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八零福妃升职记

第4章 防人之心不可无

八零福妃升职记 郁从文 2050 2019-06-25 19:00:07

  安大郎见到自己刚生产完的媳妇,心里是想着去宽慰两句,但是话到了嘴边,却成了:“整天跟老二家吵什么!不是瞎胡闹吗?!”

  杜嘉佳本来生完孩子,身体就不适应,自己的丈夫非但不关心,反而不分青红皂白地苛责自己。

  邻家嫂嫂已然看不下去,对着安大郎就道,“大郎!人都是要凭良心说话的,你媳妇儿再怎么也是刚给你安家生了个闺女,你非但不关心问候,反而问她和苏柔吵什么,你自己问问你自己,嘉佳什么人,你心里不清楚吗?”

  安大郎被斥责的脸面挂不住。

  邻家嫂嫂那话,也是说给苏柔和安老太太听的。

  言下之意再清楚不过,苏柔那种泼辣性格,杜嘉佳这般柔柔弱弱,旁人都能明白的事,你们安家再断不清楚,那成了什么。

  “林嫂子可真是会说话,你跟大嫂嫂是闺间蜜友,自然体恤着她,也愿意帮衬着她。”苏柔很会观察老太太的脸色,她继续道,“就是可怜我家云霞,磕破了相,以后再想找对象,就难喽。”

  “就你家闺女,若是真没人要,也得从自身找毛病。”

  林嫂嫂的话,直接将苏柔的导火索给点着。

  “隔壁林家,什么时候也敢这样怼我!”

  苏柔那小爆脾气,哪能忍受林嫂嫂的这般羞辱,指着林嫂嫂的鼻子就骂:“在我们家,轮不着外人多管闲事!”

  “苏柔!”林嫂嫂也不像是个吃亏的人,“给自己留点德吧!安云霞怎么个情况,你心里没点数吗?”

  安大郎看着两妇女吵架,深知自己是错怪了自己的媳妇,虽然刚生的女儿还没见着,却深陷妯娌之间的争吵。

  不过说是争吵,杜嘉佳却从头到尾也没吵起来。

  “母亲。”到底是刚生完闺女,杜嘉佳也在赌,赌她的公婆到底是不是因为她先前没有女儿才偏心苏柔。

  “云霞随着柔妹子,来我屋说是要看孩子,结果自己碰上了那床头柜上的桌子,才有了这祸端。”

  苏柔没想过,杜嘉佳居然会变了个性子。

  她还以为杜嘉佳会像从前一样,被自己说得哑口无言,然后找个角落偷偷地抱着儿子哭呢。

  “母亲!”杜嘉佳继续道,“安家世代行医,最是讲究善。儿媳提早生了闺女,本是元气大伤,连下床都是依托了林家嫂嫂,哪还有气力去推搡云霞!”

  安老太太本是浑浊的目光,募地亮起来,杜嘉佳的话句句在理,总算也像是做大儿媳妇的样了。

  过去,她一直担心着杜嘉佳柔弱,苏柔又过于功利。

  偌大的安家,要是在自己埋进黄土时,交到谁手里,老太太都是不放心的。

  现在,杜嘉佳却是换了个人,懂得为自己争取,老太太也要做出些什么,以此来增加杜嘉佳的信心。

  “苏柔。”安老太太总算是开口说话,“你嫁进我们安家,有多少时日了?”

  茶花镇由四大宗族共同维系。安家为首,司徒家次之,然后就是苏家跟林家。

  苏柔琢磨不出老太太问这句话,是何种深意。

  她盘算着日子,据实相告:“五年。”

  “五年。”安老太太意味深长道,她的声音本来就洪亮,对外面看着云瑶的安云哲道,“去把祖宗留下的那根牛皮鞭取来。”

  “哎。”安云哲依言。

  苏柔听说要拿祖宗留下的家伙什,内心一阵发慌。

  安云哲取来鞭子,交到安老太太手里。

  他转身时,看见杜嘉佳苍白的脸上冒着虚汗,连忙关心道,“阿娘。您身子要不要紧?”

  “我没什么大碍。”杜嘉佳摇了摇头,目光远远地投向不远处的安云瑶,那是她有惊无险、福大命大才生出来的小女儿啊!

  她不能再由着自己被苏柔踩在头上,她得变得坚强,为女儿在安家,以及在这茶花镇,都铺好路。

  “阿婆刚刚为小妹妹取了名字,叫做云瑶。”安云哲兴高采烈地与杜嘉佳分享,“小妹妹长得老好看来。”

  “嗯。”杜嘉佳不想让孩子们陷入这种没有流血的硝烟中,她颤抖着手,覆盖在安云哲的额头上,“去好好看着妹妹。”

  防人之心不可无。

  安云霞毕竟是得了苏柔的真传,小小年纪敢冲撞大伯母,还跟着苏柔一起演戏,保不齐她会伤害瑶儿。

  “那儿子就先去看妹妹啦。”这次没等安老太太发话,安云哲自觉地去了院子。

  安老太太用丝帕轻轻地擦拭着牛皮鞭,“嘉佳。”

  “儿媳在。”杜嘉佳在林家嫂嫂的搀扶下,朝着安老太太靠近。

  “你来这安家,也有十五年了吧?”老太太擦好牛鞭。

  “回母亲的话。”应该是受到了安云瑶的影响,杜嘉佳道,“是十二个年头。”

  安云哲今年十一岁。

  时隔十二年,杜嘉佳才有了瑶儿。

  所以不光是杜嘉佳觉得不容易,就连安老太太也觉得是不容易的。

  “十二年,怎么能被五年压在头上呢。”说完这话,老太太一个鞭子落在了苏柔身上,冷下语调:“苏柔,你是当真觉得我老太婆,眼睛不好使了,看不清楚云霞手背上的那片乌青?”

  啪。

  又是一鞭子。

  疼得苏柔吃呀咧嘴,只觉得得身上的皮子都被绽开。

  “往日里,你排挤着嫂子,我多数情况下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老太太又是一个鞭子打下去,“今儿个是什么日子?茶花镇上多少宗亲都在看着咱们安家,你非要来搞这样的热闹?!”

  “母亲。”苏柔哭得稀里哗啦地,她连连求饶,“儿媳知道错了!日后,再也不会跟大嫂嫂争了!”

  “你跟她争什么?!”安老太太第四个鞭子要打下来的时候,一道黑影冲进祠堂。

  “母亲!”来的人正是老太太的二儿子,安二郎,“柔儿毕竟是个女人,打在她身上,万一出了什么事——”

  “你若是能管得了你自己的媳妇,用得着我这把老骨头亲自上阵?”

  再来,安老太太一辈子从医,岂会不知拿捏轻重。

  安二郎知晓老太太性格蛮横,看到不远处那赌徒哥哥,决定把希望寄托在他的身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