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八零福妃升职记

第8章 绿皮青蛙

八零福妃升职记 郁从文 2105 2019-06-29 21:00:00

  等安云哲跟着安老爷子进厨房,安云瑶听到外面有人问:“安老太太在家吗?”

  老太太听得出,这是在镇西头苏家纺织厂,打工的赵秀兰。

  “在家的。”安老太太朝着门外道:“进来说吧。”

  一位身穿青衣马褂的妇女同志闻声,慌慌张张地走进来,并且小声地在安老太太的耳旁嘀咕。

  老太太听后,脸色大变:“此事当真?”

  “镇上都传开了。”赵秀兰白着张脸,“青面獠牙的,正往后山跑呢。”

  “瑶瑶。”老太太沉眸,摸了摸安云瑶的小脑袋,“阿婆跟你赵阿姨,去办些事情。你阿公若是问的话,就说我们不回来吃了。”

  “喔。”

  安云瑶应着,虽然没听清楚,她们到底议论了什么,但有一点可以确定——所讨论的问题,肯定不简单。

  老太太叮嘱过云瑶后,又对那个沉默不言的男孩道:“阿政。等会儿你留在家里,吃完饭再回去吧!”

  “嗯。”

  其实司徒政就等着老太太,对他说这句话呢。

  等到老太太离开安家,院子里就剩下安云瑶和司徒政两个人。

  适应这身体,也有两年。

  虽然这期间安云瑶一直都在生病,可并不妨碍她去了解这个年代生存的法则。

  人要是胖了,许多事情做起来就有点困难。

  比方说她现在,小短腿走不了几步,就气喘吁吁的。

  唉。

  想起自己在覃朝的时候,五个碗加起来,才赶上现在一个的大小。

  安云瑶把现在六十斤的自己归结为,安家上下的伙食太好,自己被长辈持续投食,怨不得自己管不住嘴巴。

  司徒政瞧着面前的小肉墩,短腿一晃一晃的,他眉眼,含着浓浓的笑意。

  穿越前,瑶儿身子瘦弱,且不说当时战乱,就连基本温饱都成问题,安远侯那时还未起义,自然没什么富贵。

  哪里比得上,如今这样的和平年代。

  “你笑什么呢?”安云瑶没好气地问着身后的傻子。

  据她这两年观察,八零年代的司徒政和覃朝的司徒政应当不是一个人。

  毕竟覃朝的九王爷,不像现在这般。

  八零年代有许多形容词,安云瑶还没有完全掌握,所以暂且用“怪”来形容眼前的司徒政。

  司徒政明显被安云瑶的问题怔住,暗自咋舌:还真是不太妙,他竟然惹瑶儿生气了。

  也不知道跟她说什么好,就在兜里摸了半天,最后掏出来一只绿皮青蛙,垂下头,塞进了安云瑶的小肉手中。

  “青蛙?”安云瑶看着仿真的绿皮青蛙,疑惑道,“你给我这个干什么?”

  司徒政还是不说话,他不是圣人,揣摩不出她喜欢什么。

  但这个身子的阿娘说过,女孩子都喜欢新鲜的小玩意儿。

  茶花镇虽然一直嚷嚷着搞旅游开发,可村子里的老派不同意,这事嚷嚷了两年,到现在都没落实。

  绿皮青蛙是司徒政这个身体的父亲,从决定留守茶花镇不走的老知青手里,得来的。

  现在,外面正在瞬息万变地发展着,可茶花古镇,却连不肯迈出第一步。

  老知青感念司徒政的父亲,曾在艰苦的岁月给予自己帮助。

  平日若是出镇子,寻觅到什么稀奇的玩意儿,总想着给司徒家送去。

  台风过后,地面还有些潮湿。

  安云哲被烟呛得跑出院子,看到气氛诡异的两个人。

  “瑶瑶。”安云哲将安云瑶护在身后,抬起下巴,趾高气昂地对司徒政道,“咱不理这喜欢赶时髦的臭小子。”

  茶花镇上的同志们,最近两年,有文化女士爱穿旗袍,爱追风的男士跟着穿西装。

  先前这些封资修的东西,如今随着开放,家家户户还留着的,现在都穿出来过过瘾。

  司徒政今天就穿了白色的衬衫,他父亲在城里的大学当教授,并且还经常去海外访学,所以他们家,经常有一些跟上时代的东西。

  安云哲担心自己的妹妹比较单纯,容易受司徒政的蒙骗,所以趁着还没有苗头之前,就先把火掐灭。

  “大哥。”安云瑶感觉现在自己说句话,脸上的肉都要抖一抖,她也是第一次见到绿皮青蛙,对着安云哲打小报告:“这是他刚刚给我的。”

  司徒政皱着好看的眉头,纯白色的衬衫,随着夏日的微风轻轻地摇摆。

  “绿皮青蛙?”这个小玩意儿,安云哲曾经在学校里,看到他们班下海经商且成功的富户玩过。

  于是转动了一下绿皮青蛙的右侧,上弦后的绿皮青蛙,被安云哲满怀期待地放在地上。

  “哇!它居然会自己动!”

  安云瑶看着地上蹦的老高的青蛙,兴奋地拍了拍自己的肉手,这么一跳,浑身上下的肉都跟着颤抖。

  司徒政见瑶儿笑,自己也跟着开心。

  “喂。你笑什么呢?”

  倒真像是一对兄妹,连问的问题,都是一样的。

  司徒政蠕动了下自己干裂的唇,刚要说什么,便被安云瑶打断:“大哥。这个问题我刚刚有问过他,但是他没说。”

  简直是出了奇了。

  安云哲一直觉得奇怪,从自己的妹妹会开口说话起,司徒政三天两头的就往安家送些小玩意,然后好容易等到妹妹愿意搭理他,可他却时常冷着,就跟面瘫似的。

  “他就是个傻子,咱们甭理他。”

  安云哲这种年纪,也偷看过一些不可描述的小人书,算明白些许男女的感情。

  不是刻意贬低,若是瑶瑶瘦一点的话,说司徒政等瑶儿长大,安云哲还能相信。

  安云瑶作为自己的妹妹,在亲人面前,胖瘦都不太重要。但是如果说作为将来娶媳妇的标准,显然这样是不太合格的。

  安云哲还依稀记得,当时阿娘刚怀瑶儿时,体重有一百三四十斤,二婶就整天在阿婆面前嘲讽阿娘好吃懒做。

  后来渐渐地,直到瑶儿出生,阿娘瘦得,让街坊都不敢相信她是带着身子的人。

  茶花镇流行一种奇怪的风气,要结婚的,和已经结婚的妇女同志,都不敢胖。

  肥胖对健康也有害处。

  等云瑶长大了,病根儿彻底除去,安云哲肯定想着法子带安云瑶减肥。

  只是现在她正在长身体,胃口大点儿,超重点,都很正常。

  此时,安老爷子拿着铁勺,从厨房里走到院子,打断安云哲的想法,“小哲。你阿婆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