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和大佬分手之后

050 发展到哪一步了?

和大佬分手之后 向来温柔 2001 2019-08-04 22:33:44

  “出去走一走就碰到许原生了?”

  早月侧头冲谢勉冷笑一声,瞬间休息室的温度都降了下来。

  谢勉摸摸脸,也没敢说是在她家门口遇到的许原生。

  不等他解释,早月便说:“你要是想要他的签名我帮你问问,你别跟他有太多接触,对你不好。”

  “为什么?”

  “尤其是单独吃饭这种事,被人拍到了神仙也帮不了你。”

  在这个圈子两年,谢勉还是不太懂得人情世故,后来又一直活在在早月的庇护下,他一直被她当做弟弟对待,能不让他接触的东西她都会避免。

  两人深厚的革命情谊是从一起出国做交换生开始的,又有在异国他乡相依为命的感情在,这些年也算是相互帮衬,也只有早月能制衡住谢勉。

  但他对早月的了解还是太少,尤其是在这次许原生的事情。

  谢勉趴在椅背上,转了转眼珠子,“不过话说回来,你跟人家发展到哪一步了?”

  “别管你不该管的。”早月斥他一声。

  “可是生哥上次不是说在追你吗?”

  谢勉说的犹疑,似乎还在怀疑许原生话里的真实性,可照今天的情势看来是不假了,不然他怎么也不可能请自己吃饭,还出现在早月家。

  早月缓慢转过头,本来就对他攒了些怒气,又听他在这废话连篇,手上一痒便拿起一旁的抱枕砸了过去,“今天落跑的事你以为就算了呢?还有时间管我。”

  见她不肯松口,谢勉便识趣的见好就收,“行,我现在就练歌。”

  说完这话,他又偷偷掏出手机给许原生发了条问候短信。

  -

  微信是在和许原生吃饭的时候互加的。

  谢勉为了这个,还口口声声保证以后会时不时跟他透露早月的工作情况,愿意给他当间谍。

  收到谢勉的信息,许原生再次嫌弃的皱眉,他面前坐着的女人发觉他情绪上的变化,低头掩笑道:“怎么?又有人惹你不开心了?”

  许原生把手机放下,托着下巴,“没什么,一个小屁孩。”

  “车队的?”

  “不是。”

  谈话在这里断掉,许原生最擅长冷场,他手指在茶桌上点了几下,随即谨慎抬起眼皮看到对面,嗓子也开始不舒服。

  沈归宁垂着眉眼,手上摆弄着茶具,雾白色的茶香烟气隔在他们中间。

  “你到底找我有什么事?”许原生语气不耐,“我很忙的。”

  “不是退役了吗?还忙什么?”

  茶具被放回原位,沈归宁看了他一眼,递了杯刚煮好的茶过去。

  许原生单手接过来仰头便灌了下去,灼烧的痛感立刻覆盖在咽喉。

  他的面色冷下来,“就因为我退役了你就想烫死我?”

  沈归宁被他逗笑,她笑起来也只是抿嘴轻笑,连牙齿都不露,许原生也了解这个从小一起长大的表姐是个什么性格,不让她放松警惕,她都不会说一句实话。

  笑意止住,沈归宁才愿意坦白来意,“你爸说让你下个月跟我去公司坐坐。”

  “不去。”许原生拒绝的干脆利落。

  沈归宁料想到他不可能就这样乖乖就范,但还是有些疑惑他的行为,“你既然不想听你爸的去公司为什么还要退役?”

  “玩好几年了,没什么意思了。”

  “你这话要是让那位和你一起组车队的朋友听见该有多伤心。”

  空气里茶的苦味散开,熏的人睁不开眼睛,尤其是在提到已经逝去的人时,更是泛着酸涩。

  许原生跳了下眼皮,反讽道:“您还记得和我组车队的朋友呢?”

  手机在包里响起来,恰好掩饰住沈归宁那一瞬异样的情绪。

  她当下也没有去回许原生的话,放下茶杯,侧过身慌忙的去掏手机,顺手从包里带出两张票纸。

  扫了一眼来电上的备注,又毫不犹豫的挂掉,正准备将手机放回去,许原生却将目光放到她手上,“那是什么?”

  “你说这个?”沈归宁挑起眉,两根指头夹着票纸。

  她又晃晃手指,许原生才看清票纸上写着的两个字,如果记得不错刚才谢勉海报上的节目名字也是《星选》。

  茶的苦味在喉咙里变成后味的甘甜,他舔舔唇,“给我。”

  “你还真是一点不客气。”揶揄他一句,沈归宁将票递过去,眼见许原生快碰到手里,她又缩回手,眼神凌厉,“你什么时候对这个也感兴趣了?”

  许原生反问:“这不是你买来跟姐夫去看的吧?”

  “别胡说,好像是公司投资的一个小节目,主办方送了几张票过来吧。”

  这些在沈归宁眼里都是无关痛痒的小玩意,她本来也没有要去看的兴趣,被许原生这么一盯着,倒觉得很有意思,自己顺手留了一张票,给了他一张。

  他也无所谓,默默的收了起来,反正心思也不是在看演出上。

  -

  演出前一个晚上早月和谢勉都没能睡觉,这样连轴转的日子他们也都习以为常。

  坐上去现场的车时天还是灰蒙蒙的,四五点钟,晨光悄然滑了出来,谢勉为了不弄坏妆发只好垂着头眯眼休息。

  为了符合歌曲的意境,他昨晚还特意去把头发染回了黑色。

  早月坐在他边上还能闻到飘散的染发剂的味道,快到现场时才把谢勉叫醒。

  她忧心忡忡瞧了他一眼,“有没有把握?”

  “昨天彩排不太顺利,乐队跟我的曲风合不来,所以我今天准备自己一个人。”谢勉打了个哈欠,含含糊糊的交代一句。

  这些他很少和早月商量,她一直尊重他对舞台的选择,可听完这番话后却有些颓丧起来。

  车子刚好停了下来,早月想要劝诫他的话也就此打住。

  下了车她仍然不太放心,低声又问了句:“所以你有没有把握?不失误可以吗?”

  谢勉一路上其实都有些心虚。

  他最怕早月问这些问题,这会儿也不敢说实话,只好低头假装玩手机,随便点开微信才发现昨晚被被忽略掉的一条信息。

  手一抖,将许原生的信息框点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