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和大佬分手之后

009 睡觉的时候还挺老实

和大佬分手之后 向来温柔 1221 2019-07-03 23:00:00

  早月的脊椎骨有些僵硬,偶遇旧人的喜悦都没来得及品味,恶寒就先蔓了上来。

  她手悄然放到椅子上。

  “车队是不是他的我不知道,总之不会是我的,你也不用来问我的意见。”

  她比许原生还要有攻击性。

  说完这话早月才看过去,眼里冷冷清清的一片。

  她站起身,手从铁质椅子的扶手上拿开,冰凉感陡然消弭。

  何教练认出她来,许原生亲自开口留电话的女人。

  余燃被怼的哽住,早月也不想和他计较,掠过几张脸,最后停在许原生身上,“今天不合适,我还是改天再来拿我哥哥的东西好了。”

  “没什么不合适,都处理完了。”

  许原生和她说话时有些自带的温柔和坚定,冷眼又瞧回余燃,“你快滚吧。”

  一眼也不多看他们。

  他快步过去牵过早月的手,对面就是通往休息区的走廊。

  走廊里的灯还关着,许原生腾出手摸索到墙上的开关,几盏明亮的壁灯散出清晰的光。

  墙上挂着的照片都用相框裱了起来。

  很久之前,唐权的队服还是红色的,鲜活张扬,这两年改成了黑白,惨淡也空乏。

  场馆里几个人相继离开,早月才松了一口气。

  她喉间发酸,却将笑容挂在眼角,“我刚才没给你添乱吧?”

  站在照片前。

  许原生被早月的声音唤醒,他险些又追溯回了两年前的辉煌光景里,佯装了散漫,“你这是跟我邀功呢,你把余燃那家伙气的可不轻,帮我出气?”

  见他依旧坦然,早月撇撇眉,没否认。

  思绪回到照片里。

  两个男人站在赛车前合影,都穿着红色的赛车服,唐权两个字绣在肩头,那是车队最开始的初衷,他们的眉眼朝气,仔细看去还有些相似的温和。

  早月把手指放上去,沿着男人的脸廓描绘下来。

  乔迟阳只活到二十六岁,是国内数一数二的车手,事业刚站到别人攀不到的峰顶,却在同样的年纪从峰顶跌了下来。

  许原生陪着早月站在照片前,“当年余燃都是他亲自带出来的。”

  “我知道余燃哥,他争强好胜,哥哥说他太浮躁。”

  “余燃哥?”

  别的他都没在意听,把这个称呼单拎出来怎么都觉得怪。

  早月侧眸看他,温吞道:“有什么不对?”

  和许原生对视,他饶有兴致的看着她,体会她言语的轻软,好久不说话只静静点头。

  -

  唐权创办初期,队里只有许原生和乔迟阳两个人,随着队里纳新,人越来越多,要忙的事情也就不止是练车一件事,乔迟阳细心,性子温和,一周内会抽出一天时间来给新车手们上课。

  许原生常常对他的行为嗤之以鼻,觉得是多余,这个时间里他也不去练车,常常就是躺在长椅上午睡。

  早月也能逃了下午的课,穿着校服背着几本书就往车队跑,蹑手蹑脚溜进来也没人会拦她。

  入眼就望到走廊长椅上躺着的人,许原生翘着腿,双手交叉叠放在长椅扶手上,后脑放在掌心里,睡姿倒是规规矩矩的。

  隔壁的房间里乔迟阳上课的声音不急不缓的。

  早月走到许原生身边,弯下腰,黑色的直发从耳后垂下来扫到他的眼皮上。

  “睡觉的时候倒是挺老实的。”早月含着笑,伸出手指头想要触碰他的眉心。

  指尖和眉毛间不剩了距离,许原生颤了下睫毛。

  他没睡着,飘过去的惺忪也只是因为午后太安逸,眼睑下有发尾飘过去,洗发水的香甜腻腻的。

  早月没想到他会突然醒来,眼神无辜,拨了拨头发,先发制人问,“许原生,你怎么装睡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