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八零福妃升职记

第3章 碰瓷(修)

八零福妃升职记 郁从文 2038 2019-06-24 20:38:44

  安云瑶现在还不能说话。

  她努力地睁开眼,视线里却出现了一个讨厌鬼。

  司徒政。

  那个混蛋,怎么会在这种地方!

  为何,为何换了个世界,还能够看见他!

  她别过脸,想说话,又偏偏喉咙里发不出音,只能用哭声来表达。

  “阿婆。”一旁的安云哲,可算是逮机会,并颇为得意道,“妹妹肯定是不喜欢这个名字,所以她才哭的。”

  “滚出去!”

  别看安老太太年近六十,身材倒是魁梧,她那嗓子吼出来,在座的,哪还敢帮安云哲多说几句。

  尤其是安三爷,从兜里拿出个手帕,哆嗦着布满老年斑的手,擦拭额头上因惊吓冒出的汗珠。

  “阿婆。您消气。”

  安云哲虽然不服司徒政起的名字,但是老太太偏偏又无比中意,他现在的行为,简直就是往枪口上撞!

  “孙儿滚就是啦。”

  安云哲说着,当真从堂屋里滚了出去。

  “瑶瑶。我的乖孙女呦。”老太太对待安云瑶,又换了种态度,她凑过来,用额头碰了碰安云瑶的小脑袋,温柔道,“不哭不哭哈。阿婆听得心疼哟。”

  与前院的热闹相比,后院的堂屋倒显得几分凉薄。

  杜嘉佳刚生产完,肯定不能出去见客人。

  她的额头上缠着围巾,邻居嫂嫂正给喂她喝骨汤,“你家老太太也真是的,你连孩子的面都没见着,就给抱走了!还有你那不争气的丈夫,至今都没见到人影儿。”

  “嫂嫂。”杜嘉佳性格软,她自从嫁进安家,如今靠着闺女,才住上了靠阳的卧房,“隔墙有耳。”

  要是被那泼辣的兄弟媳妇听到,恐怕又得抓住人尾巴。

  “大嫂嫂既然做了,还怕别人听不得吗?”

  门哐当被推开。

  来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安老太太的二儿媳妇苏柔。

  只见她左手牵着个扎马尾的小姑娘,叫安云霞。

  “果真是得女后,谈吐与过去相比,都不一样了。我怎么听外面的老爷们儿说,你是在湖边直接就生了?大嫂嫂,你还真是大难不死呢。”

  “呸呸呸。”邻家嫂嫂都气不过,将杜嘉佳吃完的碗放到一旁后,指着苏柔就说:“当着孩子的面,你那嘴巴都这样损。”

  安云霞今年两岁,杜嘉佳没生小妹妹前,她一直是安老太太的心尖宠。

  并且苏柔要是想要什么,通过安云霞去老太太那里说情,总是轻而易举得到。

  这次,杜嘉佳生了个闺女,排场比当年苏柔生安云霞的场面都大,才让苏柔有了危机感。

  “不许说我阿娘!”安家的孩子,护亲这点,倒是不分男女。

  那云霞落完话,就要对着邻家嫂嫂的胳膊就要咬去。

  杜嘉佳忍着疼,坐起身子,拦住了安云霞。

  这孩子跟在苏柔身边,没学一样好。

  杜嘉佳都没碰到安云霞,那孩子就自己就撞床角,哇哇地大哭。

  “大嫂嫂。”苏柔连忙扶起安云霞,她颇为心疼道,“你犯得着跟个孩子较劲儿?”

  旁人不清楚,邻家嫂嫂可是看清楚的,这对母女,就像是有预谋地碰瓷。

  苏柔抱着安云霞,要去外院要说法。

  一来也可以吹灭杜嘉佳刚升上来的火苗,二来还可以在安老太太面前刷一下存在感。

  “母亲!”苏柔边哭边跑到堂屋。

  茶花镇的街坊邻居,正在安家设下的家宴中吃得开心。

  苏柔抱着安云霞这么进来,几乎是所有的人,同时停下了手上的筷子。

  安老太太是一个薄面的人,平日里纵容着自己的二媳妇,也不过是看在大孙女的面子上。

  “哭哭啼啼的像什么样!”安老太太难得对苏柔说了重话。

  “母亲!你可要为儿媳做主啊!”苏柔就是想把事情闹大,“你看看云霞额头上,肿得这么一大块儿!以后要破相了,哪还有人愿意要我们云霞啊!”

  安云霞被苏柔偷偷地掐了手背,本来就被苏柔安排好的她,哭得更凶了。

  老太太见状,把安云瑶先交给安老爷子。

  横竖由着苏柔娘俩在这里闹腾,也不是什么办法。

  老太太知道,老二的媳妇,准是和大儿媳妇又发生了争吵。

  毕竟安家现在还没有分家,大家在一个屋檐之下,难免有摩擦。

  平日里杜嘉佳性格柔柔弱弱,再加上安大郎好赌,给老二家又留下不少话柄。

  “怎么回事?”大腹便便的安大郎,终于跟队走进来,见到老太太正在祠堂安抚着自己的侄女,连忙问道:“云霞怎么好端端的哭了?”

  “大哥哥。”苏柔恶人先告状,“你来得正是时候!你看看你们家那婆娘,把我们云霞打成了什么样子?!”

  安云霞其实并没有多大事,那额头上的印子也早早地淡去,若不是苏柔一直暗地偷偷掐着她的手背,这半天早被老太太逗笑了。

  “什么这婆娘,那婆娘!”老太太揉了揉安云霞的脑袋,让她先出去跟着安云哲一起玩。

  小孩子在的时候,总有一些不太方便的地方。

  等到安云霞走后,老太太才数落道,“那是你大嫂!从你进门起,我就同你讲——在咱们安家,要懂得长幼尊卑。平日里你横行霸道就算了,也不看看今天是什么日子!”

  苏柔面露难堪,白着脸,想说什么,又不敢说什么。

  安老太太就像一只老狐狸,精明狡猾。

  表面上看是为了小孩身心发展,不受到他们大人吵架影响;实际上是把孩子支开,这样自己就没有什么筹码。

  这些年,苏柔在安家做的事情,老太太之所以不声张,无外乎都是看在了安云霞的面子上。

  现在安云瑶的出生,使得本来就偏袒着老大一家人的老太太,现在更有理由去偏袒了。

  时间约莫过了五六分钟。

  在床榻上静养的杜嘉佳,坚持要起来。

  与其等着安大郎兴师问罪,不如自己主动讲明事情发生的起因经过跟结果。

  邻家嫂嫂拗不过她,搀扶着刚生产的杜嘉佳,来到了院子。

  “母亲。”

  杜嘉佳弓着身子,这件事本来就是苏柔策划,老太太心里并不糊涂,毕竟就大儿媳妇的性格来说,是做不到那一步的。

郁从文

小鱼儿今天开始恢复更新啦~免费期间希望大家多多支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