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八零福妃升职记

第15章 是司徒政救了她

八零福妃升职记 郁从文 2030 2019-07-06 21:00:00

  不光是安云哲,就连要喝水的安大郎也愣住。

  安大郎:就是啊,俺闺女呢。

  安云哲:对啊。我家妹妹呢。

  方才安云哲拜托安云瑶,让安大郎进祠堂救阿娘,由于火势太大,注意力也都放在祠堂上。

  现在,发现人不见的两个人,皆扯着嗓子,在喊安云瑶。

  “小哲。”安大郎思虑,这样下去,不是什么办法,“你跟阿政,先带着你阿婆和阿公出去。”

  “那阿娘和柳姨怎么办?”安云哲看着另外陷入昏迷的两个人。

  安大郎叹了口气,直接背着杜嘉佳,飞快地跑了出门去。

  此刻,司徒政在心里有一种强烈的预感,总觉得安云瑶在祠堂里。

  本来架着老太太的司徒政,突然间放手,所有的重量都压在了安云哲上。

  安云哲哪里撑得住老太太,司徒政是跑了,老太太却摔在了地上。

  经过这么一摔,本来因为找不到孙女,急昏过去的老太太,也幽幽地睁开了眼。

  “你个浑小子!”老太太倒是没什么大事,抓着安云哲的胳膊道,“想摔死你阿婆吗?!”

  “阿婆说得是哪里的话,就算您借给孙儿十个胆子,孙儿也不敢摔您啊!”何况摔人的人,明明是司徒政。

  说到司徒政……

  算了。

  安云哲也不想提那个讨厌鬼,因为眼下有比司徒政更为重要的事。

  “母亲。”安大郎安置完杜嘉佳和柳春芳,刚进院子便看到苏醒过来的老太太,“您醒了?”

  “我问你——”老太太并没有理会安大郎,而是挑着重点去问:“瑶瑶呢?”

  该来的,迟早要来。

  瞧安氏父子俩那怂样,老太太心里也猜了个七八分,她当场就流下眼泪,甚至跪在地上嚎啕大哭:“我苦命的孙女啊!”

  最近隔壁镇子,拐卖儿童的现象很多。老太太往不好的地方想,急得嗓子直冒烟,全然没有了过去理智的情绪。

  全家人望着这大火,陷入崩溃的情绪。

  直到——

  司徒政的母亲余秋莲,上门寻儿子。

  “老太太。”

  “余女士。”安老太太被老爷子搀扶着从地上起来。

  上世纪,余家祖上是有名的知识分子,老太太用“女士”称呼司徒政的母亲,也算是合乎规矩。

  “阿政说要来找瑶儿,没给你们造成麻烦吧?”

  安家人一个个丧着脸,听到安云瑶的名字,情绪才有了点变化。

  老太太叹着气:“余女士。阿政那孩子向来稳重,哪里是麻烦呢。”

  说起来,余秋莲还没见过安云瑶。

  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自家的儿子有事没事就往安家来。

  安家是茶花镇的大户。

  抛弃别的不说,镇子上谁要是跟安家结了亲,那简直是几辈子修来的福气。

  当司徒家的老爷子提出要阿政,跟安家的小孙女安云瑶包办婚礼时,余秋莲作为儿媳,并没有反对。

  她的丈夫司徒青是接受过新文化的人,甚至与老爷子叫板,说现在是八零年代,包办婚姻这种过去的旧礼,应该从茶花镇剔除。

  父子俩都很轴,谁都不肯低头。

  吵得最凶的一次,司徒青的父亲,也就是司徒政的爷爷,被气得住院,说来挺巧,那些医院的药物,都不如安家的针灸。

  司徒青就这样欠下安家的人情。

  打那以后,即便是内心不服气,不过嘴巴上,也没有明说什么。

  一切以儿子的意愿为转移到司徒青,却反而被儿子打了脸。

  他是没想过,司徒政那小子,毛都没长齐,就像是人家的上门女婿似的,如果时机成熟,也许就待在安家里了。

  “瑶瑶!”

  安云哲的这声高呼,打断了余秋莲的回忆。

  她顺着视线望过去,自家儿子衣服都被烧着的状态,步履艰难地从火里往外走。

  背上……

  似乎是个胖团子?!

  司徒政走到余秋莲的面前,烟熏得嗓子说不出话来。

  想到刚刚惊心动魄场景,司徒政仍心有余悸。

  若是自己再慢一步,瑶儿很可能就会……

  余秋莲凑过去,想看看自己的儿媳妇究竟长什么样,能让自己的儿子这般惦记。

  烟熏黑了小肉脸,辨别不出五官,但是从轮廓看,绝对不丑。

  在余秋莲的教育理念中,只要儿子喜欢,自己就是无条件支持的。

  安家的祠堂,不会无缘无故地着火。

  至于说人为,纵然大儿媳妇不说,安老太太心里也清楚。

  司徒政救了安云瑶,于情于理,安大郎父子俩,都不能对人家再像从前似的。

  一番谢意后,安老太太也不能耽误人家休息,“余女士。改日,等瑶瑶身体好些了,我带着她去你们府上拜谢。”

  “要不——”

  安家的老宅被烧成了这样子,肯定是不能够再住人。

  “你们一家,去我家凑合凑合吧!”

  本来因为救人精疲力尽的司徒政,听到母亲说出如此明事理的话,激动得就快要哭了。

  “那多不好——”安老太太怎么着也得虚让下。

  司徒政清了清嗓子,虽然说出的每个词听起来晦涩,“瑶儿是我媳妇,提前住婆家,没什么不好的。”

  就是这么一句话,让老太太这个年龄段的人,也听得耳根发烫。

  “阿政都这么说了。”余秋莲没想过自己的儿子居然如此开窍,这些撩人的情话,几乎是无师自通,“老太太若再客气,就显得两家见外了呢。”

  安老太太没再谦让。

  随之出门,遇上清醒过来的杜嘉佳,倒不是她不愿意到司徒家去住,而是好友柳春芳刚经历了情感的打击,至少今晚,她得守着这个好姐姐。

  “如此也好。”安老太太应允了杜嘉佳的请求。

  安大郎思虑,万一林果那个火爆脾气上来,林家只有两名妇女同志是不行的,于是也跟着杜嘉佳,今晚同去林家借住。

  老爷子和安云哲留,则是留在安宅处理灾后情况。

  老太太抱着安云瑶,去了司徒家。

  次日。

  安云瑶闻着饭的香味,她睁开眸子。

  司徒政正捧着一碗炒米,正傻呵呵地对她笑。

  安云瑶下意识地拉高了被沿,这环境也不是熟悉的安家。

  她……

  不会是和司徒政,一起被人拐了吧?

郁从文

喜欢阿政和瑶儿的小可爱,新书期可以来红袖,多给他们送小红豆,支持下小鱼儿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