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世大陆 你要的快穿系统文

第三十八章 女妖说他天资聪颖(三十八)

你要的快穿系统文 痴界 2035 2019-08-09 09:50:00

  接下来两天,南山都没有过来。

  李达婕还心惊胆战得害怕南山或其他人过来,这样就会发现她绳子已经解开了。没想到却没有人来“关照”她。

  结果她就持续性心惊胆战地着师父递来的规律的一日三餐。

  ……在沙地上反而有种野餐游玩的错觉,就这样撑到了第三天。

  “暮婕,握住我给你的灵剑,引出灵力的,同时认真感应脑中亲传弟子印。”暮染沉声说道。

  “是。”

  李达婕乖乖照做。

  面前出现了一条狭长漆黑的空间裂痕,里面隐隐传来暮染的气息,似乎有什么东西要传送过来。

  李达婕用一只手舞剑,尽力引出灵剑中的灵气,然后将它投入到裂缝之中。

  不一会儿,李达婕满头是汗,手中也多了一把扇子。

  手中的扇子扇面呈青色,上面有古朴的白色花状暗纹。扇骨为玉白,看上去像是某种野兽的骨头,整只扇子掂起来非常轻。

  她握在手中,没敢随意乱扇,“师父,这就是那把神器?如何开启?”

  暮染的声音从脑海中传来,听起来有点缥缈:“莫慌,我已在其中注入了神力。只要你见到王弥,让他注入灵力催动,就可传送你二人,回我在锁生峰设下的标记处。”

  啊,真好。

  李达婕感到自己太幸运,三天时间她都没遇到任何危险,反而顺顺利利地接到了师父给的金手指。

  对她来说,简直太不容易了!

  她的霉运终于要逆转了!从现在开始,她要......

  要逃出妖族!

  呃,突然有点丢面子怎么办?

  不过——面子是啥,李达婕不要!只要不在断手断脚或被乌龙拐到其它地方就行了。如果还能来个男主能安安静静地听她疏导心理,就更美好了!

  不要,先不管男主,现在她最想看到王小话痨一起逃出生天。

  任务什么的再怎么想抹杀她也是在判定任务失败之后,远远没有霜柔南山杀掉她来得快啊。

  ......

  “老大——老大!”

  咦?想什么来什么?

  不对,王弥怎么可能进的来这里,他也被抓了?

  李达婕连忙把扇子别在腰后,抬头望天。

  但一条空间裂缝却很不给面子的从她身旁撕裂开来,其中走出三个人影。

  “老大......”王弥被之前绑她的同款红绸绑住,看上去不知为什么眼中充满着哀伤,浑身气压非常低落。

  “小弥。”李达婕木着脸答。眼神却望向了一旁的两个妖。

  霜柔,南山。

  “怎么,王弥师兄,你现在相信了吧。总能够答应了?”霜柔一角红纱掩面,低低的笑。

  王弥一听,身上的气息显得更加颓丧。他的声音有气无力,眼神都没有给霜柔一个,连李达婕他也没有细细的看,只是垂下眼,“好,我答应你们。先放了老大吧。”

  霜柔笑得更娇媚,却又似是不屑王弥的无能:“当然可以,我们可以让你亲眼见到暮婕平安回到二生派。”

  王弥终于抬头,仔细看了李达婕一眼。他嘴巴张了张,似乎要对李达婕说什么。

  但是最后他却什么都没说,只是嘴角吃力的勾起了一丝苦笑,像是对李达婕的安慰。然后转身。

  “先走吧。”没有回头。

  李达婕:“......”

  啥玩意儿?我在这里野餐的几日你们之间发生了什么?

  “我不同意,你要做什么说,不然我马上自杀。”李达婕抓狂,看着他们一出现就一来二去似乎把什么事情安排得明明白白了。

  这叫什么?李达婕觉得自己非常讨厌这种感觉。

  你们当着我的的面讨论关于我的事情不打算和我商量一声吗?王弥......不唬一下这孩子,怕是就这样,什么事都悄咪咪按着自己的想法就做了。

  李达婕看着王弥那要死不死的样子,觉得只是自己被抓这件事,决定不会让他变成了这丧气样。

  她说到做到,乘两个飞升期的妖来不及阻止自己,眼睛一眯,抽出腰间师父给自己磨石头的那把灵剑。

  横在脖上,整个过程手都不抖一下。

  ——开玩笑,她又不是真想死,一抖不小心真成事故了咋办?

  不过这一唬果真有效果,王弥立刻就转过身来,看着她脖子上那把刀。

  他的眼神突然剧烈波动起来,仿佛想起了什么,“不要!”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就扑了过来,似乎是想夺下李达婕手中的灵剑。

  李达婕:!!!怎么反应这么大,她都被吓了一跳!

  但是同时她瞬间也有点小愧疚,这不会是戳了王小话痨什么痛处吧?她也不是有意要这样,不过她修为这么低,一时没想到什么办法,才只能用这么低级的方法来让王弥说出真相了。

  “不要让他过去。”南山却皱眉。

  他之前把李达婕好好地绑在石头上,以看上去的李达婕的修为根本不可能挣脱。

  现在来时她却已经没了石绳的束缚。还有之前,她也是在屏障反弹出攻击时,身上爆发出神力的气息破碎了屏障。

  最开始南山将一个有神力的人绑在此处,其实是以为她能逃走的。现在这种解开了绳子又不逃走的情况怎么也不能让南山想出真相。

  这个女子身上太过神秘,不能让她接近王弥,不然恐有变数。

  他还没有出手,一旁的霜柔听了他的话,就习惯性的听从出手了。

  她大红色水袖一扬,千万红绸如利剑一般朝王弥射去——按她的性子,哪来什么阻止之说?她打算直接将王弥击成重伤,这样他就再不会乱跑了。

  她出手的时候是这样想的,出手后也没打算改变想法。

  南山皱了皱眉,还是没有阻止她。大不了之后再将王弥治好就是了,现在王弥不能随意动的话,确实对计划更加有利一些。

  王弥冲出去的动作没有停止,他的眼神似乎有些空洞,像是在透过李达婕救另一个将死之人,“别,别死,不要消失......”

  李达婕:?哪个消失了?我为凡人之躯,死也会是全尸的,王小话痨你放心。

  不过王小话痨果然还是那个王小话痨呢,这一见面就咒人死的习惯看来是改不了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