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八零福妃升职记

八零福妃升职记

郁从文

  • 现代言情

    类型
  • 2019-06-14上架
  • 52128

    连载中(字)
本书由红袖添香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1章 她从千年来

八零福妃升职记 郁从文 2115 2019-06-14 15:00:00

  罪奴所本就没多少花草。

  到了冬季,院子光秃秃的,比那冷宫还要冷清。

  一个小太监按时辰扔进馊饭,几名女奴疯抢过去。

  填饱肚子后,对那院子里瘦削的女人道,“还当自己是侯府嫡女呢。装什么,城都亡了!”

  安云瑶便是她们议论的对象。

  九月初九,本该是凤冠霞帔,十里红妆的日子。

  安云瑶的父亲却遭到佞臣陷害,不过半日,整个侯府、加之襄州城数万百姓,除她外,不得幸免。

  赤足踏过的血河,在城墙之上,安云瑶眼睛被红色充斥,拔剑,指向男人的咽喉。

  “安远侯通敌叛国,依覃朝律法,当诛九族。襄州百姓,皆是陪葬。”似乎早预料到她要问什么,所以回答得云淡风轻。

  “既是九族,为何还要留我?”

  “你并非安远侯所出。”男人的声音越发沉重。

  “襄州数万城民,皆因我而死。你现在跟我谈养和亲,还有什么分别?”

  利剑忽转方向,女人露出凄楚的笑容,恨自己软弱,事到如今,都舍不得伤他分毫。

  “瑶儿!”男人想都没想,便跟着那红裳,一同跃下城墙。

  从那样高的地方下来,怀里还抱着人,纵然功夫再好,也没防住崴伤。

  “九王爷。”太医馆里,主医叹了口气,“快让老朽为您瞧一瞧。”

  “无妨。”男人挥挥手,“先看瑶儿。”

  医人容易,心难痊愈。

  后来,安云瑶在王府养伤的消息,不知谁走了风声。

  老皇帝得知老九窝着个罪臣之女,怒不可遏。本想一并处决,但见到贵妃安插的苏太监递来的画相,直接相中安云瑶倾国容貌,遂派将士进府要人。

  “九王爷。”危难当头,苏太监道,“咱家还有一计,不知您意下如何?”

  “请苏公公明示。”母妃安排的人,可用。

  “皇上既然看中了安侯女的容貌,只需毁了,便可留住性命。”

  “可若是父皇因此怪罪——”他不敢赌。

  老皇帝酒池肉林,性情无常。

  “面带奴印,发配奴所,可保一世安宁。”

  床榻上沉睡的女子,病态下也美得像个仙子。

  男人断不同意毁容。

  在犹犹豫豫间,听到门嘎吱一声响。

  “阿政。”一位雍容华贵的妇人踏进门槛。

  苏太监连忙弓着身子作揖道,“老奴给贵妃娘娘请安。”

  “外面的事,你且要他们再缓半个时辰。”

  妇人吩咐后,苏太监告退。

  “若非那日,我要苏公公把云瑶的画像递给你父皇,只怕现在你也没了性命。”

  男人如何不自知——父皇屠了瑶儿的城,领兵的人是纵然不是他,也是他的嫡亲皇兄。

  她与他之间,隔着血海深仇,情分早就断了。

  “既然你不舍得,那这恶人由母妃来做!”贵妃对门外喊道,“苏太监。动手!”

  “母妃!容许儿臣再想想其他法子!”

  可下一秒,便被迷烟熏晕。

  当男人从昏迷中醒来,听到婢女转给他关于瑶儿的口信。

  她说她倦了,再也不要爱他了。

  如今细细回忆,那场血色婚礼,过去也有三月。

  苏太监来罪奴所送衣物,“云瑶小姐。主子说入了冬,这些都是依照过去您喜欢的样式做的。”

  脸上被烙着“奴”的字样,与这些华丽的衣物对比,那人的赎罪,显得多么可笑。

  苏太监只是奉命送东西的,主子们的事儿,他做下人的,也不能过多干涉。

  当关上罪奴所的大门后,苏太监听到身后的人问:“她过得怎样?”

  “回九王爷的话——”

  还未等苏太监说完,门内几名女人便尖叫道,“快来人啊!侯女沉湖了!”

  漫天飘舞的大雪,难以用自然现象解释,湖面迅速结冰。

  男人跪在岸边,十指微蜷,拼命地刨着湖面,斑驳的血迹,触目惊心。

  为何不等他。

  再过些时日,他就可以起兵攻打京都。

  待他登上帝位,过去的那些,他都会补偿给她。

  并且,他又不是在意她容貌的人。

  直到,男人生生在冰面扒出个窟窿,才纵身跃下。

  湖内的温度,越来越凉。

  远处一抹素白,似瑶儿,又似乎不是。

  后有书记载:心有怨念之人,因水溺亡,附水而生。

  ——

  八零年,茶花古镇。

  这古镇有着上千年的历史,风景秀丽。

  冬天的衣服不好洗。

  安宅大儿媳妇杜嘉佳,洗得手都冻上疮了,怀着孕,在这个寒冬腊月里还坚持着洗衣服。

  “摊上你这样的媳妇,也不知道大郎是修了几辈子的福分!”

  妇女同志一起洗衣服的时候,喜欢唠嗑,她们都很同情安家大儿媳妇。

  旁人家重男轻女不受待见,安家倒是反了个。

  生下闺女的安家二儿媳妇,备受老太太喜爱;可生了儿子的大儿媳妇,却被各种嫌弃。

  “你说说,就算你这一胎还是个男孩,只要大郎在家里帮你说句话,也好过些——”

  “别提她家大郎了,整天就知道在外边赌,安家祖辈留下的房子,都要被败坏光了!”

  “要我说,还不如趁早离婚!以后安家嫂嫂跟着俺在镇上办厂子,小日子不靠男人,照样过得好!”

  镇上最近在搞旅游开发,等到项目成了,他们挨家挨户都有分红。

  安家大媳妇杜嘉佳洗好衣服,感谢大家的美意,但因为安老太太在岸边喊了一嗓子,惊吓过度,不慎跌进湖中。

  “哎呀。怎么那么多血?”

  杜嘉佳有气无力地对这帮扶她上岸的妇女道,“……孩子……”

  也不怨这两位妇女没眼力,毕竟独杜嘉佳太过瘦弱,她们边做着措施,边对岸那头的人喊:“安老太太,您家大儿媳妇要生了!”

  老太太一听说杜嘉佳要生了,慌忙从另一头跑到湖边,“都让让。”

  “您打算让大儿媳妇在这里生的?”再嫌弃自己的儿媳妇,也不能在湖边接生吧。

  “这里生怎么了?镇上多少家妇女的崽,不是经我之手?你还不信我技术?”

  “这不是信不信的问题。”妇女跟安老太太说不通,只好拉着杜嘉佳的手,“安家嫂嫂。你忍一忍。坚持住。”

  因为早产,胎位有些不正。

  不过安家老太太的技术在那里,孩子总算平安出生。

  “哎呦!是个大孙女!”听到老太太这话,杜嘉佳总算能够松了一口气。

  安云瑶本以为自己投湖身亡,却没想到自己居然寄生在一个胎儿身上。

  镇子不大。

  安家又得了千金的事情,很快被传开。

  —(作者的话:六零因为某些设定原因废掉了,所以希望八零能够陪大家久一点。不要被开头吓到,后文真的一点都不虐的!架空。架空。架空。勿考究。)—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