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八零福妃升职记

第20章 阿娘说能吃是福

八零福妃升职记 郁从文 2074 2019-07-11 21:00:03

  画面似乎被静止。

  大家都彼此忙碌着其他的事情,仿佛安云哲并没有问过问题。

  安云瑶怕安云哲尴尬,找来一块毛巾,“哥哥。你快擦擦吧。免得待会儿着凉。”

  “嗯。”接过毛巾的安云哲,趁着大家(其实根本没人)都没注意,自己因为安云瑶的关心,哭了。

  当然,他是哥哥,这些都不能让瑶瑶看到。

  “云哲。”自己蒙着脸老半天,才听到安大郎叫唤。

  原本以为,阿爹会关心问候自己——在外面淋了雨之后,应当好好休息。

  可过去这么多年,他还是学不会放弃期待。

  “马上就正午了,你准备准备去做午饭。”安大郎嘱咐道。

  “嗯。”

  安云哲与刚刚回答安云瑶的语气,明显失落了许多,不过他依旧按照安大郎的要求做。

  吃饭时,大家并没有提起早晨那些不愉快的事情。

  “瑶瑶。吃这个。哥哥新学的麻辣豆腐,尝尝看,味道怎么样?”安云哲满脸期待。

  不过那块滴着辣椒油豆腐,被安老太太直接用筷子打掉,不幸地在饭桌上滚了一圈,最后悲哀地落在了地上。

  “阿婆!”安云哲不明白,自己又做错了什么,“您这是在干啥?那是我给瑶瑶的心意。”还有精心雕刻的笑脸果盘。

  “你妹妹感冒了。”杜嘉佳不等婆母说,便好意提醒自己的儿子道,“刚喝完姜汤,暖过身子,不能吃过于辛辣的食物。”

  安云哲懊恼地整个盘子端起来,“我马上倒掉,重新做清淡些的。”

  “等等。”安老爷子好辣,正吃着起劲,麻婆豆腐突然被撤,心里头不愉快:“臭小子!你什么时候养成——这么铺张浪费的习惯?!”

  “就是。”安大郎随安老爷子,他跟在后面附和:“老话说的好,吃的不如洒得疼。你想跟瑶瑶单独做份清淡的,何必要把这盘撤走?”

  安云哲原本是想在安云瑶面前,卖弄一下自己,反而聪明反被聪明,闹出这么大的乌龙。

  他自觉地退到厨房,很快熬了锅白米粥,盛出来端给安云瑶时,手上被烫了个泡,却仍然笑嘻嘻地说:“瑶瑶。小心烫。”

  安云瑶点头,刚想要接过碗,却被安云哲给拿了回去。

  “等会儿哥哥给呼呼后,就没那么热了呢。”虽然话是这样,但是安云哲仍然不放心。

  细心的安云瑶发现安云哲手上的泡,她珉珉唇:“大哥。你的手……”

  “男人本来就是皮糙肉厚的,没什么。”在安大郎看来,安云哲手上的泡处于正常现象,并没有资格用去获取自己女儿的关心。

  安老爷子也跟着热闹:“是啊。瑶瑶,你哥他真的一点事都没有。”

  安云哲欲哭无泪。

  能吃是福。

  这顿饭,安云瑶也吃得很撑。

  看来减肥之路,真的是路漫漫其修远兮哈。

  安宅想重新翻修,怕是最快,前后也得用两三年的时间。

  不过,安二郎从出了苏柔的事情后,就像是凭空消失了。

  现在医馆的无人,安大郎偏偏又是个外行,所以所有担子,都交于老太太。

  而安老爷子,作为茶花镇远近闻名的摆渡手,习得水性,也练就全身的好本领,则经常去渡口,帮助镇子需要到川四办事的人。

  来往的也不乏位高权重的。

  前段时间,听南湖省的领导的意思,还有意向他们茶花镇投标,想要给古镇注入商业化的东西。

  以前瑶瑶还小,老爷子不太放心。现在她稍微大些,家里面的人比较忙,他便也带着安云瑶去渡口。

  入了秋,茶花镇属于华国以南,所以远不如北方那般,提早就夹了衬衫以防严寒。

  安云瑶还穿着夏天的衣裳,像个小尾巴样,跟在安老爷子的后面。

  “老爷子,今天又带着瑶瑶去渡口啊?”

  路上遇见捕鱼过来的王会计,乐呵呵地向爷孙俩打招呼。

  “是咧。”安老爷子眉飞色舞,“今们不出工。我打算带着瑶瑶到安洪那边,去吃盐菜豆腐鱼!”

  王会计闻后,两眼瞪得滚圆,心里琢磨着这安云瑶在他们南湖省吃成这样就算了,还要跑去隔壁川四省吃,这不是跨省,给他们茶花镇的丢人么!!!

  这些心里话,自然不能对着镇上德高望重安家说,也只好摆出笑脸,“瑶瑶。你阿公真疼惜你!虽说咱们镇子与安洪只有一水之隔,可划着船专门跑去川四省吃饭的,安家绝对是独一份!”

  安云瑶听出王会计的阴阳怪气,表面上听不出什么,但其实是在拐着弯说他们别丢人哩。

  她并没有直接跟人家急着理论,而是眼睛眯成线,笑呵呵地道:“我阿娘说过,能吃是福呢。”

  伸手不打笑脸人嘛。

  王会计拿鱼篓的手,微微有些尴尬。

  “老爷子。前阵子三娃他娘从东广省进来些茶苗——”想到前阵子刚下完雨,正是种茶叶的好季节,王会计给自己了个台阶:“我不多聊,要赶去种了。”

  “嗯。”安老爷子语气淡淡的。

  他平日最忌讳别人说他家小孙女胖,拐着弯说也不行!

  所以老爷子并没给王会计好脸色,反而趋炎附势的王会计,还谄媚地说:“那老爷子,你们今早去,也好赶在晚上回来。”

  “哦。最近天气时常下有雨,你也小心!茶道那段路,可并不好走。”

  王会计虽被老爷子的话噎死,脸臭得跟吃了坨翔,可又不敢反驳什么。

  安家牛气什么!

  要追溯当年那段历史,那安远侯平反,后面被追封为国丈又怎么样!

  所以有时候,许多事情说不得。

  老爷子对王会计是落嘴说今天下雨,结果他跟安云瑶在洪安吃完鱼后,天还当真就落了雨。

  蓑衣也遮不住。

  “瑶瑶。”老爷子瞧着这灰沉沉的天气,“怕就怕咱们今晚,得留在川四省过夜咯。”

  安洪古镇与他们茶花古镇,有许多相似的地方。

  安云瑶头次来,所有的景物,在她眼中,都很新鲜。

  “阿公。”她宽慰着安老爷子:“没事的。您要是担心阿婆回去后说您,瑶瑶可以给您做担保!”

  “哎呦。我的乖孙女哟。”太懂祖父的心思喽。

  安老爷子刮了下安云瑶的小巧的鼻子。

  这雨来得倒是很急。

  司徒政放学后,无意碰见安云哲在敲柳春芳家里的门,嘴里还说着:“柳阿姨。我家阿公今早带着瑶瑶去安洪吃鱼,倒现在还没回来。能不能,借你家的船一用?我好去接他们!”

郁从文

谢谢AK阿凯的打赏~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