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八零福妃升职记

第7章 胖得喜庆

八零福妃升职记 郁从文 2006 2019-06-28 21:00:16

  苏柔因为挨了老太太那几鞭,心里面种上了仇恨的种子。

  安二郎细心地给自己的媳妇儿上药。

  “嘶。”

  苏柔忍不住抽痛,安二郎朝着伤口炸开的地方,温柔地吹气,“若我说平日里,你是最聪明的那一个。怎么今日,偏偏在母亲面前栽了跟头?”

  “你以为我想吗?”苏柔嘀咕着:“还不是你们家那个老不死的,看到老大家今天生了个女儿,准备拿我开刀,给老大媳妇儿壮壮胆呗。”

  安二郎平日里耳根子软,都依媳妇的话。

  茶花镇人调侃,娶了媳妇忘了娘的,就是指安二郎这类人。

  “从你家进我们安家,我就跟你说过,家里面的一切,迟早都会是大哥哥的。”话说这里安二郎的眼神,明显黯淡。

  苏柔侧着身体,虽然被鞭子抽的地方还是火辣辣的痛,“瞧瞧你的出息在哪里?也不知道给自己争取一下。”

  “争取?”要是能争取的话,安二郎也不会再过去的三十年里,处处被安大郎抢了风头。

  看来老太太对苏柔惩罚,还算是轻微的。

  苏柔强忍着鞭子带来的痛,趴在安二郎的耳边说道:“最近咱们药房,不是新进了一批断肠草吗?”

  “你问那个做什么?”安二郎心头一紧,“你是想着——”

  后面那些大逆不道的话,他没敢往下说。

  “柔儿!”苏柔在这件事是受了委屈,安二郎心里头也在懊恼,“这样的念头,还是趁早断了吧。”

  正午头。

  安老太太刚得小孙女,有些忘形。

  她行医多年,第一次犯了糊涂。

  新生儿,大多数是不能够直接抱出来。

  所以,后来安云瑶经常生病。

  老太太因此悔恨得不得了,中药、西药,但凡是对身体大补的都陆陆续续地跟安云瑶用着。

  后来连满月酒也没有办,苏柔也就渐渐地把那件事给忘了。

  一直到了安云瑶三岁的时候,身子才渐渐地好起来。

  这时候,安云霞已经到了上小学的年纪,也不知道学堂里都教了些什么。回到家,看到胖得像球一样,还在那吃的安云瑶,就数落道,“瑶瑶。你没事少吃点吧?吃那么多,将来怎么找对象呀!”

  “她才多大?找对象的事情,二十年后再说也不迟。”安老太太走过来,“你妹妹身子弱,多吃点也是应该的。”

  哈?

  如果安云霞没记错的话,自己两岁的时候,体重连三十斤都不到。

  而安云瑶,现在已经差不多快六十斤。

  说句难听的,再吃吃,都要赶上小猪崽子了!

  隔壁林家的母鸡,刚下的热乎乎的鸡蛋,被老太太拿回来做了鸡蛋羹,送到安云瑶的面前,“瑶瑶。甭管你姐姐说了什么,咱们把这碗鸡蛋羹吃了。”

  边说,边给安云瑶续上。

  老爷子打鱼回来,看到院子里吃得满嘴都是的安云瑶,得意洋洋地拿着手上六斤重的大鲤鱼,“瑶瑶。待会儿,阿公给你做香辣鲤鱼!”

  “阿公。”安云霞温馨提示:“你看瑶瑶,碗里的都还没吃完,您还给她做鱼呢?!”

  “再说,你们看她都胖成什么样了?现在不控制饮食,将来怎么办——”

  “女孩家,胖点,没什么不好。”司徒政搬着鱼篓,跟在后边道。

  安老爷子很满意司徒政的说法,对着安云霞得意道,“瞧你妹妹,胖乎乎的,多喜庆啊。”

  安云霞自小早熟,对于老爷子这种偏心眼的做法,无语到一定的境界。

  她还是回药房去找阿娘。

  这院里的人,八成良心都被狗叼去了,才会如此昧着良心说什么女孩子胖些好看,甚至更为荒唐的,是阿公那句胖得喜庆。

  这跟之前,在课上学过的那篇皇帝的新装,有什么区别?

  喜庆?

  如果自己胖成安云瑶那个样子,自己可能都想挖个坑把自己埋了。

  她抱起书包,对安老太太道,“阿婆。最近因为台风天气,镇子上得流感的很多。我今晚还是留在阿娘那里,也能顺便帮帮忙!”

  “也好。”对于近两年安云霞的改变,老太太心里持有着赞许的态度。

  安云霞走的时候,跟刚回来的安云哲撞到一块。

  “这马上就要吃饭了,你去哪里?”安云哲问道。

  大概是因为,彼此的父母分析并不是多么融洽。

  安云哲和安云霞,这对堂兄妹,从小就不对盘。

  “不劳大哥哥费心。”安云霞保持着高傲的姿态,丢下这句噎死人的话,离开了安家。

  安云哲进门,瞅见司徒政,没好气地道,“你怎么又跑来了?”

  他是没有家吗?三天两头就往这里跑。

  “下午劳作课,因为台风被取消。”司徒政也没有跟安云哲起争执,“我就跟阿公去收鱼了。”

  茶花镇上的渔民都知道,台风前后的鱼最好收。

  渔民们都不需要捕捞,运气好了,鱼就会被海浪自动送到自己面前。

  不过这些,都有一定的风险。

  “阿公。”安云瑶吃完鸡蛋羹,总算是能够找到说话的机会,“以后不要在这种危险的天气,出门了。”

  听到这句话,老爷子心头一热,虽然六十斤的安云瑶抱在怀里有些吃力,但并不妨碍他跟老太太炫耀,“瞧瞧我们家乖孙女,如今都知道体恤阿公!真是长大了呢。”

  安云哲刚才对司徒政还是冷冰冰的,可是到了安云瑶这里,却是换了个态度,“瑶瑶。换哥哥抱着,好不好?”

  司徒政这边,早已是望眼欲穿。

  瑶儿这一世的家人也不错,对她好,他是该高兴。

  不过这样溺爱,却又让他高兴不起来。如此,自己想要跟瑶儿增进感情的机会,就少了。

  “你们爷俩不是要去做鱼吗?”还是老太太说的话贼管用,“瑶瑶刚吃完鸡蛋羹,哪能经得起你们这种抱法?”

  安云哲难得在学校里,把老师布置的作业全部完成了,就是想留出时间来,陪着妹妹说说话。

  明明做鱼的不是阿公和司徒政吗?他什么时候要去做鱼了?!

  不过老太太的话,安云哲也不敢反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