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八零福妃升职记

第18章 再见,二婶

八零福妃升职记 郁从文 2184 2019-07-09 21:01:04

  安云瑶故意装作被苏柔吓坏的样子,她的小肉手扯着安云哲的衣袖,“二婶。瑶瑶不知白你在讲什么。”

  眼下苏柔惹出了如此事端,茶花镇的男女老少又皆知她偷|人,另外平日里她对杜嘉佳的刁难,厂里的职工人员也都看在眼里,听热闹的也都在心里,唾弃着她。

  “你个下贱胚子!明明就是你!”

  苏家在派出所,有熟悉的人。

  反正苏柔的脸都没了,索性破罐子破摔,呵斥着安云瑶:“你还装!”

  周围的街坊邻居,各个都竖起耳朵,在自己的家里偷偷地听安家人的动静。

  本来保持缄默的安老太太,忍无可忍,她敲着拐棍,语调铿锵有力:“苏柔!你一口一个下贱胚子,难不成二郎每天喂你吃得都是屎?”

  安云哲听到老太太的话,差点没憋住笑声,可还要忍住。

  “说话没规矩,要教养也没教养!瑶瑶才多大岁数,她一个三岁大的娃娃,她知道什么?”安老太太先前憋着的话都讲出来,心情也变得轻松了许多。

  苏柔卡白着脸,于她而言,只不过是在阐述事实,只是到最后,就连后面的两个办案人员,也看不下去。

  “这位女同志。”其中一位道:“你要说小朋友给我们讲家里面失火,还有点可信度。可是你却认为,小朋友往你身上泼脏水,这未免也太失实……”

  另一边,安二郎从张家刚参加完葬礼。

  毕竟情敌死了,无论柔儿是否跟张山在婚内有过关系,现在人已不在,安二郎更不会去追究。

  医馆很热闹。

  安二郎凝眉,今早他明明写着不营业,怎么还围着这么多人?

  他心揪了下,慌忙小跑,离得越近,听得越清晰。

  “苏柔。”安大郎道,“平日我念你是女子,许多事情就没计较。今儿个抛开过去不说,今天你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折辱我闺女,是不是该给个说法?”

  大哥哥正在数落着他的女神!

  安二郎脚步生风,迅速抵达医馆。

  最近,安云霞曾告诉苏柔,说现在安家人都像着魔似地偏宠安云瑶。

  当时苏柔还安慰她,让她别瞎想。

  如今看来,倒是在打自己的脸。

  “二郎。”

  平日里,苏柔只要弯下眉毛,安二郎就会哄着她。

  无论苏柔做了多么过分的事情,作为完美备胎的安二郎,都会选择笑着原谅她。

  “你总算回来啦!”

  现在,全家人都不相信苏柔说得是真的,更不要说镇子上其他人,现在如何诋毁她。

  安二郎在了解事情的起承转合以后,破天荒地没说话。

  男人果然都是靠不住的。

  苏柔联想到,张山先前说爱自己一辈子,还不是转脸就娶了赵秀兰。

  那林果也不是什么好人,和她不过是贪恋鱼水之欢。

  安二郎,那个愚孝的男人!

  茶花镇上的人都说,安二郎有了媳妇就忘了娘。

  私底下,只有苏柔自己知道,但凡牵扯到他们安家的事情,他安二郎连个屁都不敢放。

  苏柔气得牙齿直在口腔中打颤。

  因为证据确凿,工作人员这才上前道,“同志,请跟我们走一趟吧。”

  安二郎适才慌神,他把目光投向安老太太,求情道,“母亲!柔儿纵然有千百种错误,看在她为安家生下云霞的份上,求您给她机会,以后柔儿定能本分,定会做好安家的媳妇!”

  安大郎压根儿不相信苏柔会改变,这次他站老爷子,那个歹毒的女人,若是留在安家,迟早是祸端。

  “二郎。”安大郎苦口婆心道,“你不要再执迷不悟下去了。你可知道人家都跟林果搞在一起了?你春芳嫂子,一早就去市里面办离婚手续,难保净身出户的林果,以后不同再跟苏柔发生什么。”

  本来安二郎不拿安云霞说事还好,但被这么提起,老太太心里就不是个滋味,以前她就觉得那小姑娘放在自己身边养到瑶瑶这个岁数,至少该有的礼不该丢掉。

  可是安云霞与其说贼精,不如说这个小姑娘眼里夹杂的东西太多,不纯粹。

  表面上看不出什么,外人也都夸她多乖巧,实际上在瑶瑶刚出生的那会儿,老太太就注意到了这个孩子挺能忍。

  就跟张家那死去的山子似的,表面上是个五好丈夫,实际上喝醉酒就殴打赵秀兰,痛苦只有家人才知道。

  安老太太这些年的注意力一直在安云瑶的身上,所以不曾点破老二一家。

  “大哥哥!”安二郎的话打破了老太太的回忆,“要不是你家闺女报假案,柔儿怎么会这样?”

  简直是冥顽不灵!

  老太太痛心,自己教育失败,两个儿子到了中年,还在窝里斗。

  自己的老爷子更是气得,高血压这会儿又升上来,突突地头晕。

  事情起缘在安云瑶这里,那也得在这里结束。

  “二婶。”安云瑶从安云哲的身后探出小脑袋,“工作人员不过是问你,你昨天正午十二点在哪里?你若是洗清了这个嫌疑,不就什么事情都没有了么?”

  “对啊。”安二郎喜极而泣,他拉着苏柔冰凉的手,天真道:“柔儿,你昨天不是说你回母亲那里吃饭,你快告诉这些办案的同事们啊!”

  苏柔只觉得安二郎的脑袋被驴踢了,真是哪壶不提就偏偏提哪壶。

  “同志。”办案人员好心地提醒道:“据我们刚刚核实的信息,你的爱人在昨天中午,并没有在你母亲家里吃饭。”

  作为苏柔最忠诚的舔|狗,安二郎从不怀疑苏柔对自己讲的每句话。

  显然得到这个信息后的他,表情相当失落。

  “二婶。”安云瑶装作不清楚办案人员的话,她问道:“你既然没有来阿婆家吃饭,那去了什么地方啊。”

  说到昨日正午,张山来借着给老父亲买药的幌子,来医馆同苏柔重温了当年,因为担心安二郎随时回来,所以苏柔跟着张山回到张家。

  但是两个人热火朝天的画面,被突然回家的赵秀兰抓了个现行,赵秀兰的哥哥倒是个厉害的主,当场就让张山面见阎王了。

  已经被点燃的火苗,肯定是需要发泄的,所以苏柔才跟林果在一起,解决了难题。

  苏柔这些话,自然是讲不出口。

  正当画面陷入僵局,赵秀兰主动带着哥哥来医馆自首,并详细告诉了办案人员,苏柔不光是和林果,与自己死去的丈夫张山还有染。

  原本安大郎对老二家一直持有落井下石的态度,现在对着绿到头发光的安二郎,倒是有几分同情了。

郁从文

谢谢岚岚小姐姐的打赏~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