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和大佬分手之后

059 求问,生哥还是单身吗?

和大佬分手之后 向来温柔 2002 2019-08-13 23:18:17

  挡风玻璃前的几何光线再次跳动到早月的眼皮上。

  她微睁着眼,眼眶有些酸涩感,神色清明,音节上沾染着凉意。

  “我是说,你喜欢我吗?”

  直白又简单的问题,想答出来却是困难的。

  许原生的急切在这个问题里收敛住,他没办法坦荡的给出答案。

  犹豫的几秒钟被拖的漫长,早月收住眼眶的酸涩,她的轻笑将这个话题带过去,“你看,你答不出来的,我一直都知道。”

  扭捏羞怯的性子不像她。

  早月转过身,清明的眸子也黯淡。

  “但是早月,哥哥等了你很多年,在一起的那几个月你跟我都不认真,”许原生在她离开前及时开口,坦白不遮掩,“那时候你太小,我太忙,我们对待感情都不成熟,但现在不会了。”

  手上有了热度,早月一侧的脸颊被车外的热风烘的干燥,心里像是打翻了一坛老醋,又涩又酸。

  她转过头,脚边有明媚的光线,“可你是想照顾我,根本不是喜欢我,我不是小孩子了,需要一份确切的肯定。”

  眨了眨眼,有些湿意要落下来。

  早月转而想到上学时班上总有收到情书的女孩子,一张白纸里写满了所有情话与甜言蜜语,每个字眼都饱含着情愫。

  那样的年纪感情都纯粹,一句喜欢也单纯,可这话放到许原生身上却的别扭的,让他不知道怎么接。

  直到离开,早月从他车上下来,也没有弄清楚今天到底是谁拒绝了谁。

  -

  晚上下起了一场雨,夹杂着电闪雷鸣,雨后的空气里都泛着凉。

  天早早的亮起来,乌云散不开,笼罩成一层阴影,许原生站在窗子边,他看着表,时间刚巧到七点半。

  早月从楼里出来,今天气温微降了些,她多加了件外衣。

  她昨天说的那番话又跑到许原生耳朵里,她说她不是小孩子了,还真没错,以前不分季节穿衣服的人现在也懂得照顾自己了。

  目送着早月离开,走入看不见的小道。

  许原生伸了个腰,回身将手机拿起来,从刚才开始铃声就不断。

  “祖宗,你怎么现在才接电话?”何教练的语气无奈。

  “有事说事。”

  迟疑了一会儿,那端才重新问:“你是不是忘记上网了?新闻看了没有?”

  许原生语气很淡,“没有那个闲功夫。”

  他从昨天回来开始心情就不好,在房间里闷到凌晨才醒过来。

  何教练听出他话里的不耐,也习惯了他这样,一年三百六十五天他起码有三百天脾气都冒着火。

  “你看一下新闻,余燃出院以后去了DIT,今天正式公开,这些记者找不到他倒全堵在我们这儿了,你有时间过来一趟。”

  许原生反应不大,烦闷地出声,“肖熠不在吗?他最喜欢跟那群记者打交道,让他去。”

  “他今天比赛。”

  何教练也不墨迹,干脆利落,为了不让许原生有机会拒绝,又补了句,“您就高抬贵脚,跑一趟吧,就这样我还要招呼外面。”

  场馆外堵着几辆记者的采访车。

  余燃加入DIT的新闻是早上爆出来的,所有人都应接不暇。

  连唐权原本几个向着他的车手都在背后议论起来,这件事影响不大不小,DIT和唐权本身就是最有争议的两支车队,这下老将走了,还是到了敌方阵营,说唐权元气大伤也不为过。

  -

  余燃加入DIT的话题短短半天时间热度便炒了上去。

  化妆间里,谢勉翘着腿,对着网上这些评论哼哼两声。

  早月将两箱品牌商的服装拿进来,正要招呼谢勉去换,他就捧着手机兴致昂昂的叫唤起来,“姐,你快来看。”

  早月兴趣低迷,只是扬过去一眼。

  谢勉拉着椅子扶手坐过去,差点没将手机贴到早月脸上,“这个,有记者说生哥待会要接受采访。”

  只是几条简短的微博信息,底下的评论数量蹭蹭的往上涨。

  谢勉见早月心思不在这上面,讪讪地把手缩回去,“都说粉丝随偶像,这些人竟然说要看直播采访,太猖狂了。”

  “我看你也挺猖狂的,还不抓紧换衣服拍照?”

  早月淡淡转过眸,显然谢勉根本没在听她讲话,捧着手机叹出两声,不知又看到什么猛地站起来,卡了下嗓子,“有记者在底下回复可以试一试。”

  采访的时间是在谢勉工作结束之后。

  他妆都没顾上卸就赶着跑到车上,车里网速有稍稍的卡顿,打开直播页面时还在缓冲。

  刚进入画面便看到许原生稍有模糊的侧脸,这个视角也并不是正常直播画面的方向,像是工作人员拿着手机在一旁偷拍的。

  早月将一堆衣服放到后备箱,上车便看到谢勉在抱着手机傻笑。

  他一把抓住早月的袖子,指着手机,“姐,快来一起看。”

  顺着谢勉的话,早月往手机屏幕上看过去。

  许原生坐在唐权会场里,周围的环境有些暗,背景是几辆赛车,他眼神散淡,侧倾着脸,神态也懒洋洋的。

  “关于余燃加入DIT这件事,唐权的车手们是不是一早就得到了消息呢?”

  记者坐在他的对面,手捧着话筒,问的问题严谨又讲究,她也不直接问许原生知不知道,模棱两可着。

  “三个小时前知道,算不算早?”许原生眼神没变,话说的也敷衍。

  因为害怕他当场失控,何教练站在一旁,一见他抬眼就捏起一把汗。

  这样的气氛也没阻止一群网友在弹幕里刷些无关紧要的话题。

  谢勉却一边看一边笑,他指着一条划过去的弹幕读出来,“问,生哥怎么不坐在车里接受采访,车不是他生命的一部分吗?”

  他的声音太吵,早月企图坐过去一点,谢勉却乐此不疲的拽着她看弹幕。

  捧了手机过去,“这个这个,问的最多的。”

  很快,弹幕里赫然像是排队形一样,一眼望去全是同一句话。

  ——求问,生哥还单身吗?如果单身,怎么才能和他谈恋爱,在线等,挺急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