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八零福妃升职记

第19章 男孩子在安家属于穷养

八零福妃升职记 郁从文 2014 2019-07-10 21:00:00

  安二郎承受不住这份沉重。

  “柔儿。”

  夏日多雨,乌云悄然地遮住了太阳,淅沥的小雨,滑过安二郎的脸颊。

  他的喉咙,涌出巨大的悲痛,连带着的还有绝望:“他们说的……”都是真么。

  安大郎望着自己的二弟,欲言又止,不过再问,又能改变什么呢。

  苏柔走到这一步,脸上的表情,倒是释然。

  她没回答安二郎的问题,事情败露以后,苏柔觉得与安二郎没什么好交待的。

  不过,安云霞的情绪最崩溃,她的眼里闪着泪花:“阿爹。阿娘要被坏人带走了,你倒是说句话啊......”

  茶花镇上不都是说,安家的权利大。

  大在哪里?安云霞并没有看到。

  “阿婆。”

  安云霞在想尽办法地去求着安老太太,她的哭声,让一向善良的杜嘉佳,心揪揪得难受。

  雨越下越大。

  安云瑶悄悄地遛到杜嘉佳旁边,她扯着杜嘉佳的手,无声地对着口型:阿娘。这是二叔家的事情。眼下的景况,你切莫惹得一身腥。

  杜嘉佳在安家这十几年,心里头也明白,老二并非是那种懂得感恩之心的人。只是她的认知里不曾有过,自家的闺女竟然能够慧眼识到这一步。

  何况,安云瑶说那些话的姿态,也不是像是三岁小姑娘,组织逻辑说出来的。

  杜嘉佳开始起疑,难道真的如苏柔说得那样,是瑶儿报的案?

  不过,她又很快便打消了疑惑,毕竟瑶儿长在老太太身边,学会些超俗的事情,也没什么奇怪。

  汽车引擎的声音,在正午的雨中,显得格外尖锐。

  安云霞从地上爬起来,边追着车子,边喊着苏柔的名字。

  “云霞!”终究还是自己的孙女啊。

  安老太太心里头担忧,想要去追那抹瘦弱的身影,却因为久站腿麻,差点儿把自己摔着。

  “阿婆。”

  当安家真遇上事,作为长房长孙的安云哲,总能够最大化地发挥自己的作用:“你跟瑶瑶先进医馆,我去追云霞。”

  也没什么其他的办法。

  安老太太点点头。

  在安大郎和杜嘉佳的搀扶下,她牵着安云瑶的小肉手先进医馆避雨。

  风也很大。

  安云哲险些几次抓不住伞柄,先前的小雨滴,随着时间,倒是成了倾盆大雨。

  “安云霞。”安云哲吼道:“安云霞!你给我站住!”

  “是你!还有该死的安云瑶!”安云霞腥红着双眼,她恶狠狠地用蛮力,把雨伞摔在地上,“我阿娘就该一把火,将整个安家烧干净!!!”

  她恨旧礼,恨祖宗害了苏柔。

  也恨阿爹没用,在安家没有实权。

  可安云霞最恨的还是安云瑶,若不是她的出生,阿娘怎么会走到现在的地步。

  “你别不知好歹!”安云哲被雨水淋湿了衣裳,他弯下腰捡起地上的雨伞,若不是为了老太太,他才不稀罕跑过来追安云霞呢。

  “安云霞,从小要不是阿婆护着你,你哪里有今天这样的生活?”

  说起老太太,安云瑶还未出生的时候,她曾经告诉安云霞:与人相处不要争,最好的方式,是比对方过得幸福。

  苏柔虽然千万个不好,但对于安云霞来说她是她的阿娘。

  “你跟我回去!”安云哲拉扯着安云霞,“别学你那水性杨花的母亲,没半点感恩之心!”

  “我不回去!”那个地方,热闹都属于安云瑶的,和她有什么关系。

  茶花镇的房屋,地势比较低,因为还没有铺柏油马路,所以很容易聚集雨水。

  而现在,医馆门口的水深,已经可以没过成年男子的小腿。

  苏柔被带走以后,安家人形成一种说不出的奇怪氛围。

  阿嚏。

  安云瑶揉了揉自己发红的鼻尖,如果自己感觉没有错,应当是有人在背后骂她。

  “瑶瑶感冒了?”杜嘉佳关心道。

  刚刚血压高的安老爷子听后,头都不晕了,直接对着大儿子说:“大郎!你还杵在那里做什么?赶快抓些治感冒药的,给瑶瑶泡上!”

  “你慌张什么?不懂医,乱医!”安老太太斥责安老爷子道,“我看你才应该多吃点药!这样也不用乱说话!”

  安云瑶瞧着为自己忙前忙后的家人,心里说不出的感动。

  而安大郎这边,更是紧张得不得了,情急之下,居然对着一直沉默的安二郎说:“老二。也怨不得大哥说你,你说好端端的医馆,被你弄成什么样子?害得我家瑶瑶都感冒了!”

  本来沉默的安二郎,听到一家人的谬论,如炸毛的狮子:“感冒也能跟医馆扯上关系?大哥哥说得这话,好生没有道理!”

  “……”

  安大郎本来就没有念过几年的书。

  现在,安二郎又给他玩文字游戏,本来占据上风的他,如泄了气的皮球。

  “阿爹。”安云瑶咬着唇,解围道:“我没事的。只是刚刚,过于震惊于二婶被奇怪的人带走,到现在才缓过来。”

  她是拿捏了安二郎的短处。

  果不其然,听到安云瑶说苏柔,安二郎的心情,又开始变得乱糟糟的。

  “小姑娘家家,不要乱嚼舌根!”安二郎立刻训斥。

  安云瑶刚想说几句什么,安老太太则是端着姜汤走过来,痛批安二郎:“瑶瑶说你两句,你大哥说你两句,你怎么还委屈上了?”

  老太太开口的时候,全家往往是保持着缄默。

  安二郎面色铁青,后来索性冒着雨,离开医馆。

  “母亲。”安大郎瞧这远去的背影,“就这样由着二弟这样?”

  “你若是觉得不合适,你也跟着出去,冷静冷静?”

  “这倒不必。”安大郎讪讪地笑笑。

  最近太多事情积压在一起,老太太头也有些疼。

  “唉!淋死我了!”未见安云哲,倒是先听见他的声音。

  男孩子在安家,属于穷养。

  所以老太太并不在意——此时的安云哲,已经淋成了落汤|鸡。

  安老太太担心着安云霞,开口第一句话:“你不是说去追人了?结果人去哪儿了?!”

  “云霞被二叔带走了。”安云哲清了清嗓子回应。

  这么多年,安云哲在安家的地位低下,他倒也习惯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