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和大佬分手之后

061 没跟早月住在一起

和大佬分手之后 向来温柔 2055 2019-08-16 23:22:33

  房间里只剩下他们两个人,面对面时成了短暂的沉默。

  早月垂下脑袋,尽管发现许原生正看着自己,也不想和他多说话,生怕话题一打开,又会扯到昨天的事情上去。

  那道目光还没离开,一直停在她面前。

  几秒过后,早月才忍无可忍的抬起脸,“你看什么?”

  电视里的第一首歌唱完,掌声也跟着落下,室内归于安静,她的几个字便格外清晰。

  许原生迟钝地转了转眼,“看电视啊,还能看什么……”

  “电视在那里,你看我干什么?”

  她嗓音没有温度,也不带情绪,许原生没再吭声,将脸摆正了过去,眼睛便缓缓扫到电视柜上空掉的那一片。

  早月深吸了一口气,重新收拾了情绪继续工作,许原生的声音便又耳边淡淡然响起,他目视前方问,“之前放在那里的照片呢?”

  “放起来了。”早月不抬头也知道他问的是什么。

  “是怕谢勉看到误会吗?”

  许原生说着转回眼睛,似乎看到早月的肩膀轻微的抖了下。

  “他不是已经误会了吗?”她咽下一口气,不咸不淡的,“不然你现在怎么会坐在这儿?”

  的确是因为谢勉的误会许原生才会莫名其妙被拉了过来。

  他心里正盘算着是时候该跟早月解释自己其实就住在对门,并不是有意要来打搅她。

  犹豫再三,轻着声调,“其实我……”

  敲门声急切打断他未出口的话。

  早月闻声过去开门,转过身,表情变变。

  门外谢勉两手提的满满,他侧着身子快步走到餐厅将东西放下,甩了甩手埋怨道:“姐,你还是赶快搬家吧,这里坐个电梯都没把我挤死,还全都是一群爷爷奶奶。”

  “你是饿死鬼投胎吗?买这么多。”早月嫌弃一声。

  谢勉小心翼翼问,“你不吃吗?”

  他买的全是汉堡炸鸡,早月虽然也喜欢吃这些,可现在却没有和许原生在一张桌子上吃饭的心情。

  “我不吃,你们吃吧。”

  早月才坐下,谢勉便跑过来拽着许原生的手将他拉起来往餐厅走,边走边兴奋地说,“生哥,我买的都是你喜欢吃的,也算是报答你上次的一餐之恩。”

  谢勉嗓门大,几个字全落到早月耳朵里,她回过头往餐桌上的几分食盒里确认了两眼,又疑惑的转回脑袋。

  许原生好像最讨厌吃这些,以前总说汉堡不营养是小孩子嘴馋才会吃的东西。

  这份猜想很快便被证实。

  “我怎么就喜欢吃这些了……”

  声音是许原生的。

  这都是谢勉在网上搜索出来的许原生的口味喜好,话一出,他蒙了圈,掏出手机翻了两页来确认。

  “这个,”谢勉把手机放到许原生眼下,“拍到过你站在路边拿着一个全家桶,你的资料上也写了喜欢吃这些的……”

  照片是很多年前的了,清晰度很差。

  仔细辨认才能认出是许原生,照片里他站在路口,手里拎着一个全家桶,那时他刚刚在赛车领域崭露头角,却几乎不接受访谈,这些小道消息都是被一些路人偷拍了放到网上的。

  早月眼睫颤颤,在谢勉的描述里想到了那张照片,以及那时的场景。

  全家桶是她要吃的,也是许原生晚上买了送到她家附近的,他当时就嘲笑她,净喜欢吃些不营养的东西。

  看完了照片,许原生倒是没再吭声。

  -

  《星选》第一期只有一个小时,和早月想的一样,节目里并没有谢勉彩排的片段,一期下来也没有他多少镜头。

  一首歌不算是一鸣惊人,但也没有网上说的那么不堪,多少是圈了一波好感度。

  吃完饭,早月和谢勉坐在一起,盯着手机上投票页面的涨幅,许原生慢慢走到他们身后,目光低垂下去。

  投票截止时谢勉还是犯了怂,他用手捂着眼睛,“我不敢看,还是你们看完了告诉我吧。”

  这比赛不大不小,能登台唱歌对他来说就是机会,既然去了便希望能多挺两轮。

  早月捏着手机,刷新了好几下才更新出投票名次的页面。

  许原生瞥了眼,直截了当的公布,“猜对了,第五名。”

  谢勉睁开眼:“啊?”

  在意料之中的事,早月才要收起手机,手腕就整个被谢勉抓了过去,他一眼不敢眨的确认着《星选》官微发布的名次结果。

  的的确确是第五名。

  半分钟过去,谢勉的手还没放开。

  许原生眯了眯眼,他手里拿着矿泉水瓶,仰头喝了一口,瓶盖拧紧了扔到谢勉怀里,他下意识便松开早月的手去接瓶子。

  “电视看完了,走吧?”许原生已经走了两步才回头叫他。

  语调虽然平和,谢勉却察觉到威胁,他胡乱点点头,从一旁拿过帽子带上,“姐,我们先撤了。”

  既然要等的名次都看完了,的确也没必要再留。

  早月摆摆手,“走吧。”

  关门声落下。

  谢勉还没在得到好名次的喜悦里多留一会儿,就陷入许原生制造的恐慌,他站在电梯口喘了两口气。

  电梯门开,谢勉走进去,回头看许原生还没动才忽然明了。

  “生哥,我知道你这是和我姐一块在我面前演戏。”

  许原生没打算再跟谢勉胡闹,沉下声,正经道:“少胡说了,我是住在对门702,没跟早月住在一起。”

  电梯门正在合上,他伸手挡住,“懂了吗?”

  “懂了,近水楼台先得月。”谢勉笑容没变。

  -

  人都走完房间里才显得安静。

  早月将电视关了,随手将头发松松垮垮的挽在脑后,绕过沙发往卫生间走,无意瞥到沙发角落里的手机。

  她认得,是许原生的手机。

  门不过五分钟便再度被敲响。

  许原生只敲了两下便倚靠着墙,笃定早月一定会来开门,光沿着脚尖扩大,门打开冷气也散开。

  “怎么了,还有什么事?”早月脱口而出,将茫然演的恰到好处。

  明知道他是来拿手机的,仍装起傻来。

  许原生从墙上站起来,“我有东西忘在你这里了。”

  “你自己进来找吧。”早月打开门,眉眼浅浅淡淡没有波动,她回身往房间里走,门留给许原生。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