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八零福妃升职记

第12章 争风吃醋

八零福妃升职记 郁从文 2037 2019-07-03 21:00:32

  今日来安家问诊其实并没有多少,多数都是看热闹的。

  “二郎。”住在镇子东头的王五,连假装都不想假装,对安二郎说:“你媳妇儿是可以的呀。”

  安二郎将血压仪从王五的胳膊上取下来,“血压有点高,平时多注意。”

  “二郎。”王五继续对着那张面瘫的脸道,“我劝你还是赶紧关了门回去吧,你媳妇那身段,也不怨人家林果忍不住。”

  安二郎不傻。

  这群人表面上是来看病,其实是来看自己的笑话。

  疯言疯语的,都说他媳妇在外面偷人了。

  苏柔是他的女神,也是安二郎的初恋。

  但是苏柔的初恋,却是张家的山子。

  安二郎打小就喜欢苏柔,若非当年张家要跟赵家结亲,苏柔也不会一气之下嫁给他。

  这几年偷来的幸福,都让安二郎感到很满足。

  若是说,自己媳妇跟张山余情未了,安二郎还愿意相信。

  但是,关林家什么事?苏柔怎么会看上林果?

  安云霞在后庭,看到收拾东西的安二郎,她问:“阿爹现在不坐诊了吗?”

  “不坐了。”安二郎对着后面看热闹了,吃坏群众道,“店里今天打烊了,大家明天再来吧。”

  等到一众人四处散去。

  安二郎转过身,细细盘问安云霞:“你怎么从阿婆家里回来了?”

  “我去那里做什么,一家人都围着安云瑶!再说了,阿娘和阿爹都没有在那里。”

  小孩子之间经常有争风吃醋的现象,曾几何时,安云霞也是被老太太捧在手心里宠着的。

  只不过今非昔比。

  安云瑶出生之后,就取代她,成了心尖宠。

  “阿爹。”安云霞不服气,“你说现在安云瑶都胖成那个样子了,我劝说让她少吃点,这有错吗?”

  安二郎听着女儿满肚子牢骚:“阿公是眼瞎了吗?居然说她那是有福气!”

  “混账!”

  听到安云霞这样诋毁长辈的话,安二郎一个巴掌打过去,“阿公是长辈,轮不到你在背后嚼舌根。”

  安云霞的眼圈红红,她本来就很委屈,现还得不到父亲的理解。

  不过,她打小被苏柔教育,不能软弱,所以她眼眶里含着泪,控制着不让那些珠子脱落。

  安二郎愚孝,即便是老太太和老爷子偏心安大郎,都不待见他,就算是苏柔讲了老两口的坏话,安二郎也心里不是滋味。

  “我去找阿娘。”安云霞倒吸了口气。

  苏柔现在正跪在安家的祠堂里。

  不知道为什么,今天的祠堂格外的阴冷,依照老太太的性格,竟没有惩罚自己。

  怕就怕,这是暴风雨前的宁静。

  杜嘉佳跟安大郎得到消息以后,同厂子告了假,提早下班回来。

  安大郎这一路心情都在雀跃,总是有种翻身农奴把歌唱的感觉。

  这些年,苏柔虽然是老二的媳妇,但平日里没少给他家置气。

  “媳妇儿。”安大郎搂着杜嘉佳的肩膀,“你说,母亲这次,会怎么处置老二家那口子?”

  安大郎自从有了瑶儿,人也不赌了,他勤勤恳恳地在厂子里工作,前段时间还被评为了优秀模范榜样。

  “还是少说两句吧。”杜嘉佳提醒着安大郎,“这路上人多口杂,不知道的还以为咱们家是在落井下石呢。”

  “大嫂嫂说这句话,可是早就藏着落井下石的意思?”安二郎背着医药箱,阴郁着张脸冷不丁道。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杜嘉佳素来与林果的媳妇儿柳春芳交好,平时并没有在背后嚼舌根的习惯。

  安大郎因为抓住了安二郎的小尾巴,说起话来腰板也直,“二郎。你怎么跟你大嫂说话的?”

  他这个弟弟,他简直都要怀疑,是不是母亲所出。

  亏安二郎还是个医生,救死扶伤;安二郎倒是天天整得,像极了殡仪馆奔丧。

  “我怎么说话的,那大哥哥又是怎么说话的?”

  安大郎被安二郎噎着,于是什么话也不讲究了,就说:“我再怎么说话,也比你那绿帽戴的舒服吧?”

  原本呈口舌之快,并且还占据上风的安二郎,此刻面色卡白。

  他一言不发,就往安家赶。

  “那是你亲弟弟。”杜嘉佳看着安二郎的背影,“你说话这么不留情面——”

  “我究竟是为了维护谁?”安大郎也有几分幼稚,这会儿脾气又上来,“真是好心当成驴肝肺!”

  他拂袖,愤愤地甩开原本搭在杜嘉佳的肩膀上的手。

  杜嘉佳知道自己又说错话了。

  夫妻俩这样的冷战,一直维系到见安云瑶。

  “小瑶瑶。”安大郎只要一看见自己的女儿,也就忘了跟杜嘉佳生气的事情,“跟阿爹说,吃过饭了没?”

  “阿爹。”

  安云瑶聪慧,刚刚安二郎愤愤地进来,应当是被安大郎刺激的。

  “你是不是跟阿娘吵架了?”她被安大郎抱起来举高高,也没忽略杜嘉佳黯然失色的眼神。

  安大郎在自己女儿面前,当然要维护自己高大上的形象,“阿爹怎么会跟你阿娘吵架呢。”

  说完之后还跟杜嘉佳眨眨眼,“媳妇儿,你说是不是?”

  “对对对。”杜嘉佳接到信号,慌忙点头:“瑶儿,阿娘跟你阿爹好着呢。你这傻丫头,怎么还盼望着爹和娘吵架呢。”

  “谁说我家闺女傻了?”安大郎用额头抵着安云瑶,立刻反驳:“我家闺女聪明着呢。”

  只要夫妻俩还和和睦睦的,安云瑶就没再继续问那些不愉快。

  “既然回家了,都站在外面干什么!”安老太太敲了敲拐棍,在石板上摩擦处乒乓响。

  “把我们家瑶瑶放下来。”老太太见不得别人抱安云瑶,哪怕这个人还是他亲生的儿子,“跟你说了多少次那样抱,瑶瑶会不舒服!”

  老太太伸出拐杖,就要打安大郎。

  安大郎护着安云瑶,都快四十岁的成年男人,声音还带着几分哭腔,“母亲。你怎么如此专横?我在外面做了一天的工,好容易才回家,小瑶瑶我才抱了不到五分钟!”

  哼。吃醋,绝对的吃醋。

  即便是自己的母亲,也不能霸占着自家的闺女。

  安大郎如是地想。

郁从文

小鱼儿换封面啦。不要觉得陌生。还是这本书哈。最近收到大家的票票,很感动~虽然我主站都负收藏凉凉,但是也会努力写的很长哒~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