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和大佬分手之后

004 我只有一个哥哥

和大佬分手之后 向来温柔 2196 2019-06-28 15:34:07

  一周都没有回来。

  遮光窗帘敞开着,早月随手将东西放在玄关的柜子上,肩膀都跟着轻松不少,换鞋时随便望到窗外,微淡的零散星光钻到眼底。

  她洗漱完坐在客厅复习这学期的课程,过些天就要考试,工作又忙,这些挤出来的时间堪称宝贵。

  电脑开机的音效响起。

  同一秒,早月听到被自己扔在沙发缝隙里的手机铃响了响,她慢悠悠的耽搁了会儿才把电话接起来。

  电话里温和轻柔的嗓音细声问了句:“还在加班吗?”

  早月点开文件放在电脑屏幕上,亮起的白色荧光散镀在她清冷的脸颊轮廓上。

  她抬了抬鼻梁上的眼镜,“没在加班,是家里有什么事情吗?”

  这个样子和外面亲和良善的乔早月不一样,她骨子本真的冷漠不加掩盖的飘出来。

  “没什么事,这不是一周都没给你打电话了……

  早月没吭声,将手机举在耳边,心思刚回到了课业资料上。

  静默半秒,那端才重新换了谨慎的询问口气,“还有就是……想问问你知不知道原生退役的事……

  一字一顿,仿佛故意这么说给她听,早月眼神还紧紧陷在电脑屏幕上,那些文字却一列列变得模糊扭曲起来。

  “早月?”

  眨了眨眼睛,早月在喉间酝酿了一番话,掺杂着无奈,“妈,这些年你给我打电话都要问上他一句,我很早之前就说过了,我没有再跟他联系了,如果你关心的是他就直接联系他,我要忙了。”

  指甲盖擦过脸颊,还没摸到挂断键。

  话筒里的声音仿佛是抢着时间说出来,“你这孩子怎么倔成这样,那几年跟在人家后面一口一个哥哥叫的比亲哥哥还亲……”

  一句轻描淡写的话将早月心上的旧疾撕开,冷风呼呼的吹着快要结痂的伤口。

  她声色虚弱下来,显得有气无力却是以退为进。

  “我只有一个哥哥,姓乔。”

  耳畔没了苦口婆心的劝导,电话被挂掉,忙音往鼓膜上撞,撞的她心绪不宁。

  电脑上又忽然探出个新闻窗口。

  几个加粗的标题呈在正中央——唐权车队许原生公开退役消息。

  早月看到上面,想忽视都难,嘴上说了不关心,手指上却不听使唤的点开采访的视频。

  视频里许原生被摄像机和话筒围困,炽热的阳光斑驳在他脸颊上,光钻到瞳底使他不得不微眯起眼睛,记者们的提问几乎都带着质疑,他的表情却依旧漠然。

  沉默着听了会儿,许原生伸出手腕抬起又弯下,摄像机和话筒一块凑近,可以看到他因为高温被晒红的耳廓和年轻面孔在金色光线下的熠熠生辉,他字音清晰,“今天是我比赛的最后一场,我决定退役。”

  早月坐在地毯上,细碎的绒毛摩挲在皮肤上,空调的温度开的有些低,身体被裹挟在凉气中。

  -

  天亮起来,晨曦薄弱。

  许秋遛狗回来,刚出电梯就看到着急忙慌跑出来的早月。

  见她是要出门,笑着打了声招呼,“今天比平常晚了半个小时啊。”

  算算时间的确是晚了,平常早月上班的时间和她出门遛狗的时间差不多。

  “嗯,今天醒的有点晚了。”早月急匆匆地应了声。

  昨晚看完许原生的视频发了好久的呆才恍惚着捡起课业复习,一直忙到凌晨两三点钟,不出意外的睡过了头。

  和许秋打完招呼她便赶着往电梯里跑。

  许秋望着早月的背影犹豫了下,迟疑着问:“要不要让我侄子去送你……他开车挺快的……”

  说后半句时人已经进了电梯,声音也被隔绝在外。

  看着电梯数字下降,她尴尬地摸摸下巴,兀自抿开嘴笑了笑。

  家里多了个人还是有些不一样的,尤其是许原生这样脾气臭作息不规律的人。

  许秋遛狗回来。

  才刚开门就看到厨房里许原生倒了杯酒端出来搁在吧台上,手肘撑在台面上仰着脸在看手机,听到狗狗叫唤了两声,随口关心了句:“你每天起这么早身体受得了吗?”

  一大早就听到这种戳心窝的话。

  许秋脚尖刚伸进拖鞋,顿了顿,声音都有些咬牙切齿的澄清,“你姑姑我才四十多岁,身体好着呢,不像某些人快三十了大清早起来喝酒,也不怕闪了腰。”

  酒精熏在嗓子里,许原生也不恼,反而端着那副悠然自得的样子,轻飘飘看过去一眼,“你刚才在外面跟谁说话呢?”

  “隔壁住的小姑娘,好像起晚了看着要迟到,”许秋半蹲下来将狗狗脖子上的挂绳解下来,随即放慢了动作扭头去看许原生,语气微妙,“本来还想让你去送送人家的……”

  许原生冷眯着眼,嗅出她话里话外那层意思。

  “你刚才看我的眼神好像旺财看到狗骨头一样,恨不得快点把我吃了。”

  他又倒了杯酒,神态散漫的从吧台走出来。

  狗狗从许原生脚边跑蹿到上沙发上,焉着脑袋,爬在角落,样子乖巧。

  “我说过了它不叫旺财,倒是你自己注意点,老大不小的人了我不催你爸也要催。”

  许原生弯下眉眼,似笑非笑说:“唉,催我之前他应该会先催你。”

  气的胸口一窒,许秋强装镇定,低声咒骂:“看你就是个天煞孤星的命。”

  许原生没回应,面无表情地晃晃杯子仰起脸,一杯酒便又空了。

  杯子重重放下,他的笑容有些恶劣,望着许秋的狗,故意将语调咬的轻慢:“这狗看着挺乖,改天拿来当下酒菜。”

  “你敢拿它当下酒菜我就敢拿你当下酒菜。”

  他把许秋的警告当成耳旁风。

  只喝了两杯就睡到了下午,醒来时天还没黑,夕阳落到一半。

  许原生这才想到今天最重要的事忘了办,找出昨天记在何教练手机上的那串号码打了出去。

  正琢磨着用什么语气和早月说话,电话打出去才响了一声就被立刻挂断,他挂在嘴角的笑也随之垮了下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