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八零福妃升职记

第21章 危机(修)

八零福妃升职记 郁从文 2117 2019-07-12 21:00:49

  柳春芳素日与杜嘉佳交好。

  这次,她能够很快地从离婚的阴影里走出,与杜嘉佳的帮助,分不开关系。

  “小哲。”柳春芳从庭屋取出伞,诧异:“怎么就你一个人?”

  “阿爹和阿娘被雨困在厂子。”安云哲用手背擦了擦自己额头上的汗水,“阿婆年纪大,腿脚不便,能去接瑶瑶和阿公的,就只剩下我。”

  柳春芳体恤着安云哲的懂事。

  她道:“你要不,还是去镇上找找王会计?他平日理也多少管事,你跟着他,我也放心。”

  “不了。”

  安云哲脑海里闪现出王会计那谄媚的脸,摇了摇头:“这一带水域,茶花镇哪有人比得上我熟?”

  柳春芳以前也曾听杜嘉佳说过,安云哲的水性随安老爷子,冬泳个几千米,不再话下。

  “那你路上注意安全。”

  柳春芳把伞和钥匙递给安云哲,本想跟着安云哲一起去渡口,可家里面正熬着米粥,没人看着不行。

  “嗯。”

  安云哲走得急,总觉得多耽误一秒,瑶瑶就会多受苦些。

  明明是正午,天依旧灰蒙蒙。

  风在咆哮,雨在低喃,司徒政跟在安云哲的后面。

  直到到了渡口,安云哲刚用钥匙打开栓着的铁链,奈何风太大,船刚解开铁链子,就被风走。

  “靠!”安云哲也顾不得伞被吹成了什么样子,他低声咒骂,顺着风,追船去了。

  这期间碰上,一道像疾风样的影子,从身边闪过。

  且不说船丢了之后的结果,单说柳春芳以后还指望着这条船收入,只这一条,安云哲就没理由放任不管。

  当司徒政将船来过来,安云哲才辨清刚刚的影子。

  “你怎么会过来?”安云哲颇为惊讶。

  自从老宅子被烧以后,安家便搬到医馆附近去住,现在离司徒家隔着三条街,没有特殊的事,也不会去登门造访。

  所以,安云哲许久不曾见过司徒政。

  “刚刚你与柳阿姨说的话,我都听到了。”司徒政道,“眼下这场雨,来得猛烈。路上多一个人,多一份安全。”

  念在船是司徒政找来的,安云哲对于他的请求,也不好拒绝,只好顺从他的意思。

  只是哪里知道,司徒政其实是个拖油瓶。

  先前在覃朝作为九王爷,司徒政微服私访时,能走陆路,绝不走水路。

  刚上船,司徒政喉咙就开始涌出排山倒海,安云哲边撑着蓬蒿,对司徒政说:“你要不要这么夸张?明知道自己晕船,还跟着过来,这不是明显在拉后腿吗?”

  “我担心瑶儿。”

  旧时她最喜这雨,今日见了定欢喜万分,定会玩得忘乎所已。

  川四省最近不太平。

  司徒政在电视里听说过,最近人|贩|子比较猖獗,他们基本上是从川四、南云一带贩|卖妇女和儿童。

  瑶儿现在虽肉乎乎的,可也不影响价格,还更有可能被|卖出更高的价格。

  司徒政收起这些奇怪的想象,等他吐的差不多了,安云哲也把船划到了安洪。

  心里面不明白,他安云哲究竟是为了什么,让司徒政这位大爷上船?

  明明说好的帮忙呢O-O

  问过店家后,司徒政猜得并没有错,安云瑶第一次来到安洪,果不其然地跟着老爷子去采光。

  雨依旧在下。

  安云哲揉了揉鼻子,对司徒政说:“你还好吗?”

  “我能有什么事。”司徒政故作轻松,仿佛刚刚在船上,吐得死去活来的,并非是他。

  眼下最要紧的,还是找到老爷子与瑶瑶。

  安洪古镇同他们茶花古镇,都有一脚跨三省的说法。

  刚巧的是,店里的广播正上放着:XX地区,于昨日又走丢了一位女童,请各家各户有孩子的同志们多加提防。

  老街的青石板路面较滑,安云哲因为心急,摔了几脚。

  司徒政将他拉起,并提议要分开行动,这样天黑前,他们还能赶回去。

  “那到时候,渡口集合。”安云哲认可了司徒政的建议。

  因为下雨的原因,古镇又缠绕着雾气,故而显得格外阴沉。

  爷孙俩裹着蓑衣,正美滋滋地走在石板路上瞎逛。

  以安云瑶现在的体型,丢在人群里挺扎眼。

  “可惜这雨下得早,不然的话,阿公回去还能给你做糖饼吃。”安老爷子唏嘘道。

  尽管安云瑶还穿着小蓑衣,老爷子还给她遮着大部分,可害冷的安云瑶,手脚依然冰凉。

  “阿公。我们今天吃了好多鱼——”安云瑶的小肉手拍拍自己圆滚滚的小肚子,“糖饼的话,等瑶瑶学会,以后做给阿公吃。”

  安老爷子听后,心里乐开了花,这小孙女真是没有白疼,长大了呢。

  “瑶瑶。”安老爷子弯下腰,用白胡子,蹭了蹭安云瑶的小胖脸,“你真是爷爷的小棉袄。”

  正说着,忽然间,眼前一片漆黑,什么也不知道了。

  当安云瑶再次睁开眼睛,自己应该是在麻袋里,然后听到外面的人说:“大哥。你确定,这头小肥猪能卖出去?”

  “最近人们的防范意识越来越加强了,找不到货源,我也很绝望啊。”

  “......那也不能退而求次,到这种程度吧......”

  据在覃朝的经验,安云瑶断定自己应该是被绑|架了。

  不过,这些绑|匪也够没素质的。

  干嘛说小肥猪啊,她是凭本事胖的,又没吃他们家大米!

  “联系买家了么?”

  “下雨天,信号不好,电话也就没转接过去。”

  说安云瑶是小肥猪的那个讨厌男应着:“不过大哥。咱们也算是因祸得福,对方为他瞎眼的儿子选童养媳,条件上只要是个女的就行,没那么多讲究。”

  安云瑶屏住呼吸,她十分清楚自己的处境,从南湖省到东山省,几千公里的距离,要是真进了狼窝,那好容易穿越的人生,可就全完了。

  “还有个老的,你打算怎么处理?”

  啪嗒。

  听力极佳的安云瑶,听得出麻袋外是有人在点打火机。

  不过会儿,鼻腔就呛进烟气,即便很难适应这个味道,不过为了大局,安云瑶没有轻举妄动。

  “还能怎么办啦。”讨厌男的声音阴森,“当然是看看,器|官有没有完整的,一起卖掉咯。”

  安云瑶感受到一双颤抖着的手,正在拉着自己的蓑衣。

  老爷子已经做了决定,就算是豁出去自己的命,也不会让孙女受到伤害。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