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八零福妃升职记

第14章 鱼死网破

八零福妃升职记 郁从文 2118 2019-07-05 21:00:00

  “我怎么说话都不要紧。”安云哲搓搓手,他自觉地站在安云瑶的身边,说得有板有眼,“重要的是,我的意思不能被扭曲。”

  安二郎在堂屋与安老爷子说起苏柔的事情。

  老爷子的立场很明确,像苏柔那种水性杨花的女人,要不得。明儿一早,让他们去市里民政局,把婚离了。

  “我不同意。”安二郎费尽千辛万苦才把女神娶进家,他愿意做苏柔一辈子的舔狗,哪怕被绿。

  安老爷子气得脑血栓都要犯了,并且哆嗦着手,“安家怎么出了你——这么个不争气的玩意儿!”

  “母亲向来偏私大哥哥一个人。”安大郎素日不敢顶撞父母,即便苏柔牢骚满腹,他也是敷衍对待,“今日之事,若是大嫂嫂有违妇德,大哥哥来求情,断不会与儿子这般!”

  “……你……”简直是无药可救!!!

  老爷子气得两眼一片黑,他退到座椅上,右手的大拇指按着太阳穴,心里腹诽:自己当年提供的小蝌蚪是不是有什么问题,二儿子才会缺了根弦。

  双方僵持着。

  “二叔这是说得哪门子的话!”院子传来安云瑶奶声奶气的声音:“今夜阿婆断的是二婶的事情,您却把火引到我阿娘身上,有什么居心?!”

  本跪在地上的安二郎,折过身,回头便看见了安云瑶迈着小粗腿,被老太太牵着走进来。

  “母亲!”安二郎连忙上前两步,匍匐前行,“此事是儿子忙于医馆工作,忽略了柔儿的感受!不光是她一个人的问题!”

  安大郎嘴抽搐,自己的二弟被绿成这样,还要开口说原谅,心还不是一般地大!

  “造孽!真是造孽!”

  苏柔偷人的事情,从而导致了老太太看安云霞都戴着有色眼镜。

  安云霞从小跟在老太太的身边,不说有瑶瑶一半的好,但是也不至于长歪了。

  如果,这个孩子不是安家所出,那其他的事情,也就一目了然。

  “阿婆。”安云霞这样的年龄,显然不能理解苏柔做了什么。她看自己的父亲跪在地上,母亲也被罚跪在祠堂,便想往日那样求情,“求求你不要这样对我阿娘和阿爹。”

  夜色浓浓,月光照进院里,在椅子上休息了很久才缓过来的安老爷子,怕安云瑶热出痱子,便打开了电扇。

  起初只是微风,渐渐地风大了,安老太太又怕安云瑶冷,便将她护在自己身边。

  “阿婆!”

  安云霞单薄瘦小的身子跪在地上,电扇的风吹乱了她的发梢,“若是你不同意,我今日就在这里长跪不起!”

  父母虽然有错,但孩子无过。

  杜嘉佳终究不忍心,她咬着唇,思虑半天,才决议发言:“母亲。先让二弟和云霞起来吧,媳妇先去祠堂里听一听,柔妹子的辩词。”

  老太太近日来也觉得身体不适,大概是年岁到了,很多事情做起来力不从心。

  安家以后的持家大全,都要放在大儿媳妇这里。

  现在,出现这种状况,也刚好试一试她的能力。

  祠堂里。

  柳春芳正在歇斯底里地问苏柔,究竟是什么时候和自己的丈夫林果勾搭在一起的。

  苏柔嗤笑,反正已经没有脸面,不妨刺激刺激柳春芳,也好拉一个垫背。

  “苏柔!”柳春芳素日因为杜嘉佳,便不喜欢这个女人。

  杜嘉佳进来时,两个人正在扭打成一团。

  这是安家的祠堂,里面摆着都是列祖列宗的排位们。

  杜嘉佳心慌慌,怎么能在祖宗面前做出这种荒唐的事,必须得拉架,不过,就如此纤瘦的她,哪里能拉得住两个疯狂的女人。

  本来拉架的自己,也被拖下了水,三个人脸上抓得都是挠痕。

  “两个合伙欺负一个是吧?!”

  最后,苏柔端起灵位前的烛台,她点燃白纱帐,阴森森地笑道,“大嫂嫂!林家嫂嫂!我们今天谁也别想走!”

  “疯子!”杜嘉佳护着柳春芳,她端庄惯了,在安家十多年都没说过脏话,如今被苏柔逼迫到这个份上,话语也粗鄙起来。

  “大嫂嫂。”

  苏柔见两个人要走,她抓起正在燃烧的白纱,堵住她们的去路,“我说过,咱们今天谁也别想出去!”

  火越烧越大。

  安家外面,有街坊看到火光四射的景象,尖叫道:“走水了!走水了!走水了!”

  火。

  堂屋的安家人嗅到火烧焦的味道,纷纷跑到院子,祠堂的火势汹涌。

  “阿娘!”安云哲惊呼,他要冲进去的时候,安大郎拦住了他:“你不要命了!”

  “我阿娘在里面!”

  安云哲急得跳脚,他回过头对安云瑶道:“妹妹!阿爹平日最听你的话,你快说说,让他救阿娘!”

  只是他不知道,安云瑶怕火。

  九月初九,大喜那日,司徒政屠城。襄州数万百姓,火连完整的尸首都不留,只在干裂的土壤上,剩着斑斑血迹。

  于是,愧疚,便成了安云瑶的心病。

  即便是到了八零年代,往日的场景历历在目,硬生生地把心脏戳出了个大口子。

  司徒家。

  送苏柔回安家后,司徒政就被这个年代的母亲叫了回去。

  明日还有课,司徒家的家教森严,他也不能多跟瑶儿相处。

  正要睡下,门外传来安家走火的消息,他立刻坐起来。

  母亲余秋莲叫住他,“阿政。这么晚了,外头发生天大的事情,都跟你无关。”

  “可是瑶儿是安家的人!”

  司徒政的话,让余秋莲一怔,还没来得及喜悦这个小子的开窍,便让他在自己眼皮子底下溜了。

  当司徒政跑到安家,老太太和老爷子早就哭晕,安大郎不知所踪,就剩下个傻不愣登的大舅哥和安云霞杵在那里。

  不多会儿,安二郎被熏黑的半张脸,和搀扶着苏柔走出来。安云霞雀跃,他们一家三口也没打招呼,就离开了安家。

  再过一会儿,安大郎抬着杜嘉佳和柳春芳从火光里走出来,并且气喘吁吁地对安云哲道,“快给你爹倒杯水。”

  “瑶儿呢?!”司徒政不见安云瑶,他抓着安云哲的领口,“我问你,瑶儿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