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和大佬分手之后

052 你好像很了解她

和大佬分手之后 向来温柔 2012 2019-08-06 21:33:20

  沈归宁话还没说完手上的投票器就被许原生抢去,他随手按了六,得逞后又扔还给她。

  投了票的观众大部分已经离席,演播厅里灯光四起。

  许原生正要站起来,手机贴在腰腹震动了下,他拿出来看,又是谢勉的短信。

  ——生哥你走了吗?没走的话我们一起吃个饭,我叫上早月姐。

  每次看到谢勉的短信他连脸上的表情都是复制的嫌弃。

  沈归宁刚站起来,要走时又回头,“怎么不走?”

  “你先走吧,我等一个朋友。”许原生没抬头,手指动了动顺便给谢勉回了一条信息。

  节目录制结束,《星选》的制片人匆匆从后台赶来,看到沈归宁还在才松了一口气。

  “沈小姐,您来了怎么也不提前通知我们一声。”胡迈朝她伸出手,语气里尽是热络。

  沈归宁是《星选》投资方的高层,一个节目想要办的好就必须有足够的财力物力,广告商和赞助就是金主。

  胡迈尽管是《星选》的制片人,对她也必须拿出尊重的态度。

  沈归宁表情温和,手放上去,“这是我个人感兴趣来看的,不代表公司,您不用紧张。”

  许原生坐在位置上,仰起脸见他们一唱一和的就浑身不自在,他站起来要走,还没抬出一步,肩膀就被沈归宁按住。

  她贴在他耳边,“你给我等会儿。”

  胡迈这才注意到许原生,迟疑了句:“这位是……”

  “这位是我们博纳的少东家,最近才回国。”沈归宁介绍的坦然,也不怕许原生的身份被别人知道。

  这话落下。

  气氛微妙,胡迈脸上的笑变得生动,手再次伸到许原生面前,比刚才对沈归宁的态度还要热情些。

  “原来是许老板的公子啊,果然是……”他眯着眼笑,被许原生脸上的煞气吓到词穷,好不容易才憋出一句,“一表人才。”

  许原生听完有些想笑。

  胡迈手还尴尬的摆在他面前,他也没有要去接的意思,反而缓慢扭转目光到沈归宁脸上。

  她不以为然的抬抬脸,示意许原生去握手,见他不动才站出来打圆场,“不好意思,我这位弟弟不太会说话。”

  “没有没有。”

  胡迈悻悻的把手收了回去,又试探性的问了句:“既然今天沈小姐和许先生肯赏脸来看节目,不知道有没有时间一起吃个饭,我们可以聊聊后面合作的事。”

  许原生冷眼瞥过去,“我还要等人。”

  他能少说一个字就省一个字,沈归宁刚想伸手掐他一把,等的那个人便如约而至。

  一句“生哥”,将几个人的目光同时牵扯过去。

  谢勉收了工从休息室赶来。

  他急走两步从后台的昏暗里出来,面孔逐渐清晰,瞧见许原生的身影便凑了过去。

  “你们认识?”胡迈止不住诧异。

  谢勉刚注意到《星选》的制片人也在,他们不是很熟,关于节目交涉的问题一般都是早月在做,这么对视着连名字也记不起来。

  尴尬地摸了摸脸,谢勉点头称是,复又看向许原生,“生哥,我这边都结束了,可以走了。”

  -

  两人相继走出演播厅。

  灿然的阳光洒到面上,许原生下意识抬手遮到额前,他走在谢勉前面,边走边问了句:“早月呢?”

  “去停车场等了。”

  这附近还有记者和一些聚集的粉丝,从这里走多少有些危险,谢勉贴着墙,将衣服上的帽子拉起来带上。

  许原生走到一半忽然停住脚,“你是不是没告诉她要跟我吃饭?”

  “哥,你真是神了,这你都知道。”谢勉表情惊恐。

  “你如果告诉她了,她才不会在停车场乖乖等着,说不定这会儿早就跑了。”

  “生哥,你好像很了解早月姐。”

  谢勉也有意无意察觉到早月对许原生并没有太热情,甚至是冷漠,可也不至于像他说的那样。

  见他存着犹疑。

  许原生轻笑一声,“要不你可以试试,她要是发现被你骗了……我可救不了你。”

  早月昨天还警告过谢勉不要和许原生单独接触,他今天就犯了她的忌讳,还骗她一起去吃饭,光是这几条,就够他喝一壶了。

  那场面想想就有够瘆人的,谢勉在三伏天里打了个寒颤,“那生哥……我还是不跟你们去了。”

  许原生缓慢眨眼,手搭上他的肩,“好孩子,挺懂事。”

  -

  三四点钟的阳光剧烈。

  金灿灿的一片光落在早月发顶上,她连眨眼都很是艰难,光掺杂着热度,烧的心口一阵沉闷。

  在停车场等了十几分钟也不见谢勉过来,早月低头去包里掏手机,温度高涨,手下也一直摸不到要的东西。

  烦躁之余忽然有影子沿着她的发顶遮住密集的阳光。

  “怎么就喜欢往太阳烈的地方站,不怕晒成黑煤球?”许原生大发慈悲的伸出手挡在早月额头。

  这种熟悉的语调只有可能来自于他。

  早月还没去确认,脚后跟便摩擦着粗粝的地面,心下的慌乱带动肢体,她退后的动作晃了两下才刚好站稳。

  平稳住气息,睁眼她便看到许原生懒洋洋的笑着,“你笑什么?”

  许原生弯下唇,“就是想笑。”

  “你刚才故意的吧?”

  “故意什么?”

  “故意吓我。”早月淡淡的看向他。

  阳光在眼下变幻成了演播厅里的灯光,她想到当时和许原生对视时,他眼角倾泻出的温柔,那和现在的散漫可是截然不同的。

  许原生垂下额头,发梢飘着,“我帮你遮太阳怎么成吓你了?”

  思维停住,早月眼里是一汪平静,她侧过身,不再和他呛声。

  炽热的空气在浮动,时间慢的焦灼。

  没经过早月的同意,许原生依旧我行我素的将手遮挡在她额前,眼皮上的光消弭,她抬抬眼,看到他掌心里的纹路交错。

  也算是得了他的好,早月柔软了声音问:“演出不是结束了吗?你在这干什么?”

  “我等人。”

  “等谁?”

  许原生的笑意绽开,他手背灼热,“等你晒够了太阳跟我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