丝希望。

  “那你什么都不知道,对我来说,又有什么用呢?”霜柔温和的轻笑。

  黄耳小妖原本还在下意识点头,点到一半忽然浑身僵硬——等等,这个意思......似乎是自己没有用处所以要被解决掉了?!

  “怎么了?”

  千钧一发之时,霜柔旁边的空气突然一阵波动,绿色的光芒一闪面无表情的南山出现在了大殿门口。

  “小妖见过南山长老。”黄耳兔妖立刻看着救星似地望向南山。

  南山还是二五八万的模样,眼神也没给黄耳小妖一个就径直打算走入大殿。

  刚要迈步,看向霜柔旁的坻迷,“那个天灵根?”

  霜柔立刻放弃了为难那个黄耳兔妖,仰着头,有些害羞又有些邀功的娇媚:“是啊,南山哥哥。为了抓住他,柔儿可是差点死掉了呢!”

  南山皱了皱眉:“飞升期?”他又将手放在坻迷身上仔细感应了一番,“怎么体内灵气如此狂暴?”

  “柔儿也不知道,”霜柔连忙解释,“半个月余之前他与柔儿一起时还是汇流期不到,但是昨天他突然出现在柔儿的殿内,就已是飞升期了!而且性格大变,要不是他身上的气息柔儿能肯定,柔儿都要以为他被夺舍了。”

  “世上没有能让修为提升得如此之快的功法。”南山肯定地说,望了望妖界雾气缭绕的天空,犹豫了一会儿,“这个天灵根身上有问题,计划推迟。”

  “推迟?”霜柔有些惊讶地说,没有谁比她更了解南山对于这个计划的执着和急切。

  “我们好不容易得了坻迷的肉身,虽然他的神志出了些问题,但是有了飞升期力量的加持,并不是什么大问题。”

  “南山哥哥,柔儿以为这是上天给我们的一个机会啊。坻迷现在是飞升期,灵气充足,事情就不再需要考虑他自身的意愿了,还省了我们很多事。”

  “不行,变数太多。”南山却已经坚定了想法,饶是霜柔如何劝导也不能改变。

  “那......”深知南山脾气的霜柔也只能放弃,只能从突然想到的另一个方面攻破,“若是换一个人选是否可行呢?”

  “柔儿此番还抓了另一个人修,是单一水灵根,天赋也还是不错的。只要他自己愿意,他或许可以替换坻迷作为此次计划的棋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