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八零福妃升职记

第2章 取名风波

八零福妃升职记 郁从文 2247 2019-06-15 16:30:22

  “当真?我阿娘给我生了个小妹妹?!”

  问话的是个十多岁的毛头小子,叫安云哲。

  听到报信,也顾不得下节数学课,便兴奋地抱着书包,借着下课,遛出学堂。

  昨夜,茶花镇刚下过雨。

  街道上的布满青苔的石板,难免有些滑。

  安云哲归家心切,在快到家门口的时候,摔了个底朝天。

  “哎呦我的小祖宗!”一位白胡子的老头,拄着拐棍从屋子里出来,“你可当点心!”

  安云哲笑了笑,从地上速度爬起,也顾不得屁|股上的泥,语调上扬:“阿公。镇上都说阿娘生了小妹妹,是真的吗?”

  “是真的!”

  老头儿也笑呵呵道。

  “我要瞧!”安云哲把脖子上的书包随手丢在地上,兴奋地手舞足蹈:“我要瞧小妹妹!”

  安云哲急躁的性子,倒是跟他那爱赌徒的爹,一个模样。

  不过,杜嘉佳刚生产完。还有许多事,没有处理。

  所以安老太太叮嘱老爷子,都让男宾在堂屋外候着。

  “急啥子嘛。”安老爷子抬起手里的拐杖,落在安云哲身上,“去。把你那不争气的爹,给叫回来!”

  “叫阿爹做什么!”安云哲不服气,顶撞这老爷子,“让他回来,阿娘心情肯定又不好了。”再说,他都还没见小妹妹一眼呢。

  “你倒是护着你阿娘!”

  安老爷子非但没生气,反而赞许着安云哲。

  如此也不担心将来这大孙子,走那不争气的儿子老路了。

  “找你阿爹,是商量着幺妹儿的名字。”

  “阿公。叫云岚怎么样?”

  从杜嘉佳怀孕,安云哲就开始盘算小妹妹的名字叫什么。

  刚落音,堂屋内便传来小婴儿的哭声。

  “你看,妹妹也是同意的。”安云哲抱着脑袋,躲闪着老爷子的拐杖,“不用找阿爹,我进去给阿婆说。”

  安云哲边说边扮鬼脸。

  此时,堂屋里传来安老太太的话,“小皮猴,今儿个要不把你那赌鬼爹给叫回家,以后你也甭回来!”

  这安家,掌权的是老太太,孙辈间觉得有权威的也是老太太。

  安老爷子再看自己猴精的孙子,脸上已经没了刚刚的神气。

  那安云哲三步并两步,快速跑出了安家。

  按照往常,下午这个点,那安大郎应该是在镇西口的赌坊玩麻将。

  茶花镇的下岗工人们,大都爱去赌坊扎根儿。

  走进巷口,安云哲老远就闻到很冲的烟味,仔细点,还能听到里面人嚷嚷着手气臭。

  安云哲出门前,阿公怕安大郎又输得脸裤|衩都不剩,就往他身上塞了五十块钱。

  “大郎!你不会是出老千了吧!”

  离得近,那吵得声音越清晰。

  “三旺,你说什么呢!”安云哲听得出,自己那不争气的爹正给人家理论,“我安大郎总不能输一辈子!偶尔也得有转运的时候吧?!”

  阿婆交代他的事情,若是做不好,肯定会被痛扁。

  安云哲在屋子里吵得正凶时,猛地推开门,巨大的光亮照进烟灰蒙蒙的屋子,“安大郎。阿婆喊你回家吃饭!”

  安大郎一听母亲的话,就算今天他手气再佳,也不敢耽搁。

  把先前欠下的赌债还后,他便拉着安云哲的手,离开小巷。

  “你个浑小子!”

  安大郎除了爱赌,其他倒是没什么毛病。当然他这个毛病,也足够让杜嘉佳喘不过气。

  “胆子肥了,现在都敢在外面喊老子的名!”

  “是阿婆,让你跟刚出生的妹妹选名字。”

  安大郎刚要挥向安云哲的手,一下子悬在了半空中。

  男人带了点怀疑,“你阿娘生了个女娃娃?”

  “可不是嘛。”

  安大郎听到安云哲的回答,眼泪都要流出来,并连连心里感慨:女娃娃好啊!往后他也不用受安二郎的媳妇白眼,在母亲面前,也能抬起头做人。

  “傻小子,愣着干嘛!快回去看你幺妹啊!”

  待安家父子跑回安宅,门口已经排了老长的队伍。

  原来,是安老太太抱着女婴儿出来,堂屋装不开太多人,那些多余的都在外面侯着。

  “婶婶。麻烦借过。”安云哲对着前面的一名妇女同志道。

  安云哲的体型偏瘦,十多岁的男孩子,很容易就从人群里钻空子。

  可挺着将军肚的安大郎,只能在门口,干巴巴地等待着前面的人参观完他的闺女。

  堂屋热闹得很。

  虽说这两年,外面街坊都调侃安大郎要败光祖上的家产,但安家终究是百年的大户,哪能这般容易就倒下。

  杜嘉佳这一胎刚生完,铺排比旁人家成亲的都大。

  酒席也陆续都摆上,全镇的人都来沾沾新生女娃娃的喜气。

  “大嫂嫂。”安家几个里亲长辈,坐在上堂,“你今儿得的这孙娃,想好取啥子名没?”

  “还没。”老太太逗着安云瑶,不慌不忙道,“大郎和二郎不是还没到么?”

  “回老太太的话。”安云哲学着那古人作揖,“您那两位儿子,都在宅子外候着呢。”

  “云哲啊。”说这话的是安家的三爷,他孙子最近在厂子里干得风生水起,所以说话腰板儿也直,“你长大后,可别学你那不争气的爹!”

  “三叔公教育的是。”安云哲边说边退到老太太身边,看着襁褓中的妹妹正眯眼看自己,忍不住伸出手想要碰安云瑶。

  “你不知道新生婴儿的皮肤,很敏感,不能随便碰么。”

  安云哲的胳膊被一个矮冬瓜钳住,他怒视着对方,“小子!你谁啊!在我家还牛气什么!”

  “浑小子!怎么说话呢!”安老太太腾出一个手,拍在安云哲的脑袋上,“安家的礼仪,都让你给败坏了!”

  “阿婆!”安云哲很抑郁,“你怎么都不说说那小子!”

  “什么那小子,那小子!那是你司徒叔叔的儿子司徒政!”

  司徒家在茶花镇的名望,不比安家弱。

  前者书香门第,后者医学世家。

  想来,安老太太这次请司徒家,也是想让新生女娃的名字,更福气些。

  “阿政。”老太太慈祥地对司徒政道,“既然你三岁能作诗,也算个半个文豪!这次,你阿爹去米国访学不在,你也帮阿婆想幺妹儿的名字,怎么样?”

  什么怎么样嘛!安云哲第一个不服气!

  “阿婆。名字我都取好了,叫云岚。”

  安云哲文化课成绩也不差,毕竟小学是连跳两级升去初中。

  “大嫂嫂。”安三爷跟着附和,“云岚这个名字不错啊。”

  “闭嘴!”

  在安家,老爷们没有插话的份。

  安老太太恐吓道,“你们再多说的话,都去堂屋外排队!”

  “岚这个字,有山中雾气的意思。”司徒政倒是老气横秋,“不如取瑶。象征着美玉和美好。”

  “瑶。”安三爷瞄向安老太太,见大嫂似乎很满意,连忙狗腿,“云瑶比云岚好听啊!”

  “那我孙女日后,就叫云瑶。”

  安老太太换了个姿势,高兴道,“小心肝儿。咱们有名字了,你开不开心?”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