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八零福妃升职记

第17章 说话办事要讲究证据

八零福妃升职记 郁从文 2039 2019-07-08 20:59:03

  “阿公。我一切都好。”安云瑶扬起嘴角,笑嘻嘻道,“倒是您和大哥一宿没合眼,应该多注意休息才是。”

  打着哈欠走进司徒家的安云哲,本来困成狗,听到安云瑶这么关怀着自己,立刻变得精神抖擞。

  “妹妹。”安云哲有意提高音调,这样他就能够保持清醒的状态:“哥哥这身子骨,一夜不睡也没有什么关系。”

  安老爷子就不乐意听大孙子讲话,“年轻人都不考虑老人家的吗?你不需要休息,阿公难道也不需要吗?”

  他都在这里排队等候很久了,马上就可以抱抱自己的小孙女,才不要被安云哲横插一脚。

  作为安家最抢手的崽儿,安云瑶表示自己也很无奈。

  “大家都到齐了。”从书房走出来司徒父子均摆着张扑克脸,全靠余秋莲热络气氛,“别拘着了,就当成是自己家里。”

  不过,安大郎和杜嘉佳却没有来。

  吃早茶时,安云瑶被余秋莲夹了很多的菜,“不够的话,我再去集市想买一些回来。”

  “她吃不了那么多。”司徒政细嚼慢咽道。

  安云瑶对说出自己内心话的司徒政,投去了感激的目光。

  “臭小子!”余秋莲对司徒青使白眼儿,不愧是爷俩,情商都是一样的低。

  情急之下,余秋莲重重地打了司徒政的后脑勺,“会不会说话呀。”

  食不言寝不语,司徒政本来话就不多,索性闷头吃米饭。

  其实这么多年,余秋莲一直想要拥有一个女儿,可惜都没有怀上。

  兴许是冥冥之中的缘分,在见到安云瑶时,余秋莲怎么看怎么喜欢。

  甚至热情过度,给安云瑶夹菜用的碗,很快被堆一座小山。

  安云瑶在心里偷偷地叹气,表示自己真心吃不完。

  饭桌上。

  安老爷子同安老太太商议,翻修老宅的事情。

  “那你们打算以后怎么办?”余秋莲其实想表达的意思是如果实在没地儿住,可以一直住在司徒家。

  安老太太思虑,眼看着再过两年,瑶瑶大些,就该到读书的年纪了,是该为以后做好盘算。

  “瑶瑶的叔叔那里,还有空余的闲置房。”安老爷子接过余秋莲的问题道,“等到宅子修好以后,我们再搬回来。”

  安家的房子,又不只是这一处。

  不过,让苏柔那种女人进了安家,闹到现在,祠堂被烧,安老爷子实在愧对祖宗啊!

  即便是这两年,安二郎在苏柔的挑唆下,曾多次提议着要分家。

  可以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把这种事情耽搁了。

  昨晚的事情闹得很大。

  市里面来了几名同志,围绕安家着火,进行摸排调查。

  老太太一行在司徒家吃过饭后,在医馆前,见到的就是如此场景。

  “您就是安老太太?”

  一名身穿制服的工作人员,在告知身份以后道,“是这样的,你儿媳妇涉嫌一起杀人案,我们例行公事,想要问你几个问题。”

  “好。”

  谁都没有注意,安云瑶唇角的笑意。

  “昨天正午12点,你的二儿媳妇说是在安家吃饭,有这么一回事吗?”

  安老太太考虑到安二郎。

  虽然也无数次怀疑,自己怎么生出了这么个痴情种?明明都被绿了,还要袒护着。但是无论怎么说,安二郎都是自己十月怀胎,掉下来的一块肉。

  母亲体恤孩子。

  所以对于工作人员询问的问题,安老太太选择了缄默。

  “不在家。”安云哲却抢过了话语权。

  昨夜母亲和妹妹,差点儿因为苏柔的错误,身葬火海。

  安云哲向来是一个爱憎分明,睚眦必报的人。

  就算是老太太有意想保住苏柔,他也不愿意给恶毒的二婶机会。

  “你确定?”

  工作人员又问了一遍,似乎是因为安云哲说得比较气愤,觉得别再是夹杂着个人情绪的回答。

  安云哲虽然今年只有十五岁,但是个头高,又加上平日里安家的家务,都是他来做,因此工作人员,是把他当成了成年人对待。

  “确定。”

  闻后,安老太太叹了口气,眉宇尽是忧愁。

  “按照常理来说,二婶平日白天都在医馆。”安云瑶脑海中闪过杜嘉佳被苏柔羞辱的画面,顺着安云哲的话接下去。

  安云瑶知道安老太太虽然不喜欢苏柔,可是为了安二郎,老太太会选择保持沉默,可是在老大和老二之间,总要做出一个抉择。

  两名工作人员听后,面面相觑,互相嘀咕了几句。

  “妹妹说的是。”安云哲也不能把话说绝了,毕竟二叔在茶花镇也是有头有脸的人,“中午那段时间,如果二婶没有在医馆的话,也许在后山的小树林吧。”

  小树林?

  工作人员的表情变得是很严肃,他们拿着笔详细地做着记录。

  据镇子上其他的人说,张山诈|尸和苏柔偷|人闹得轰轰烈烈。

  “小朋友。”一个工作人员弯下腰,笑嘻嘻地对安云瑶说:“你们二婶,平日里除了跟你二叔走动,还有没有跟镇子上其他的男同志走得比较近?”

  安云瑶蠕动着唇,刚想要说两句。

  “瑶瑶。小心!”

  安云哲大呼,将小肉墩儿护进怀里,而自己却被院中飞出来的碗砸中了额头。

  瞧着安云哲头上的淤青,安云瑶心里说不出的感动。

  “哥哥没事儿。”安云哲冲着安云瑶笑了笑,“瑶瑶是女孩子,可不能破相。”

  “小贱蹄子!”苏柔叉着腰,骂骂咧咧地从院子里面走出来,“别以为我不知道是你报的案!”

  原来大火时,安家的注意力都在祠堂。

  安云瑶却在第一时间,拨通了当地派出所电话。

  刚刚那个碗,就是苏柔扔出来的。

  工作人员调查之前,就知道安家在镇子上的威望,他们人手不足,暂且退居二线,等候时机。

  “二婶。”安云哲始终护着自己的妹妹,“说话办事要讲究证据,瑶瑶才多大岁数,怎么可能会去报案?”

  若是常人,出现了那种事,早就没脸见人了。

  这苏柔反而不知廉耻,还在这逮着一个孩子,破口大骂。

  安家有这样一个儿媳妇,简直是家门不幸。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