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和大佬分手之后

062 毁了你的大好前程

和大佬分手之后 向来温柔 2017 2019-08-17 23:23:07

  走进房间,视线明亮。

  尽管许原生知道自己落下的手机在那里,他还是故作茫然,刚才还在餐厅待过,在那走了一圈拖延了会儿时间,才转身往沙发去。

  早月停在一旁重新绑头发,“还没找到吗?”

  “还没。”许原生顿下拿起抱枕的手,起腰看了她一眼。

  那一眼是有些心虚的,他分明已经看到了在沙发缝隙的手机,心里却还有别的事情在揪扯。

  想了想,他问,“那张照片呢,要不要我顺便帮你挂起来?”

  “挂起来了下次谢勉看到怎么说?”早月将头发扎好,还有几缕实在太短就别到耳后。

  她耳廓细白,在许原生眼下晃了晃。

  “我已经跟他解释过了,应该不会再误会。”

  许原生表情认真,早月忽然明白他为什么折返回来,互相却都心照不宣的没有戳穿。

  早月走到电视的柜子旁,那张照片就被塞在里面,要拿出来还费着点功夫。

  “其实放起来还是挂起来也无所谓……”

  毕竟照片里不止是乔迟阳一个人,要真挂起来了,倒显得怪异。

  许原生走到早月身后,故意忽视了她的犹豫,“挂在哪里?”

  房间里只有客厅的墙才适合挂照片,挂钉的痕迹也是房东留下的,早月没有时间打理,那些痕迹便那么暴露在外面。

  扫视一周,早月指着那面些许斑驳的墙,“就那里吧。”

  拿了椅子架在墙下面,挂照片的地方还是有一定高度,许原生试探着踩上去,椅子稍稍晃动了下。

  一个眼神早月便知道他是什么意思,她走过去扶着椅背,固定住,许原生才放心的踩上去。

  早月仰面看着许原生。

  相框的材质在灯光下有些许的反光,许原生的面孔映在上面,没有照片里的笑容,神情淡漠。

  他在摸索着相框后可以和挂钉吻合的那部分,几下都没对准,逐渐焦躁起来,下颌线也绷了绷。

  “能挂上吗?”早月嘀咕一声,“不行就算了……”

  这事本来也是许原生提的,她把照片拿回来也没想好要怎么处理,最后便只是随手摆在柜子上。

  在这上面许原生倒是较真,好像照片拿回来,就必须要认真对待。

  又试了几次才挂上去,许原生轻嘘了一口气,手上都沾了一层墙灰。

  他站的高,早月这么仰着脑袋连说话都费劲,“你先下来吧。”

  “你先让开。”许原生垂着脸。

  “我松手了你要是摔了怎么办?”

  这样的关心可一点不像是早月的性子,她一晚上的冷淡也莫名消失。

  许原生眼尾跳跳,不经意的笑,“那你可扶好了。”

  他脚一伸便可以撑到地面,却偏偏弯腰将手撑到了椅背上,指间触碰到早月的手,她一颤,似乎能猜到许原生下一步要做什么。

  眼睛没错过他每一帧的变化,在椅子上微弯下腰,又缓慢坐下去,一条腿抻下来。

  在停顿的空隙和时间里,早月凝涩着嗓,“你干什么……”

  “你以为我要干什么?”

  许原生坐在椅子上,这个高度倒成了他需要仰面看着早月,目光对视下,他忽然从椅子上站起来,早月被挤的本能后退。

  “你挡在我跟前,我也没办法。”许原生一出口便把理都占完了。

  “早知道就让你摔残好了。”

  早月咕哝完转身去扫地上落下的灰尘。

  她声音小,许原生也听的清,他也无所谓。

  拍了拍手上的灰,又捏捏发痒的嗓子,“能向你讨口水喝吗?”

  “在冰箱里,我难道会不给你水喝吗,干嘛非要说的那么可怜……”

  “在你跟前可不就是可怜的吗?”许原生反问她,又轻声笑笑,他把椅子搬回去,转身往厨房里走。

  厨房里连一只锅都没有,早月这些年饮食基本没有规律,更别提自己做饭,能简单解决的就不会动手浪费时间,一来二去便养成了习惯。

  许原生站在冰箱前,刚要开门,手又停住。

  冰箱上的小照片贴的满满,看上去都是一些很珍贵的回忆,大多数却是在他空缺的那些年里留下的。

  拍立得的印出来的照片都显得昏暗,一张张略过,其中倒是和谢勉一起照的最多。

  早月打扫完也不见许原生出来,她轻着脚步走进厨房,“你看什么呢?”

  厨房不大,窗户也是很小的一扇,灯光洒落,忽明忽暗。

  许原生眼睑低着,早月进来他也没把眼神挪开,他的神态让她产生一种错觉,他像是在难过。

  “我说阿姨怎么就是不愿意告诉我你跑哪儿去了,原来是不想让我毁了你的大好前程。”

  照片里是可以拼凑出一个完整的故事的,早月那两年出国做交换生,原来她成绩一向优异,甚至不需要家里的补贴就可以在国外站稳脚跟。

  早月没弄懂许原生话里的暗喻,他站直了,眼光疏淡,“你早说是因为要出国才跟我分手的,我也不用觉得是自己做错了什么,还胡思乱想那么久。”

  “什么意思?”早月心口闷起来。

  许原生笑笑,眼角的弧度却僵着,“算了,你不喜欢提哥哥以后就不提了。”

  空气不咸不淡的凝固着。

  许原生的话也说的含糊,让早月想辩解都找不到突破口,他伸手指着冰箱上其中一张老照片,“这是魏闻雨吧?真丑。”

  他指尖按在上面,泛起白,早月看过去。

  “这小子跟你一样,说消失就消失,我怎么都找不到……”

  “你到底想说什么?”

  话出口的瞬间许原生又加重了按在照片上的力气,他转过头,一声不吭。

  早月言语锐利,“出国是在跟你分手之后才决定的,两者没有任何的因果关系。”

  说完,她使了力气打开冰箱门,易拉罐的瓶身碰撞在一起,叮当两声。

  许原生还没分辨出她话里有几分真实性,手里便被塞进一瓶冰凉的水。

  早月让开路,听声音已经有了怒气,“你现在才来跟我计较分手的原因也太晚了一些,我也已经不想说了,水给你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