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和大佬分手之后

055 别去祸害别人

和大佬分手之后 向来温柔 2021 2019-08-09 20:49:12

  早月答应下来后,许原生一改往日的漫不经心,温柔冒出来,字音突出嗓子。

  手机铃声便在这个关键时刻兀然响起。

  潮水落下,月亮悄然爬出云层,海面镀上冷白色的月光,像是人间的银河,波光璀璨,寂静无垠。

  铃声伴随着浪潮,几声之后许原生才拿出来随手接起,目光放在早月脸上。

  她显然已经松懈了下去,这个电话刚好将紧绷的气氛化解。

  听了几秒,许原生低落着情绪回了句,“我知道了。”

  “我姐的电话,她有事要走让我们过去找她。”没等早月问,他就主动交代。

  酝酿好的气氛被打散,谁也没有再提刚才的事。

  -

  沈归宁的车已经停到了路边,一条人烟稀少的路被车灯照的明亮。

  她还坐在驾驶位,许原生自觉的打开后车门,等早月坐进车里他才跟上去。

  车身前倾了下,沈归宁目光转到后座上,“不好意思,临时有事打扰你们了。”

  话里的字眼用的微妙,早月心领神会却不戳穿。

  她摇摇头,“不会。”

  “就你最会挑时候。”许原生却不打算给沈归宁面子,说完话便将眼睛闭上。

  恢复平静,车速加快了些。

  开出海边的区域,城市的霓虹夜色冒出势头,争前恐后的要击碎这片安宁时光。

  在路过第一个红绿灯路口时,沈归宁调了首音乐出来,乐声钻入静默的空间,闪烁而过的车灯迅速掠过,夹杂着风声。

  歌曲前奏出来,许原生睁了睁眼,他泛着些迷糊,在这迷糊之中看向早月。

  她眼睛里的讶异很快被淡然掩盖,心中的疑问被许原生先一步问出口,他坐起来,看向前方,“姐,你也喜欢这首歌?”

  “怎么了?”沈归宁余光散开。

  许原生蹙起眉,语气却是刻意为之的散漫,“没什么,一个朋友也喜欢这首歌。”

  红灯跳转,车子却忘记了启动,后面的鸣笛声响起,沈归宁才转动方向盘。

  音乐中的词曲缭绕入车厢每个位置,无孔不入.

  早月摸摸耳垂,表情变了变,眼睛再次和许原生对视上,他们都明白彼此听到了什么,又想起了什么。

  车子开到早月的住处。

  熄了火,沈归宁回身看到后面,“要不让他把你送回家,这一路也挺不安全的。”

  保安亭里也只有一个人,顺着小区入口往前看,是一片漆黑的小路。

  “谢谢,今天已经很麻烦了,不用了。”早月还是维持着一份疏离的客套,她怕沈归宁再坚持,说完便推门下车,像是被洪水猛兽追赶着。

  透过车窗看。

  人走远了许原生才沉声出口,“我看你就是我的煞星。”

  “什么意思?”沈归宁没把他的调侃放心上,脚踩上离合。

  “您自己心里没数吗?”

  车没启动起来。

  沈归宁带着些不平的怨气回头斥道,“你应该要谢我今天带着你们去那么浪漫的地方,你在追那个小姑娘吧?我这是在帮你。”

  半天下来她可没觉得哪个环节出了错,好没落着还要平白遭人一通数落。

  许原生没接茬,“浪漫个屁,我现在鞋里还有沙子。”

  “难怪没人喜欢你,出息的你。”

  “怎么没有?”他说这话时带着股莫名的自信和冲劲,下意识的把脖子也直了起来。

  明明是很认真的话,沈归宁却憋起笑来。

  许原生抱着臂,“你笑什么?我说的哪里不对了?”

  “您可真逗,你说早月?人家都不乐意让你送哪里像是喜欢你了?”

  “那还不是因为你。”

  “因为我什么?我说错什么话了吗?”

  提到这里许原生又想起早月坐在车里摸耳朵捏手指的模样,他明白她那个时候在想什么,所以也不敢拆穿。

  车子里的音乐已经停了很久,余音却还在。

  那首歌他们都太熟悉,是乔迟阳最喜欢的,哪怕过往都显朦胧,可歌声却是永远停留在那个人身上的,现在再听,如同回到了那段珍贵迷藏的年月。

  许原生没说话,他不解释,沈归宁便更好奇。

  她重复问,“我真的说错话了吗?”

  “你刚才放的那首歌是早月哥哥最喜欢的,她应该想到了不开心的事吧。”许原生将手放在身旁,位置上已经没了温度。

  沈归宁没有迅速接上许原生的话,好久才迟缓着问,“早月是乔迟阳的妹妹?”

  算起来他们交际很浅,甚至连话都没有说过几句。

  “你怎么知道是他?还能记住人家的名字,天下奇闻。”

  “很好记,所以就记住了。”

  这个理由并不具有说服力,放在别人身上是没什么问题,可沈归宁是处事滴水不漏的性格,在许原生看来就没有她圆不回来的话,可这个解释却很单薄。

  他当下没有心思去注意这些。

  伸了个腰,推开车门。

  “你干什么?”沈归宁虚着声。

  许原生斜过眸,轻松平常,“回家啊,我现在跟姑姑住,她就住这儿。”

  一只脚踩到地上,他回身去关车门,车子里沈归宁面色有些白,在许原生关上车门前,态度转弯,话也厚重,“你现在这个情况,要谈恋爱还是认真点,别去祸害别人。”

  门被摔上。

  她眨眨眼皮,不清楚自己的话许原生有没有听进去。

  -

  许秋今天回来的早,也是因为再过两个星期就到了毕业季。

  她正烦恼着学生毕业当天一大堆杂事找不到人帮忙,许原生便恰好回来。

  他直直往厨房走,从许秋身边路过,她呵斥一声,“你今天又跑哪里去了?不是说不去车队了吗?”

  “跟表姐吃饭去了。”

  “小宁?”

  许原生将目光从冰箱里瞟到许秋脸上,“干嘛,您老又有什么事?”

  他从小就被许秋坑到大,什么语气对应什么事,很敏感的便察觉到她这是在没话找话。

  “还挺聪明,”许秋嘘他一声,翘起二郎腿,“我是看你老在我这儿白吃白喝也不是回事,总得帮我干点活你才能住的心安理得吧?”

  话落。

  许原生把拿出来的酒默默放了回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