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和大佬分手之后

008 车队做不下去就解散

和大佬分手之后 向来温柔 1287 2019-07-02 23:13:08

  何教练电话打出去不过十分钟,许原生就赶到了车队。

  赛场上两辆组装车摩擦了下,在弯道上分别漂移出交织的车辙痕迹拖出几米远的距离。

  扭打的身影被拉开,两个挂了彩的人正在室内场馆坐着。

  许原生回过头看向早月,“你到里面坐一下,等会我就带你去拿东西。”

  她没吭声,轻轻点头。

  刚从车子里出来就闻到赛道上的机油味道,淡淡的散着。

  早月跟在许原生身后。

  场馆里停着几辆赛车,维修工具整齐堆放在一旁,装潢变了很多,甚至是翻新了一遍,墙壁替换成了黑灰色的冷调,左右的灯点的白光映耀在每辆车身上。

  夜幕拉下来,车队留下的训练的队员本来就不多,出了这种事,何教练只好喊许原生来处理。

  早月避开场馆内三个人的视线,绕到另一边过去找了个不近不远的位置坐下。

  刚坐下,便听到许原生问:“谁动的手?”

  他甩了甩手指,歪着脑袋眯眼看椅子上两个人,横着眉的模样透着凶残。

  何教练正要上前解释,无意瞥到不远处女人模糊的身影,意识到这是打搅了人家的约会。

  他抹了把脑袋上的汗,“肖熠非要和余燃比赛,车擦了下……就打起来了……”

  余燃都是唐权的老队员了,肖熠进队不过才两年时间,一直跟着许原生,这一次也是因为听到A组的人在背后指责许原生退役才动了气。

  余燃是A组的队长,自然做了出头鸟,一来二去就要比车,出了事又相互推脱,都是心高气傲的人两句说不对就打了起来。

  前因后果还没了解清楚,许原生点点头,看向肖熠嘴角上的淤青。

  他朝他勾勾手指,“来,过来。”

  “生哥不是……”肖熠怕了,他结结巴巴地说:“是他们说你退役是打算解散车队我才……”

  那几个字说的清晰缓慢,音调虽然不大,却足以早月听到。

  她眼下的光影颤了颤,微微探出视线擦过许原生的背影,又撞进余燃茫然的眼神里。

  他也看到了早月,诧异消除才缓慢反应过来。

  从椅子上站起来,余燃摸了摸后颈的皮肤,质问道:“既然今天咱们生哥露面了,那就顺说说解散车队的事,也算个大家一个交代。”

  “交代?”

  许原生语气飘忽,却透着危险。

  早月在一边,肩膀被冷气吹着,泛起潮意,知道许原生退役的事,却没想过他会想要解散车队。

  何教练拉住余燃,还是阻止不了他挑衅出声,“以前迟阳哥还在,有人给你收拾烂摊子,他才走了几年,车队在你手上一天不如一天,做不下去了就要解散,你当玩儿呢!难给不应该给我们一个交代吗?”

  这话是说给许原生听的,余燃的眼神却一点点挪到早月脸上。

  许原生循着他的眸光扭头看去,早月似乎有所觉察,提前撇过脸,装作什么都没听到的样子。

  碍于早月还在,他将语气放的很淡:“除了你谁还想要交代?这两天就你叭叭叭的给我打电话要交代,我可没看见别人了,这是我的车队,你出声前也先掂量掂量自己配吗?”

  他本来就不好惹,是碰不得的洪水猛兽,三言两语把余燃骂的一愣。

  话音落下去,场馆里只静了两秒。

  “也不用等到我解散车队,你明天……哦不是……”许原生微笑着看他,“现在就可以滚了。”

  谁也没想到他会做的怎么绝。

  余燃怎么着也是队里的老人,唐权成立初他就加入了,这个时候被出赶车队不就成了笑柄,想到这,他的面子上就挂不住了。

  不想再多看许原生的笑,眸光便掠到一旁。

  空气滞凝中,余燃忽然拔高音量:“早月,你刚才也听到了吧,许原生说车队是他的,你没意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