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和大佬分手之后

054 又要来刁难我

和大佬分手之后 向来温柔 2034 2019-08-08 18:46:50

  云层被渲染成金色,海平线也变得朦胧。

  黄昏的阳光模糊了时间的临界点,海风轻柔卷动起来,浪水涨潮翻滚,由高处往下看,像是一幅绮丽的油画。

  “你尝尝这个,味道不错的。”

  说话的声音将早月的思绪拉扯回来,她撑着下巴,恍惚回神,连面前的人说了些什么都听不大清。

  许原生和早月坐在一起,低头看了看她盘子里多出来那块熏肉评价道:“卖相不好。”

  “又没给你吃。”沈归宁瞥他一眼,换了温和语气对着早月,“你别听他胡说,尝尝。”

  早月吃了半饱,没什么胃口,又不想驳了沈归宁的面子,便尝了两口。

  “你们女孩子是不是都吵着要减肥,所以每次吃饭就吃一两口?”许原生仰面喝了口酒,辛辣溢满口腔。

  他说这话只是随口捏造,杯子放下,却发现身边两个女人都将目光打直的放在他脸上。

  沈归宁表情疑惑,“你一共才认识几个女人,什么叫你们女孩子?”

  她这是认定了早月和许原生有点什么,明里暗里的想帮着他给人家增加点好感度,可惜他偏偏嘴笨的厉害,每句话都容易让人误会。

  海风吹到脸上,早月去整理头发,下巴跟着低垂,连目光也收了回去。

  许原生就坐在身边,声音也清晰,“我是听车队里那帮小子说他们女朋友的。”

  这个解释挑不出什么毛病。

  “都有女朋友吗?”

  “何止是女朋友,有的都二婚了。”

  沈归宁艰难将一口蔬菜嚼完咽下去,“二婚?”

  她难以置信的看着许原生轻松自在的脸色,他将肩膀放松了陷在椅背里,眨眨眼,算是默认。

  “怎么同样是人,差别就那么大?”沈归宁叹了叹,口吻老成又像是嘲讽。

  早月在一边将脸别开,掩着嘴散出笑意。

  许原生反应了下才听懂她话里的意思,他凶巴巴的朝桌腿上踢了脚,“都跟你一样英年早婚才好是吧?”

  他们说的越多越有要吵起来的架势。

  沈归宁也不想在早月面前跟他吵,把餐具放下,“再提这茬你等着。”

  她的威胁说完,许原生也安静下去,他们一同看向早月,她眼睛望着海面,侧脸上偶尔有拂面而过的发,神态也恬静。

  “要不你们去海边走走?”

  提议是沈归宁出的,也是在给许原生机会。

  早月出声,“不了吧,太耽误时间了……”

  她的语气里还是有些微期许的,沈归宁继续撺掇着,“不晚,你们去走走,我就在这儿歇会儿。”

  刚喝下去的酒精还在体内徘徊。

  许原生撑着手去看早月,和她目光衔接,连一秒也没维持住,“我也想去走走,你就当陪我。”

  -

  沙粒软的犹如水波,早月脱了鞋拿着,她被许原生拉着踩进沙子里,脚踝很快都陷下去一些。

  黄昏走了,分不清是不是黑夜来临,海水也变幻了样貌。

  在沙滩上走不稳便会摔倒,早月便一直低着头注意着脚下,走的也慢。

  “要不要我帮你拿着鞋?”许原生偏头去问,手上已经碰到早月的手。

  她往后一缩,不太适应他这种细心,眼神带着戒备,“算了吧,我怕让你拿了待会你又要提出些奇奇怪怪的要求来刁难我。”

  “把你机灵的。”

  层层拍打的浪潮声将许原生的轻笑掩盖,他垂下眉眼,海岸上清浅的白光渲染着他脸颊的轮廓,早月用余光看过去,又不动声色的挪开。

  晚风凉凉,沙滩变作望不见尽头的小路。

  这样的局促下,早月连走路都要尽量中规中矩,许原生走在她身后,看着她把裤脚挽起来,露出一截清瘦的踝骨,每走一步便陷下去一些。

  不知不觉中她似乎长大了很多,以前站在一起也只到他的肩膀,现在都能碰到下巴,早月步子轻快,走了两步又忽然停住。

  许原生滚了滚喉结,慢步跟上去。

  “怎么不走了?”

  早月低头揉着眼睛,生涩感夹杂着细微的痛,她说不出话,拼命想把眼睛里的沙子揉出去,一来二去眼眶也红起来,水光隐约闪动。

  “进沙子了?”许原生将腰和肩膀都弯下去。

  歪着脑袋从早月的下巴看上去,她白净的小脸皱巴成一团,难受的样子是憋不住的。

  “嗯。”早月应他一声,她放下手,随即仰起头机械的眨巴着眼皮,异物感还是没消。

  “我给你吹吹。”

  话落,许原生便捏住早月的下巴拉到自己眼前,距离和高度都刚刚好,他轻轻斜下脑袋,柔和的风穿过早月的睫隙,瞳孔的涩感减弱。

  她本来是想拒绝,可话还没说出口,就已经被拉了过来。

  早月眯着另一只眼睛看许原生,五官凑的太近,一切都是笼统浮现,海浪声游走在耳畔,在往她心口的屏障冲撞。

  沙粒在夏季的夜晚散发着灼热的温度,沿着脚底板升腾。

  早月眯着眼的动作不变,忘记了眼睛里的异物感是什么时候消失的。

  她听见许原生柔声问:“好点了吗?”

  其实他大多数时候还是温柔的,这温柔没有方向,把握不到平衡。

  早月眨眨眼,因为痛感积攒的眼泪便掉了下来,她胡乱躲过他的关切的眼神,手抹了把脸,湿润换算到手上。

  “不疼了。”答声冷淡,甚至连句谢谢都没有。

  许原生的手心空下去,刚刚的触感像是幻觉,一瞬即逝。

  海边还很广,这样走下去是走不到头的,早月的思维很乱,也没有了欣赏风景的闲情雅致。

  她将手背到身后,“要不我们回去吧,你姐姐也该等着急了。”

  许原生走在一旁,闻言点头,却没有转换方向。

  脚步停下来,他眼睛里挂上虔诚的神色,“回去之前我想问你个问题。”

  “你怎么总有这么多问题要问?”早月皱眉。

  许原生搓捏着手指放进口袋,“我帮你吹了眼睛,换个答案,不亏吧?”

  她是知道他的,他的好从来都不是平白给的,总要拿点什么来换。

  不好拒绝,早月藏起眼里的波澜,“你说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