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和大佬分手之后

040 一直怕我拱了他家的白菜

和大佬分手之后 向来温柔 2007 2019-07-29 19:45:17

  寂静的街道须臾间被拉的很长。

  许原生凝着一双黑白分明的桃花眼,他的眼睛往往最能藏情绪,现在却不屑掩饰全部袒露出来。

  早月扭过头,看向街尾,避开他的眼睛。

  她心里是有想过他是要说这些的吧。

  毕竟所有女孩对爱情的想象都是乐观的,乐观到对方仅仅只是多看了自己一眼,就觉得他也是喜欢自己的,她自然也不例外。

  车门被拉开有声音,静默的时间是无声的。

  许原生站直,“所以,我说完了,你还要不要上车?”

  这语气就像是在问早月有没有胆子上他的贼船一样。

  也不是第一次上了,也不怕多这一次。

  “上,为什么不上?”早月昂起下巴,她可不想表现的那么怂。

  许原生做出请的姿势,他侧过身,衣摆微微被风吹起来,早月走了两步,站在他面前便能闻到他衣服上沾染的茶香,后调是淡淡的苦味。

  她以前喜欢他练完车从赛道上走下来,她给他递水,帮他拿着头盔,有时气候炎热,赛道上干燥的尘土混杂着机油味道都会让她上瘾。

  早月再开口时颤着声解释,“那个……我坐你的车和你刚才的话可没有关系。”

  “那可不行,上了我的车可就是我的人了。”

  许原生脸色严肃,眼神比刚才还要决然,他看着早月瞬间失措的脸,严肃也只维持了三秒,三秒后拍了拍车顶。

  “行了,逗你玩儿的,我又不是开黑车的。”

  他比开黑车的还吓人。

  早月咽了咽嗓子的艰涩,样子像是被许原生下了蛊,摸不着东南西北,连他的玩笑话也听不出。

  等风吹过去,才把她恍惚的思绪吹回来。

  车子里很暗,早月坐进去借着街道上的薄弱光线去摸安全带的的位置,摸索了两下忽然碰到许原生冰凉的手指。

  他也是一愣,早月却像是炸毛的猫,慌忙收回手不淡定起来。

  被带动的风掠过早月鼻尖,许原生在她面前弯下腰,将安全带顺利扣过去,早月不敢乱动,这种状况下似乎怎么坐都不对。

  直到许原生绕过车前,坐到驾驶座上。

  车子打着火,早月呼吸才顺畅起来,刚才她心里的山河胡海都在呼啸,险些叫嚣的她耳朵炸掉。

  许原生打转方向盘,侧眸看她,忽然问道:“你知道我第一次帮你系安全带,后来你哥私下跟我说什么吗?”

  为了让自己看起来冷漠一些,早月声音很淡,“什么?”

  “你哥说,下次再看到我靠你那么近……”还没说完,许原生自己便先笑了起来。

  早月捏着手指,“到底说什么?”

  “他说再看到一次就卸了我的手。”

  “我哥才不会说这种话。”

  车子平稳行驶到公路上,黄灯在路口闪烁了几下,早月的心跳起来,本以为许原生会停下,他还是提高了车速开过去。

  过了路口,他才放松语气说:“其实你哥可害怕我拱了他家的白菜呢。”

  车窗紧闭着,连风声也一起消失了,早月忽然陡升起一股不可名状的情绪,车子还在提速,许原生将脸转过来。

  他的瞳光忽闪,声线温柔也坚决,“不过现在看来,我是拱定了。”

  早月现在又开始怀疑他是不是背下了一整本土味情话的书,准备全部在她身上试验一遍。

  “可我还没答应,”她倦着眼,“起码现在,还不打算答应。”

  虽然有想过她会拒绝,可人都有求知欲,许原生皱起眉,依旧自然,“怎么?现在对我真没兴趣了?”

  “因为你根本不知道,和你谈恋爱体验感有多差。”

  -

  车子在小区门口就停住了。

  早月一直害怕许原生会因为她说的那句话暴起,毕竟从她说完话之后,他连一个字都没有蹦出来,并且车速快的要冒起火来。

  安全带解开,早月战战兢兢的开口,“那我先……回家了。”

  许原生缓慢动起眼睛,“……嗯。”

  太恐慌的缘故,早月也没有问他为什么会知道自己家的地址。

  她走三步回一下头,许原生的车还停在原地,车灯散着明亮的光,像是在给她照亮漆黑的路,早月身影消失。

  许原生降下车窗,手腕垂出去,指间夹着一根烟却一直没有点。

  算准了时间,十分钟后他才把车开进去,从电梯出来时都刻意把脚步放轻,推开门便瞧见许秋守株待兔的盯着门口。

  “今天到底去看话剧了没?”

  许秋可是在家里巴巴的等了一天,刚才听到701的门关上,便猜想许原生如果去看了话剧也该回来了。

  许原生肩靠在门上,端着冷笑说:“我还想问你呢姑姑,是谁说的自己这半辈子没别的愿望,就是希望能有人陪你去看一场话剧?”

  他把话剧门票从口袋里掏出来,甩了甩。

  “你人呢?”

  “我的愿望是你能快点结婚,”许秋抱着臂,翘起二郎腿,“费这么大劲儿把你骗过去,有没有六座的女孩说上话?”

  “所以她真的就是住在对面的女孩?”

  “是啊,问你呢,说上话没有,喜欢吗?”

  喜欢吗?这三个字实在是魔音绕耳。

  许原生吸了吸气,真不知道是该说太巧还是自己太迟钝。

  把票收起来,他径直往客厅走,路过许秋坐的沙发,低沉着声呢喃了句:“这你不能怨我了,我喜欢人家人家不喜欢我。”

  “你说真的?”许秋听到他的话激动起来。

  许原生走了两步又想到很多,他转过身,看到楼下坐着的许秋已经开始翻黄历了。

  故意咳了一声,他心虚问:“姑姑,你没有把我之前说的话说给对面的女孩听吧?”

  许秋圈了好几个良辰吉日,抽出空才随口回了句,“你之前说了什么?”

  “……就是说人家追星和送汤的事。”

  少有的见到许原生欲言又止,许秋放下笔,上下审视一遍眼前这个人后才得出一个大概结论。

  她摸了摸下巴,掺着怀疑问:“你这到底一见钟情还是见色起意?”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