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和大佬分手之后

063 我不敢说实话

和大佬分手之后 向来温柔 2002 2019-08-18 20:40:30

  许原生张了张嘴又抿住,好半会才憋出几个字,“我没有要计较什么。”

  “那你说这些又是什么意思呢?”

  拿着那瓶水,他显得手足无措,思绪一点点下坠。

  “我跟你道歉。”

  “不用。”早月语气淡下来。

  许原生还没有走,目光还定格在那堆照片里。

  他平淡又温和道:“早月,昨天你问我的那个问题我没有回答上来,不是因为没有答案,是因为有些事我还没弄清楚。”

  狭小的厨房里空气都沉闷。

  许原生的解释没能让早月心里有任何波澜,她一双眼淡淡的。

  “你应该知道魏闻雨在哪儿吧?”许原生将那瓶水放下,侧过身,“有些事我得找他问问。”

  那是冰箱上最旧的一张老照片,连边角都泛起了年代感,照片里的人还是少年模样,早月也还穿着蓝白校服,他们并排站在一起,眯着眼睛在笑。

  如果记得不错,这张照片还是乔迟阳拍的。

  他一直塞在钱包的夹层里,事故发生后领回遗物,早月便顺手留下了这张照片,一直保存到今天。

  颤颤眼皮,早月语气有些排斥,“你最好还是别去找他。”

  “我们几个人里看来还是我最糊涂,有的事你总得让我搞清楚吧。”

  许原生几乎是请求的姿态,不是心软,早月只是理解他的心情,掏出手机复制了一串手机号码发过去。

  客厅里有手机响动声。

  两人闻声看过去。

  “我哥出事以后闻雨哥就回家乡了,你知道在哪里。”早月干净利落的说完。

  **

  魏闻雨的家乡在很远的牡城,山水都美,却较为落后,地面坑洼,路灯也昏暗,几个蛾子汇聚在光下。

  开车过去需要花费一天一夜的时间,光是车程就足够将许原生的心智磨平。

  他一路上都带着怨气和不满准备发泄,却在见到魏闻雨的那一刻全数消散在风里。

  站在马路对面,入眼是一整条街的夜市摊,烟雾扩散,夜晚的市井面貌仍旧忙碌。

  许原生站了半个小时,腿间的酸痛让他不得不迈动步子,在抬脚之前又谨慎的掏出手机,把早月发来的手机号码打了出去。

  夜市摊里,忙碌于各桌间的男人似乎听到了手机铃声,他手上还拿着两瓶冰啤酒,送到桌子上后往回走,才抽空掏出手机看了一眼。

  “喂?哪位?”

  魏闻雨的嗓子被烟熏的很哑,声音从话筒里敲击到许原生耳膜上,他皱了皱眉,没吭声。

  夜市老板盛出两份小龙虾,喊了两声,魏闻雨才把电话挂断伸手去接。

  老板缩缩脑袋,看着马路对面,嘴碎道:“咱们这小地方还有人开这好车呢。”

  风把白色的油烟吹走,马路上慢腾腾跑过几辆汽车,遮挡物离开,魏闻雨朝着对面看过去。

  黑夜中很多景物都变得稍有模糊,他仔细辨认了两眼,直到和许原生的眼睛对上。

  许原生歪了歪脑袋,露出流里流气的笑。

  刚才那个电话……

  魏闻雨一时呆滞,老板收回眼瞥他,嘲讽两句,“还愣着干嘛,再看也不是你的。”

  他是指车,魏闻雨知道,他低低应了一声跑到几张酒桌前上菜,偶尔看过去两眼,许原生还一动不动的站在马路对面。

  夜市收摊时是凌晨三四点钟,魏闻雨换了衣服下班。

  他迎面走出去,一眼撞上倚在一旁的许原生。

  对视两眼,魏闻雨先绕过他离开,许原生便一言不发的跟在他身后,无人的深夜里他像是他的影子。

  走入寂静的巷子口,魏闻雨才停住脚,艰难的转身,“你想干什么?”

  “找你。”许原生眼睛漆黑,带着坚定。

  “找我干什么?”

  “你为什么在那里工作?”

  他口吻平淡,听到魏闻雨耳朵里却是莫名的讽刺,表情变变,控制好情绪,“因为要生活,要吃饭。”

  直白却又厉害的理由,许原生没了话,他沉吟半响,“找个地方聊聊?”

  魏闻雨眼神松动,深吸一口气,“走吧。”

  继续往深巷里走,两人影子并在一起。

  步子都慢,以往在这种沉默里先开口的一定都是许原生,他今天却觉得心里膈的很,准备好的一切质问都说不出口。

  “你怎么找到这里来的?”魏闻雨双手埋在裤兜里,他穿着宽松的工装裤,裤脚上沾了油渍。

  许原生抬抬下巴,“早月告诉我的。”

  “你们又见面了?”

  “嗯。”

  “她倒是心地善良。”

  “嗯。”

  “又在一起了?”

  问到这儿,许原生忽然顿了顿脚,侧着眼看魏闻雨,老实交代,“还没,所以来找你问点事。”

  魏闻雨住在巷尾的一间地下室,最近下过雨,墙角都有些发霉的迹象,房子里摆设齐全,可看上去都很陈旧。

  “地方小,先坐吧。”

  许原生在沙发上坐下来,面前的桌子上摆着几个泡面桶和几本书,这些凌乱的生活痕迹似乎在告诉他,自己错过了什么很重要的东西。

  魏闻雨扔了罐酒到他怀里,“没什么喝的了,将就一下。”

  啤酒而已,度数不高,许原生捏了捏瓶身,“说吧,那两年都躲哪儿去了?”

  “躲?”魏闻雨苦笑,“也是,说躲也没什么不对的,乔迟阳出事那会儿我跟他在一辆车上,我是他的领航员,一切经过我都清楚,我不敢说实话,可不就要躲起来嘛。”

  “所以就跑到这种地方浑浑噩噩的过日子?”

  如果不是亲眼看见,许原生怎么也不能相信魏闻雨会在夜市打工,那么点头哈腰的,再也见不到一点昔日的气势。

  “我没乔迟阳那么伟大,他满脑子都是梦想荣誉,哥们儿我连肚子都填不饱了,梦想能填肚子吗?”魏闻雨哽咽了下,“他最后什么下场?你我都看到了。”

  许原生目光黯淡,“所以你不敢说的实话是什么?”

  “我知道总有一天你是要找来的,找来问我比赛那天车上发生了什么,在医院我又跟早月说了什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