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八零福妃升职记

第9章 捕蚊

八零福妃升职记 郁从文 2040 2019-06-30 21:00:09

  安云瑶现在是个小肉墩,说起话来,压着嗓子,沙沙哑哑,“阿婆说,她跟赵阿姨有事情,今晚不回来吃饭了。”

  不回来了?

  安老爷子疑惑,看样子他那婆娘是碰上紧要的事,所以才没有跟他打招呼。

  于是走到安云瑶前,并将勺子递给身边的安云哲,“去把煮好的香辣鲤鱼,端到院子里来。”

  刚刚屋里停电,电风扇是不顶用了。

  夏季天气又热,这安家宅子里院子宽敞,风能够四处流动,比屋内凉快。

  安云哲拿着铁勺一脸蒙圈。

  “还愣着干嘛!”六十斤的安云瑶被安老爷子抱在腿上,倒也没费什么气力,“把鱼端出来,咱们晚上在院子里吃。”

  安云哲想不明白,为啥司徒政那小子不用去端鱼啊#~#

  “抓紧点儿。”安老爷子对不情愿的安云哲道,“端鱼的时候,稳当些,别被烫着昂。”

  安云哲临走前,不忘叮嘱着安云瑶:“瑶瑶。记住大哥的话,别理那个傻子。”

  安云瑶转身,司徒政就在她的身后,还真是像大哥说得那样,带着几分痴傻。

  忽然,安云瑶觉得身上痒痒的。

  安家因为行医,院子里花花草草很多,所以容易吸引蚊子。

  不多会儿,安云瑶就用小肉手,挠出一个很大的大包。

  细心的安老爷子看到后,心疼得不行,嘴里骂骂咧咧:“哪个不长眼的死蚊子,居然敢咬我们家幺妹儿!”

  安云瑶听后,有些震惊。

  肇事的那只蚊子,嗡嗡嗡地在安老爷子面前转悠,似乎正炫耀自己喝得饱饱的肚皮。

  “啪。”

  司徒政一巴掌把正飞得起劲的蚊子,拍死在石凳上。

  在厨房正踱着小碎步,慢悠悠地走到院子的安云哲,隔着老远的距离,都在为司徒政的这巴掌唏嘘。

  “阿政。”安老爷子看着司徒政发红的掌心,“你在这,陪瑶瑶玩会儿。”

  终于又有独处的时间了,司徒政自然是一百个愿意。

  “好。”他立刻同意,并坐在了安云瑶的旁边。

  “聊什么呢?也带带我呗。”

  安云哲把鱼放在石凳上,自从司徒政经常来他们串门以后,他在安家是越来越没地位了。

  “聊什么聊!干活去!”

  简直是同人不同命,被安老爷子打了后脑勺的安云哲,在心里感慨道。

  老爷子对安云哲和对安云瑶,简直是两种截然不同的态度,毕竟是自己的妹妹,安云哲毫无怨言。

  但是,司徒政吃着他家的,喝着他家的,还觊|觎着他的小妹,凭啥不干活。

  安云哲一屁|股坐在石凳上,跟个大老爷一样指挥着司徒政,“说你呢,一边去。”

  司徒政好不容易熬到独处的机会,他这还有新鲜的玩意儿没送给瑶儿呢,自然是不想着离开的。

  所以,两个人,剑拔驽张地就坐在这里,互相斗|鸡|眼,谁都不肯认输。

  “幼稚。”

  安云瑶被安云哲和司徒政夹在中间,索性从凳子上自己下来,扭扭胖胖的小身体,决定自己去屋内拿白馍馍。

  “说你呢!”

  “说你呢!”

  两个男孩异口同声道。

  不过,最后是司徒政像是想起了什么,他跳下石凳,追着安老爷子一道离开。

  不多会儿,安云哲看见安云瑶晃晃悠悠地走过来,连忙跳下石凳,旋风般地把东西拿到自己手里,“要进屋子拿馍,怎么能不给哥哥说呢?”

  安云瑶翻了个白眼,留给安云哲自己体会。

  在接过馒头时,安云哲注意到了安云瑶胳膊上的大包,“瑶瑶。这是蚊子咬的?”

  满院子里,不对着司徒政那个外人咬,居然咬他家小妹。

  “哪只蚊子,干得坏事?”

  安云瑶打量着面前热心过头的哥哥,叹了口气,“被司徒政给打死了。”

  司徒政,司徒政,司徒政!

  安云哲只觉得眼前飘舞的,都是这三个字。

  正说着,人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又折了回来。

  司徒政腾出一只手,用手背擦拭着面颊的汗水,气喘吁吁道,“给。”

  另一只手是刚摘回来的艾草,他要塞进安云瑶的掌心时,被安云哲半路拦下。

  “岁数不大,倒是挺会借花献佛。”

  在安云哲的眼中,司徒政不过是从阿公那儿拿来的艾草后,又在瑶瑶面前刷存在感。

  似乎习惯了安云哲的冷嘲热讽,司徒政并没有反驳什么。

  安老爷子回来时,安云哲已经把艾草点着,幸亏他手里还有些。

  平日里,学习医疗知识,这安云哲就是一知半解的状态,光想着点着的艾草能够驱蚊,就没想着去掉瑶瑶胳膊上的包。

  “瑶瑶。”老爷子拿着剩下的艾草,覆盖在被叮咬的脓包上,“忍一会儿,咱们这个疙瘩,就消掉了呢。”

  “嘶。”

  艾草覆盖皮肤时,还是有些痒痒的,不多会儿,清凉的感觉,就压制了这份痒。

  最后,安老爷子将碾碎的艾叶,从安云瑶的胳膊上扫掉,然后轻轻地呼了口气。

  “臭蚊子!”老爷子对着空气叫嚣:“以后要是饿了,尽管来找我!叮咬我孙女,算什么本事!”

  安云瑶把阿公对她的爱护放在心里,虽然有些浮夸,但都是发自肺腑的关爱。

  她想:若是安云霞在的话,一准儿会说,满院谁都不咬,怎么偏偏就咬她安云瑶,还不是因为她肉多,蚊子喜欢。

  “瑶瑶。”

  安大郎自从有了云瑶以后,决心金盆洗手,跟那段灰暗的过去告别,所以借着苏家厂子里招人,跟着媳妇儿杜嘉佳一起去做工,经常挨到晚上九点以后才能回来。

  “咱们先吃饭吧。”老爷子去掉了鱼刺,对自己的手艺,他很满意,“来。尝尝阿公的成果。”

  安云哲见司徒政想往安云瑶的碗里夹鱼肉,自己也不甘落后,很快安云瑶的面前被落成了一座小山。

  安云瑶表示,自己真的有一颗想要减肥的心,但是输给了外在的环境。

  何况,她处于本能的需求,拿着筷子,往嘴巴里塞进一块又一块鱼肉。

  “怎么样?”安老爷子把看着安云瑶吃饭,当成是一种快乐的享受,“阿公跟阿婆做的饭,哪个比较好吃?”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