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和大佬分手之后

060 还真是心有灵犀

和大佬分手之后 向来温柔 2104 2019-08-14 17:56:41

  两个人看了几眼便觉得眼花。

  谢勉把手机放下,像是忽然想到了什么,脸上盛着不怀好意的笑容。

  “姐,生哥不是说在追你吗?”

  这件事成了早月的忌讳,每每提起或想起,是许原生隐晦的表情,是他捉摸不定的心意。

  也是沉重的钝器,每一下都砸的她喘不过气。

  早月僵硬着脖子转过去,深思稳住,“他开玩笑的,以后不要再提这件事了。”

  “怎么可能?”

  因为早月的话,谢勉连直播都没有再看下去,他将手机熄了屏,义正言辞的,“生哥那种人怎么可能拿这样的事开玩笑。”

  这个玩笑他恐怕连自己都分辨不了真假。

  车内冷气凉薄,喷洒在早月的皮肤上,她从头到脚都冷起来。

  面无表情的眨眼,话题转的也生硬,“我的事还用不着你管,以后也少提,管好你自己的事,下周要录的歌练好没有?”

  谢勉听出早月语气不好,撇撇嘴,“差不多吧,这次就唱专辑里的歌了。”

  话说完,谢勉才想起来今晚是《星选》开播的日子,也是揭晓名次的时间,关乎到下一期录制的规则。

  侧过脑袋,他嘿嘿笑起来,“姐,今天晚上我能不能去你家,咱们一起看《星选》第一期,不然我害怕。”

  “害怕什么?”早月觑他一眼。

  “名次啊,今晚不是还有一轮网络投票吗?”

  “滚自己家去看,没闲功夫招呼你。”

  谢勉没有被早月的冷脸击退,他蹭着坐过去,眼神纯良,“人家当然还是想跟我姐一起看才圆满呀。”

  “......”

  早月轻微皱起眉,克制住感觉想打谢勉的冲动。

  *

  下午的通告结束,谢勉一路赖着早月跟她回家。

  早月身心疲惫,没有精神跟谢勉斗智斗勇,也只打算把他带回家晾着。

  人刚到门口,早月摸出钥匙开门,玄关距离客厅不远,刚站进去便想到客厅柜子上还放着乔迟阳和许原生的合照。

  一紧张,早月挡在门口回头,“你在外面等一会儿。”

  “啊?”谢勉刚吭一声,门就被关上,他怔愣了下,又摸摸后颈。

  楼道寂静,又是晚上,灯光落下来,将谢勉的影子拉长,他等了两分钟便倚靠着墙,嘴里不自觉的哼出几句调调。

  细碎的音色回响开来。

  电梯门开声应和着谢勉的歌声,一阵子让许原生头皮渐麻,挪了两步走过去。

  相隔着几步距离,谢勉的声音停止,眼里的惊愕不可抑制的往外冒,随即又想到上次也是在这儿遇到的许原生。

  咽下嗓子,他慢步过去凑到许原生跟前,浮现出一抹了然的笑意。

  “生哥,这回可被我抓了个正形吧?”

  许原生将谢勉搭在肩上的手拿下来,“什么正形?”

  “我上次说你跟早月姐住在一起你还不承认,这不是被我抓到了吗?”

  一句话让许原生垂丧的眼睫颤颤,他看向那扇紧闭的门。

  喉结滚动,门开的刹那他也是想回避。

  谢勉回头,手上也不忘抓着许原生的袖子。

  “姐!”他冲着门里站着的人挥手。

  昨晚下过的雨和一整天阴沉的天气让楼道里湿气加重,沉闷不已。

  许原生的面色被掩盖,早月的位置只能看到他的身影,不清楚他怎么会在这里,又不敢自作多情的去想,心被攥着,微痛绵长。

  谢勉拉着许原生过去,又贴在他的耳边,“今天要打扰你们了噢。”

  “别胡说了,我们没住在一起。”

  没人在乎他说了什么解释。

  两人站在早月面前却发现她的眼神在躲避。

  谢勉又联想到她刚才关门去收拾东西,大抵是为了瞒着自己什么事,脑子转转,“姐,是我叫生哥来的,人多热闹。”

  早月面容僵冷,“去你家更热闹,为什么要来我这儿?”

  她很难再维持一贯的平和心态,反嘲过去,门也想快些关上。

  谢勉的机灵在这个时候也无处施展,便只好拿出委屈的表情。

  “这不马上开始了吗?一来一回的就错过了,姐......”

  这么说倒真像是来单纯的看个电视。

  僵持不下,早月目光松动,“随你。”

  门还敞开着,便是默认了。

  谢勉兴奋的拍了拍许原生的背,见早月进到房间里才和他耳语起来,“我聪明吧,故意装作不知道你们的关系。”

  “是挺聪明。”

  今天是许原生话最少的一次,一开口还夹带着漠然。

  早月似乎在厨房里拿水。

  谢勉坐下后便娴熟的拿起遥控器打开电视。

  熄黑的屏幕骤然亮起来,广告中夹杂着轻缓的乐声。

  早月一手拿着两瓶水放下,她的影子降落下,扰的许原生眼前恍然。

  他悄悄扬起眉,看见早月的目光短暂划过,最后落到谢勉脸上。

  “声音小一点,我还要忙。”

  “忙什么啊,一起看啊。”谢勉伸手要去拉早月的袖子,她侧身躲开,瞳光晃了几晃。

  什么都没再说。

  早月走到另一边坐下,将桌上的电脑拿过来,佯装专注,眼神散着焦。

  许原生在这儿她根本没办法当他是空气。

  “那我俩看吧。”谢勉凑了凑挤到许原生身边。

  电视柜旁的合照已经没有了,空荡着,像是缺了一片什么。

  节目还没开始前谢勉想跟许原生搭话,可几次都碰了壁,他显然也不想多说什么。

  房间里安静,只有电视里的广告声音。

  节目开始时谢勉才扭过头看着早月,“姐,你说我第一场能排第几名?”

  一旁的人头都懒得抬。

  “四五左右。”

  “哥,那你说呢?”

  矛头又对准许原生,他想也没想,跟着早月的话,“四五左右。”

  谢勉伸出指头点了点,“你们还真是心有灵犀。”

  她说完了他再跟着,怎么也用不到这个词来烘托。

  早月做着表格的手停下,目光从电脑屏幕上探出去看着谢勉,“语文学不好就别用。”

  料想到早月会这么反驳,谢勉站起来,拿着手机,“我点的外卖到了,溜了。”

  侧身绕过沙发,他走的又快,一步没停。

  门关上,房间陷入微妙的沉寂。

  电视荧幕上的光亮闪烁,许原生眨了眨眼,伸手拿过面前的瓶子,瓶盖扭开,仰面灌了口没有味道的水。

  嗓子湿润,他偏过头。

  觉察到他的目光,早月指尖停在键盘上,气息凝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