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和大佬分手之后

058 一向没什么耐心

和大佬分手之后 向来温柔 2010 2019-08-12 23:21:10

  学校里涌出来的毕业生越来越多,几乎占据了大片的视野,各自迎着笑脸,走过的人影穿透闷热的风。

  许原生的眸光鲜活跳动了下,他看到早月背后涌出来的人群,闻到混杂着的热气。

  车子刚才开了出来,就停在外面。

  “别傻愣在这儿了,先走。”

  早月的表情没变,下一秒手腕又忽然被抓住,被许原生拉着往停车的地方走,她看着他的背影,白色的衣服里隐隐透出脊椎骨的轮廓。

  脸颊爬上潮红,她悄然的撇过头。

  走到车边,有了车身的遮挡附近才稍稍安静些。

  许原生回身便看到早月泛红的面颊,“怎么又脸红了?”

  “热的。”早月侧过脸,睫毛上似乎有些汗意,背刚靠上车身就被烫的又站立起来,小动作即慌乱又透着冒失。

  “你是不是想到了什么,所以紧张的?”

  “想到什么?”

  热浪掀涌而过,早月背后的长发被吹起来,淡淡的洗发水清香挥洒,许原生喉间涩涩的,像被一双无形的手勒住。

  他清楚有些话说的太直白不好,可他的性格却不允许他含蓄。

  一半的声音都有些发沉,剪影覆盖在早月脸上,她眨眨眼皮,看到许原生漆黑的瞳孔。

  “是不是想到了大一的时候,跟我表白的事?”

  虽然没有说过喜欢他,但也能暂且理解为是表白吧。

  淡色从早月的表情变化里流失,她不知道自己现在的脸色是不是僵硬的,所以只好把话说的柔软,没什么攻击性,从容不迫的应对回去。

  “没有,我早就忘了。”

  许原生轻笑一声,“那要不要我帮你回忆回忆?”

  所有炽热的温度包裹在早月身边,她呼吸沉重漫长,脚尖被抵着一步步后退。

  在哑然的几秒钟功夫里,她被逼退到车身边上,再往后一点,腰背就要贴上去,灼热的温度是她恐慌的。

  “回忆……什么?”半响,舌尖上才酝酿出一句话,还显的愚钝。

  “就是你当时说,你大一了,能不能跟……”

  嘴巴连带着鼻尖都被早月伸手捂住,她几乎要跳起脚来,那样羞耻的话现在再听一遍,比杀了她还痛苦。

  许原生吞咽下剩余的话,表情倒也自然,他本来就没打算把话说完。

  拿下早月的手,眸色细微落下,“你怕什么,不是没想起来吗?”

  “你别说了……那都是以前的事了……”

  早月急的绷着脸色,想来想去也说不出个所以然。

  阳光还在照,落下来的光烧着她的心,许原生很快忍不住的笑起来,伸手摸了把她的脑袋,打开车门,“好了,不提了,我送你回家。”

  他算是给早月打开了逃避的一扇门,她也听话,转身便坐上车,经过上次的教训第一件事便是把安全带系上。

  **

  车子行驶过一片人潮。

  穿过道路两旁树叶的繁茂阴影,汇入车流。

  许原生眯着眼凝视着挡风玻璃前,光芒穿刺,调动了坐姿,早月便跑到他的余光里去。

  在车上的每一秒都被打磨的很慢,时光经不住细细推敲,在沉默中,心思都会飘的太远。

  早月垂着眸子,睫毛的密影落在眼下,似乎是受了刚才那些话的影响,她知道自己斗不过许原生,一上车便安静的一声不吭。

  在这样的安静里,她却还是想到了大一和他说那些话时候的场景,她的鲁莽和冲动,全是在那一天用尽的。

  一路的寂静让两个人都很不适应。

  车子在地面上刹住,早月才从凝结的气氛里把思绪稳住,她想逃,刚解开安全带就看许原生也要下车,推门的手顿住。

  她侧头看他,“你干什么?”

  “送你上楼。”许原生说的自在。

  早月没有吭声。

  面前的光线绕了个位置,许原生明白她的意思,耸耸肩,“那行,我不下去了,你走吧。”

  车门推开一条缝,空隙里钻入热度。

  早月动了下脚尖,一系列的动作还没开始手就又被拽住。

  许原生的安全带解开着,动作便能更大限度的施展,他微微倾身拉住早月,焦躁又有顾虑,两股力互相冲撞,伸出手的那一刻也没分出个胜负。

  “怎么了?”早月坐正了回去,他的手还是没有松开,她字正腔圆的警告,“你要是再说那些奇怪的话逗我,我就真的生气了。”

  “奇怪的话?”

  许原生自嘲的问了句,再出声时音色里掺着半真半假的委屈,“我没说什么奇怪的话吧?”

  “就是那些说追我的话,还有刚才提起的那些……”

  话说的太满不好,早月及时刹住,眼色淡淡,这个时候是个人都是要解释的,所以她试图把听觉屏蔽,闭了闭眼,就当做什么都看不到听不到。

  手腕上的力度却在渐渐收紧。

  她还是听到许原生的一番话,“我说要追你不是假的,以前说在一起的是你,我答应了,分手的也是你,我一直都是随着你的心愿的,这样说你还不明白吗?还觉得我是在逗你吗?”

  他向来话少,惜字如金,头一次能把一堆话说的淡然平静。

  白昼的光抵在早月眼皮上,双脚都被黏住,有冷气往脚底钻,手腕在许原生的掌心失了力,她沮丧的滑下去。

  所有气息堵在心脏,想说的话骤然放慢,还没吐出声音,许原生便松开手。

  他第一次觉得忧愁,在早月看不到的情况下揉了把脸,“所以我现在也听你的,我这个人一向没什么耐心的,你如果说算了,我也认了。”

  车外是漫长的夏季,车内成了凛冽的寒川。

  早月慢慢掀开眼皮,连空气都变得沉重,从许原生那里听到的一切都很荒唐,她启动嗓子,声音低细的默念出字节。

  “你说什么?”许原生没听清她的话,言语温和的确认。

  太多的困惑想要一个答案.

  早月不知道该从什么地方说起,眼前像是蒙了雾,人站在悬崖边,雾在周围,不确定该往前走还是往后退,于是吊着一口气,原地踏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