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世大陆 你要的快穿系统文

第四十一章 女妖说他天资聪颖(四十一)

你要的快穿系统文 痴界 2041 2019-08-12 09:50:00

  “只需要修士自己引出一身灵气。这样只要把握好度,最多会有一段时间的虚弱期,修养一段时日便能恢复。”

  “正因为把握好度对灵气控制的要求很高,魅惑之类的功法难以把握,所以才需那个修士自愿配合,方能得到最好的效果。”

  “神谕未说原因?”李达婕又问。

  “未说。”南山也皱了皱眉,神色有些不自在,“我也觉此事太过蹊跷,但这是我多年等待,得到的最简单的去神界之法,我不想错过。”

  “并且我思虑再三,主人修为如此之强,与其自己在凡界阻止探索,还不如将计就计上神界告诉主人让他解决。”

  南山虽然对暮离的行为抓狂,但还是可以看出暮离之前是对他极好的,不然他也不会轻易原谅暮离。

  必是一开始看到暮染时就不会废话的上去怼——虽然也不排除他知道自己怼不过的原因。

  所以他对暮离也是极为信任。身为妖宠,他知道此事的严重性。第一个想法便不是自己莽撞的阻止有神参与的事件,而是顺水推舟让自己有机会报告主人。

  再一个,这事情够麻烦,他对混蛋主人奔波劳碌一波的事喜闻乐见。

  “做的对,”暮染点头表示对师父妖宠行为的赞同,“关于神谕,我还知道一个族群拥有。我渡劫时,一个蛇修似乎说他们种族的神谕是传递修为。但蛇修向来不出真言,故我当时没有在意,现在想来确实有几分真了。”

  狼来了的故事,让蛇修好不容易说的真话就这样被无视了。

  “传递修为?!”南山却大惊,“怎会有如此功法?神界想干什么,这种可能导致凡界失衡的功法也敢传下?!”

  然而没等南山惊讶完,暮染身上的气息却突然一冷。

  “坻迷。”王弥突然咬着牙抽出灵剑,看着突然出现的坻迷,眼神十分复杂。

  “坻迷师弟?”李达婕疑惑,“你怎从空间中出来,谁在送你?……小弥你干嘛拿剑对着他?”

  “小弥师弟……怎么了?”坻迷身上气息温润如初,这次他换了一身颜色稍浅的青色袍子,看上去有了一丝仙气。

  他看向王弥,脸上的神情看上去也有些惊讶受伤。

  “我干什么?坻迷你好意思问我干什么吗?我王弥当你是兄弟,你却勾结霜柔设下阵法,帮助她抓老大,还杀了前来救老大的前辈!”王弥激动地大吼,“老大,你别信他任何一句话,他之前都是骗我们的!他就是妖族派来探查人修之密的!”

  李达婕:……人修之密?人修有什么密?

  “你知道吗,我和狼妖前辈去救你,他处处帮着那霜柔,最后与狼妖前辈对战,狼妖前辈为了救我......魂飞魄散了。”

  王弥说着身上的黑色气息有一瞬间又闪现了一下。

  但他努力平定了一下气息,还是忍下了心中的恨意。只是忿忿地看向坻迷,眼里都是对背叛的厌恶。

  “前辈......”李达婕闻言震惊了一下,对凶眼青年的死去,她心中也感到十分悲伤。

  但是坻迷与凶眼青年战斗?开什么玩笑?他连王弥都打不过的好吗?

  “坻迷已至飞升期。”

  暮染沉默了一会儿,还是对李达婕说出真相。

  李达婕惊讶地说不出话,男主这个时候才刚开始修炼好吗?上一次见他才练气,转眼飞升,这是开了什么挂?

  但若他是飞升期,王弥的话到可以解释。

  但对于看过男主记忆的她来说,男主的品行她比任何人都了解。设陷阱、碟中谍这样的事男主绝对不可能做。

  “小弥师兄怎么知道我与那位……名为墨韵的狼妖之间的事?”

  坻迷惊讶,然后马上反应了过来,“原来当日那只小狼妖是你?”

  “老大你看,他承认了对吧?”王弥发狠,“坻迷,你与墨韵前辈也无积怨,为何要干如此龌龊之事,甚至随意就决定......一只妖是否魂飞魄散?!”

  坻迷被王弥步步逼问,忍不住后退了两步,就像心虚了似的。他手中紧了紧袖子,有些难堪地开口。

  “小弥师兄,是坻迷的不对。我那时候受到了魔心的影响,自身脾性不受自己控制。没想到误打误撞竟然让师兄的朋友......对不起,小弥师兄,坻迷虽然知道事已至此......但坻迷还是愿意赔罪。只希望师兄不要怨了柔儿,她那时一定也被我吓着了才会那样。

  咳,不但让小弥师兄的朋友魂飞魄散,还让小弥师兄受了伤。坻迷自认不配做小弥师兄的兄弟,也不配面对老大。但坻迷在此发誓,若你们有任何需要帮忙之处,坻迷还是万死不辞!如违此誓天打五雷轰!”

  坻迷有些急的说完,不敢再看王弥的表情,他脸色看上去暗淡了许多,莫名有些孤独。

  “现在我也不知那种脾性会不会再次复发,终归没有白得的飞升期。我看淡了。只是这样的我已经给不了柔儿幸福了。坻迷刚来便是循着柔儿气息来的。”

  “老大,柔儿现在在哪里?坻迷想与她做个了断。”

  坻迷说完,目光坚定的看着众人。

  “魔心?”

  “霜柔她......”

  暮染和李达婕同时出口,但关注点却是不同。

  沉默一秒,暮染看了一眼徒弟……摸了摸她的头。

  唔......魔心不重要,自己能找到答案的,先让徒弟说。

  于是他从储物空间里掏出一把做工精良的木凳,又给了徒弟一把,让她坐下来慢慢讲。

  等看到徒弟乖巧地道谢,坐在了他的凳子上,他才也坐了下来。身上的冷冽气息也瞬间消散了大半,还透出点点春暖花开的幸福感。

  才坐稳,一抬头又看到王弥坻迷南山都看着他,似乎期待着他们自己那份儿的小凳子。

  暮染顿了一秒,然后将手伸向储物空间——拿出一根木头,熟练地削起一把把木剑来!

  你们是谁?又不可爱,凭什么要给你们凳子坐?

  三人:“......”

  李达婕:“......”

  李达婕感受着在场人妖(大雾)的注视如坐针毡。她刚想站起身来,却又被暮染一把摁回小凳子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