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和大佬分手之后

002 就是养条狗也有感情了

和大佬分手之后 向来温柔 2198 2019-06-16 18:25:32

  乔早月身为谢勉的助理兼经纪人,不仅要管他,竟然沦落到连小粉丝都要管,倒真成了做牛做马还不够的地步。

  用手圈着毛绒玩具蹭着衣服下巴挪开了下,露出腰肢一截细腻的皮肤,这才看到小粉丝的脸,已经红涨成一团,她撅着嘴,一脸快要哭出来的模样。

  “怎么了?”

  谢勉眼里含着温和的笑走过来,礼貌接过乔早月手上的礼物袋,歪头看着小粉丝哭丧的脸,身后一阵尖叫声传出来,“啊,哥哥好温柔!”

  “是啊是啊,早月姐好幸福啊,可以做哥哥的经纪人,娱乐圈里就属哥哥最好相处了吧!”

  那句“最好相处”传到早月耳朵里。

  她嘴角抽了抽,恨不得把另外一包礼物扔到谢勉头上。

  “嗯?”谢勉低垂着下巴,降低了高度。

  小粉丝紧张的气息开始不均匀,还是结结巴巴说出来,“那个...那个人说我撞了他让我赔他的手机……可是我……”

  “这样啊……”

  谢勉拖着尾音,抿着唇慢慢移动目光看向乔早月。

  她一愣,挤眉弄眼的,“……看我干嘛?”

  谢勉抬抬下巴。

  “赔的钱你出?”这话不敢在这么多粉丝面前说,不然他们又要攻击她压榨艺人,只是搓搓手指,谢勉就该知道意思。

  他挑挑眉,轻声道:“上次你在云城买的……”

  “我去!”

  “真是善解人意啊姐,那我先去车上等你,一会儿见。”

  _

  抱着个毛绒兔子就往粉丝群外走,乔早月走的越近心思越忐忑,撞坏人手机的小粉丝跟在后头,帮她拿了另一袋礼物。

  许原生背对着人群,碎掉的手机在指间打转。

  肩膀宽阔,帽衫耸拉着,没什么条理,后脑勺的头发被帽子压的扁下来,两只手垂在栏杆上。

  恍惚着看了一眼,冲着他的背影叫了声:“喂,这位先生。”

  “早月姐,那个男人好凶的……”小粉丝贴在她耳边说了一句。

  闻声,何教练和许原生同时回头。

  许原生带着帽子,又只侧回半边脸,眼睛被遮挡住。

  乔早月双颊被热气一层酡红,她轻轻扬眉,从毛绒兔子后稍稍挪出半张脸,语气和善:“请问你需要多少钱?”

  许原生侧对着她,肩膀抬起一个弧度,手肘架在栏杆上,忽然一侧眸,和乔早月的目光在空气里寂寂相对。下巴的线条忽然收紧,指尖的动作戛然而止。

  乔早月后脚跟抖了一下,呼吸虚着,手臂不动声色地收紧了些。

  场面在两人眼底定格住。

  “这个手机就八千块。”何教练见许原生没吭声,替他答了一句,没记错的话是这个数。

  随着何教练开口,乔早月淡淡的将眼神移开,与她而言现在站在面前的只是个陌生人,咽了咽嗓子,袖子被拽住。

  小粉丝看着她脸色一紧。

  她一下子哪有这么多钱,眼泪挤弄就要掉下来。

  乔早月往许原生手里打量了眼,他的手还是很好看,随意的垂在栏杆下,指甲泛白,指腹刚好触在那块碎掉的中心点。

  她拧着眉,勉强控制住自己的情绪,冷静又疏离的和对方谈条件,态度却没那么硬气了,“这个……修一修应该还能用吧?”

  八千块可不是小钱,她还没那么大方,说出就出,谢勉那条狗也是永远不会认账的,这事做成了,他还能落个体贴粉丝爱护粉丝的好名声,自己却是得不偿失。

  怎么算都不划算。

  “这个……”何教练贴到许原生耳边,“生哥,一个手机而已没必要这么为难人家小姑娘吧?”

  言下之意,他还能缺一个手机的钱。

  本来是没必要的。

  许原生盯着她的眼睛,“你是她什么人,监护人?她妈还是她姑姑,说出来我考虑考虑你的提议。”

  他语气懒洋洋的,但从来都不是什么善茬,她也知道。

  这句话更是印证了自己的猜想,在这种地方遇见,不知道是倒了什么霉。

  早月捏紧了拳头,赔着笑脸忍气吞声下来,“这位小妹妹是我的朋友,她没有钱赔你,我先替她赔。”

  “哦,”许原生拉长音调,咬文嚼字地说,“可惜我不缺钱,我就是心疼我的宝贝手机,用了三年了就是养条狗也有感情了。现在我的狗被你的小妹妹弄死了,钱可买不回来我狗宝贝的命。”

  他故意把三年这个数说的很重。

  心下有点堵,乔早月面无表情看过去,“你到底想怎么样?”

  “陪我去买条新的狗。”

  说完,许原生偏侧下头在何教练耳边说了什么。何教练会过意点点头,拿出自己的手机朝乔早月走过来。

  翻开手机页面,说:“小姐,你留一下你的电话。”

  “为什么?”乔早月眯着眼,脸上都写着不情愿,又瞧瞧许原生的背影。

  男人的手垂在口袋里,正面转过来时,唇角勾着,似笑非笑的。

  “明天买手机的时候,我会打给你。”

  -

  谢勉坐在车里,捧着手机玩游戏,刚到打团的时候,车门猛地被拉开,倾泻进一道刺眼的阳光。

  身旁有人坐下,胸腔起伏剧烈。

  乔早月缓了口气,勉强自己平静下来,扭头看谢勉,游戏打的火热,咧着嘴在笑。

  她越看越觉得生气。

  察觉到嫌弃的目光,谢勉抽出空用余光扫了扫,不满道:“怎么了这是?赔了很多钱?”

  “没有赔钱。”早月把脸侧过去,懒得多看谢勉一眼。

  要不是他,也不会在这种尴尬的情况下和那个人见面,再和他多说一句,恐怕杀人的心都有了。

  “啊?”谢勉刚放下手机凑过去,“你用美色抵债了?”

  他不知死活的把手搭上来,拍了拍她的肩。

  早月忽然回头,目光凝在谢勉的手上,“再不拿开,你死了。”

  他一愣,保持着手臂垂直的姿势悄悄往边上坐了坐,拉开距离。

  得了安静,乔早月将额头抵在窗户上,刚眯了眯眼强迫自己去睡觉,就看到从机场大厅里走出来的男人。

  他还低着脑袋,六月的天气穿着厚重的帽衫,半张脸都被盖在帽子下面,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什么大腕。

  中年男人拖着两个箱子艰难的跟在后面,许原生双手揣在裤兜里,头都没抬一下。

  透着车窗看他,乔早月想到离开前,他站在身后。说话时将尾音拖的很长,有些刻意的提醒,“必须是乔小姐亲自来,不然我不认。”

  早月闭上眼,满脑子只剩下他最后这句话。像根羽毛似的,不停的扫在她心尖上,扰的她烦躁,又有让她忽视不掉的淡淡酸涩。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