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世大陆 你要的快穿系统文

第四十二章 女妖说他天资聪颖(四十二)

你要的快穿系统文 痴界 2059 2019-08-13 09:50:00

  回头一看,暮染正满脸严肃的削着木剑,似乎什么都没发生过。

  李达婕:“......”她叹了口气,坐在凳子上用脚往地上蹬蹬蹬,才得以转向看着坻迷。酝酿了半天,小声开口。

  “霜柔......”被扔到多重空间里去了。

  “魂飞魄散了。”南山却在一旁抢了话,一脸傲娇,看上去又有了那种二五八万的模样,“她捅了我主人徒孙,还绑了她这么久,怎么可能活着?是她活该。”

  李达婕:......绑了我的人似乎是你吧?

  南山心想试探坻迷所谓“魔心”导致的“控制不了的脾性”到底如何。于是便这样将瞒不过的事实稍加挑衅说出,修真界中通常情况,都可如此将心魔引出。

  一个控制不了自己的飞升期,乘自己和暮染都在正好解决了。

  南山的话并没有太过严重,最多只是没有委婉,他还打算多说几句激一激,但坻迷的脸却瞬间白了。

  坻迷一挥手——一道飞升期的攻击朝着南山迎面扑来!

  “我......小心!”明明是坻迷自己发出了攻击,但他在瞬间却出口提醒南山,脸上带着些着急。

  可他还不能完全控制飞升期的灵气,想收回却是不能了。

  南山才在暮染的治疗下恢复满血状态。坻迷的气息稍一感应便可以确定是初入飞升期,以南山的境界怎么可能放在眼里?

  草草出手便想挡下。

  “当!”这道攻击却没有被南山接住。

  只见暮染不知何时站在了坻迷与南山中间,拿着一把黑色古朴的长剑,挡住了攻击。

  那道灵气化成的攻击被阻挡在暮染的剑前,居然还人性化的扭了扭,那模样看上去似乎挣扎着要绕过障碍继续去攻击南山?

  暮染脸色一冷,手中本命灵剑灵巧翻动,那道攻击就被切成了数小份,终于不甘地消失在空气中。

  “坻迷,魔心是何物?”暮染直接将剑指向了坻迷,眉头微微皱起。

  但坻迷刚想张口,脸色却又是一变。他清秀的脸庞不断出现狰狞的神色,看得一旁的王弥都忍不住后退了一步。

  “不要拿剑对着本尊,愚蠢的仙修。”不过半晌坻迷抬头,直直地看着暮染,脸上出现了嘲讽的神色。

  “资质尚可,但固守凡界却是愚钝,”他肆意地笑,让温和的脸维和地透出了欠揍之感,“若是......哎呀记忆不全忘掉了,总之还未成神的小孩,就出来招摇遇上本尊,令本尊有些伤神。”

  李达婕:……

  卧槽男主这......打击过大直接精分了?

  暮染面色反而平静,“你是谁?”

  “本尊是坻迷啊。”坻迷哈哈大笑,“和你一样的人修坻迷,只是运气好了一些,天赋好了一些,修炼几个月就到了飞升期。却是比神界出生成神的一些血脉晚了点。”

  说话分分钟就将自己和神族比肩,这种全地图炫耀式的狂拽让他浑身都散发着一种“快来打我啊”的气息。

  李达婕:这话......我信你的鬼。

  王弥:这样的兄弟还是杀了算了吧。

  一旁的南山看到暮染出现,看向坻迷的神色顿时严肃了几分。

  南山不知道刚刚坻迷一击的威力,但他知道——如果自己能挡住,暮染就不会出手。

  “妖火,散!”他眼睛眯了眯,祭出一团绿色的火焰。

  指间一转,妖火便碎裂开来,分成无数小团。无数绿悠悠的火焰飘在空中,如同坟地里的鬼火一般,让整个场面染上了一丝诡谲之感。

  “出。”

  南山用低的听不到的声音喃喃,这些“鬼火”便以一种非常诡异的轨迹朝坻迷攻去。

  火焰隐隐成包围之势,锁住了坻迷能够躲避的所有方位。

  坻迷皱眉:“烦。”

  他瞥了一眼南山,还是只能挪动身体躲避。

  妖族自身的妖火是最为难缠的攻击武器,只要沾上便会无休无止燃烧,直到施术之妖收回妖火或是死去。以他现在的身体沾上妖火还是要费一些心力的。

  他挪动脚步,踩出奇妙的步法。手臂微抬,几个腾移之间便躲过了所有妖火。

  “这是什么步法,我从未见过!”王弥在李达婕旁边怂怂地蹲着观战,虽然旁边还有一个空着的小板凳,但他却不敢去坐。

  看到坻迷的步法,他忍不住惊呼一声。能完美躲过飞升期攻击的步法,飞升期的修士拥有并不奇怪。

  但坻迷是跳级到的飞升期,按理说应该只拥有飞升期的灵气,不会飞升期的功法,遇到攻击只能硬怼才对。

  他却能用如此步法躲避——这果然已经不是坻迷师弟了!

  王弥内心感到了一点安慰,但这一次他却是错怪了坻迷。

  坻迷这个步法确实是他自己学来的,系他在雾林昏倒时救他的隐世老人所授。为了这个坻迷还差点被拐去做别人家的弟子。

  李达婕:这有什么奇怪,男主在现在这个时候早就经过各种奇遇。

  就算时间线偏了那么一点,他在这之前学会的功法秘籍,也已经难以计数了。

  这个世界的男主还是这个世界的男主。

  李达婕叹了口气,将腰间的扇子解下递给王弥,“小弥,这是一件逃遁法器,你先将其充满九成灵力。这里太危险,我们随时逃走。”

  王弥连忙接过,却是看着扇子惊叹,“好漂亮的扇子!这是不是暮染长老给你的啊老大?啧啧,我每次见到暮染长老炼制的法器,都感觉在欣赏凡间用以呈贡的巧匠之作。老大你真是有福气,暮染长老的作品想什么时候看就什么时候看!”

  说完他小心翼翼在扇子中冲入灵力,但才充了一半他的脸色就白了几分。

  李达婕心中皱眉,出口制止:“这是能够逃过飞升期之手的逃遁法器,所需定是极大,你伤势未好不可心急。”

  “好。”王弥平定了气息,脸色还是有点苦,“我太难了老大,我内心太过激动,灵力翻涌几乎控制不了了。”

  李达婕:“......”

  于是她稳稳地拿住扇子,示意王弥直接往上灌入灵力就行。

  王弥严肃了脸,酝酿半天,“老大,我现在不激动了。但是你的脸太严肃了,我感觉我浑身僵硬,灵力都运转不动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