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和大佬分手之后

057 哥哥可在这盯着你呢

和大佬分手之后 向来温柔 2017 2019-08-11 20:55:27

  轻快的调子是自然而然冒出来的。

  许原生面对她的玩笑也显得从容,拍了拍摄影机,“我才刚把机器打开,就拍了一个人,你想不想看看是谁?”

  早月笑着:“可别是你自己。”

  她装傻的伎俩倒是练就的炉火纯青,许原生偏过脸去笑,眼睛便无意识看到许秋的位置,手上的镜头忘记了转过去,她着急的在底下冲他打着手势。

  早月还在这儿,要是让她们撞上,有些秘密便藏不住了。

  “你快去找你的同学玩儿吧,哥哥我这儿忙着呢。”

  许原生字节咬的轻慢,手里拥着那台摄影机不动声色的转向许秋的方向。

  这一片风景好,人流量也随之越来越广。

  早月回头看了看,她班上的同学已经聚齐了,又正过脸,眼眶里是许原生淡漠神色,“你忙什么?不会真的是来偷拍的吧?”

  “这不是退役了嘛,所以来发展副业。”

  “鬼话连篇。”

  瞥他一眼,早月转身要下去,才走下一节楼梯,许原生的声音又在身后响起,“刚才那个跟你说话的小子是干嘛的?”

  早月站的矮,仰着头时眼睛异常明亮,“什么干嘛的,就同学。”

  之前和早月说话的男同学正兴致勃勃跟其他人聊着天,早就把刚才的事忘的一干二净,许原生可还没忘。

  他继续端着一本正经的模样教育道:“哥哥可在这盯着你呢,我再看到他跟你搭讪……”

  “你别学我哥说话。”早月把头上的帽子扶正,转身便走。

  她几步下楼,融入黑色的人群。

  一旁都是明艳艳的笑脸,只有她笑都显得刻意为之,倒也是漂亮的,只是却少了真诚。

  四五十岁的女老师拉着早月到一旁的树下拍合照,时代感凸显在她们的容颜上,照相机对准她们的时候早月才弯下眼眸。

  许原生退后几步,站在阴影处看着早月,她和老师合完照后的便乖巧的站在一旁,恨不得别人都看不到她。

  该拍的照片都拍完,他们便开始转移到场地宽阔的地方拍大合照。

  因为视线一直在早月那边,许秋走过来时许原生慢了半拍才有反应。

  揉了揉眼,他便听见许秋问,“你看什么呢?”

  “没什么,”许原生抬起脸,“都弄好了没,我想走了。”

  “我这儿还没开始呢,你待会帮我把器材再搬到……”

  “姑姑,”他顿了口气,“我刚才看到了住你对门的小姑娘,你觉得我现在是帮你搬这些铁块好,还是去跟人家姑娘聊聊天,培养培养感情好?”

  这话在许秋眼里的异常拙劣的,且不说她知道早月早就工作了,就算是她还在上学,也没有这么巧的事。

  她连怀疑都省,直接嫌弃的睨了许原生一眼,“你别在这儿跟我贫,找借口也找个好一点的。”

  “不信你去看看摄影机里,拍到了。”许原生坦然的扬起下巴。

  既然有证据他也不怕什么,许秋半信半疑的挪了脚到摄影机前。

  回看过刚才录下的影像,早月的脸清晰明朗,好半会儿,许秋才幽幽转回眸,“真是邪了门了。”

  **

  早月脱了厚重又吸热的学士服,和几名女同学一块往校门口走,她们偶尔说到什么笑笑,她便跟着扬起嘴角。

  校门外车多,闷热和浑浊气味滋生。

  在车与车大块的阴影之间,早月目光倦怠扫过,无意搜寻到刚才许原生的白色衣角。

  她微愣了下,静静的凝视着他,走到前面的女同学回头叫了她两声,“早月,怎么不走了?”

  许原生从浓重的阴影里出来,五官柔和,眉目清朗,抛却了在赛场上的张扬,变成了浑然天成的干净。

  咽了咽嗓子,早月扭头看着同学,“我朋友来接我了,你们先走吧。”

  本来就是不熟的同学,这么说并不会有什么不妥。

  几人了然点点头,回身离开时和许原生擦肩而过,他嗅到她们身上清淡的化妆品混合香,站到早月面前时这味道还挥之不去。

  早月伸手将肩颈上的发撩开,平静的问:“你怎么又跑到这里来了?”

  “你第一天来上学是我送的,走的时候我也来接你,不是圆满些吗?”许原生眼神松动。

  那时是一样的盛夏,一切似乎重新上演。

  不同的是那天早月拖着笨重的行李箱,他还记得她鹅黄色的背包,包上挂着一只丑萌的兔子挂坠。

  也是那天,她站在他面前叫他哥哥,比以往每一次都要诚恳。

  隐隐猜测到她是有话要说,他当即有些想走,可手里还拿着她的行李箱,想走的脚步被困绊住。

  炎炎的烈日兜头而下,四周明亮的恍若梦境。

  他只记得她说:“我大一了,可以和哥哥谈恋爱吗?”

  回忆再往前追赶,是很久之前跟着乔迟阳回家,当时车队还不景气,许原生偶尔便会跟着去蹭饭。

  乔迟阳在厨房里煮面,早月做完了作业从房间里出来,和他一块坐在客厅看电视,电视里正播放着连续剧的大结局,男女主角历经磨难后终成眷属。

  早月丢了颗葡萄到嘴里嚼嚼,视线被荧幕里的温情画面围困,“他们真好。”

  “好什么?”许原生坐在一旁,扭头看她。

  “在一起就很好。”

  葡萄咽下去,早月嘴巴里又酸又甜的,像是吃了迷魂药,她又问,“你觉得我什么时候才可以谈恋爱?”

  许原生紧了紧手指,一眼也没再抬,漫不经心回了句:“起码大学吧。”

  晚饭过后。

  乔迟阳跟许原生回车队,开车的是许原生,他一路上都不太专心,连闯了好几个红灯。

  最后被乔迟阳骂了两句后竟然把车停到路边。

  “你又干什么?正常一点好不好?”乔迟阳斥他一句。

  许原生却盯着他的眼睛,直言不讳道,“我怀疑你妹有想谈恋爱的念头,你可得注意一点,别让哪个小子把你辛辛苦苦养的白菜给拱了。”

  黑夜朦胧,乔迟阳漠然飘过一眼,挪动了下肩膀呢喃,“那可别是熟人作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