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和大佬分手之后

064 妹妹真是没眼光

和大佬分手之后 向来温柔 2070 2019-08-19 23:38:30

  那罐啤酒一直没开。

  许原生拿在手里,在听到答案前才将拉环拉开,气体砰然炸开的声音让心也跟着抖了一抖。

  魏闻雨的手搭在他的肩膀上,“你也不是个糊涂人,只是不敢问而已。”

  “没有什么不敢问的,如果不敢我就不会来找你了。”许原生稳住字节,“所以是车的问题,还是他的身体?”

  “都有。”

  “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魏闻雨把手放下来,十指交合搭在膝盖上,“在那样的比赛上没有谁会心甘情愿让一个二十几岁的新车手拿到冠军,不让他拿到冠军的车队有很多,手段也有很多,这些事情太复杂了,你做车手这么多年,也见过不少吧?”

  十个指头握紧,“在车子撞向终点线的弯道时我就已经察觉到他不对劲了。”

  许原生刚喝下去的酒在胃里翻腾起来,气血也在胸口翻涌,瑟缩的捏了捏拳头,又无用的张开。

  想到曾在比赛的后台听到过别的车手谈论起乔迟阳当年的风姿,最后却也只能用两个字草草终了:可惜。

  这些话魏闻雨藏了几年,今天终于能说出来,心中是平静的。

  “乔迟阳那时候坐在车里,眼睛就笔直的看着车子撞上弯道,当时他就只想着保下我的命。”

  许原生侧头看他。

  “这人可真没意思。”魏闻雨摇摇头,转头对上许原生的眼睛,“不过他可还告诉我了,妹妹真是没眼光,瞧上你这么个混蛋。”

  “他告诉你了……”

  “说了,头上撞的满是血还要骂你两嘴,让我警告你,可别落的跟他一样的下场,让妹妹那么小的年纪死了哥哥又死男朋友。”

  两人目光都稍显复杂,许原生先直起脖子躲闪开。

  魏闻雨忽然起身,在冰箱里又拿出两罐酒打开,一罐放在桌上,一罐自己打开,混着险些落下来的眼泪吞咽。

  许原生没犹豫,拿着酒将手臂抬起来,那个位置刚好是魏闻雨眼前。

  易拉罐碰撞的声音让他们回忆起无数个曾经坐在街头畅聊梦想和抱负的日子,乔迟阳为每个人都勾画了无比美妙的宏伟蓝图,自己却停在了二十六岁。

  咽下那口酒,魏闻雨才是真正的想坐下来和许原生聊聊。

  从大事到琐碎,“前阵子听说你退役了,是因为早月吗?”

  “为什么这么说?”许原生滚滚喉结。

  魏闻雨许是觉得这事不大不小,说出口的时候也轻松,“因为在医院我就只跟她说了乔迟阳说的那些话,所以她跟你分手应该是受不了身边的人再出事故吧,这打击太大了。”

  一句话他说的是轻松,许原生却半信半疑。

  他想了想,又急躁道:“你只跟她说了这个?”

  魏闻雨不知道他在急什么。

  转念又想,只不过因为自己多嘴了两句就让早月有那样的顾虑,她那时候毕竟还小,因为顾虑跟许原生分手也能够理解。

  点点头,他澄清道:“就说了这个。”

  许原生的疑虑显然还没消,反而更重,他把眉头都皱起来。

  “你到底还听到了什么?”

  “我去的时候分明听到她说不喜欢我,我也最好别说喜欢她,不然只会给她添麻烦。”

  “……”

  沉默上演。

  啤酒的湿润卡在魏闻雨的喉咙,他轻咳了一下,拍拍胸口。

  在许原生的话里想到那一年,在病房里,早月自言自语的样子,她的原话他已经记不太清了。

  那时他刚说完乔迟阳留给早月的话。

  她听完没吭声,很久才吸了吸鼻子。

  背对着门,眼睛却不知看到了哪里,声色虚弱的说了一句:那我就听哥哥的,以后尽量不喜欢许原生,他也最好别说喜欢我,不然只会给我添麻烦……让人心软。”

  只是早月一句自我安慰的话,到了许原生那里却是一堵墙。

  魏闻雨咳完又笑,“这东西我是解释不清,你与其千里迢迢的来找我问,不如自己去问早月。”

  他接着叹道:“不过你还是真是会断章取义。”

  “到底什么意思?”许原生急了。

  没几个人见过他这幅样子,魏闻雨看了来劲,站起来俯着身细细瞧着。

  “说了,您自个去问。”

  “真没有早月说的那么严重吗?”许原生谨慎的确认一遍。

  魏闻雨眼神变变,像在看白痴。

  “别拿这种眼神看我……”

  “你连我的眼神都能看明白,还看不明白妹妹对你到底是什么心思吗?”顿了顿,魏闻雨推测道:“现在想想,她当时跟你说分手也只是试探,说不定是想让你挽留呢。”

  他吐槽完便走到门边,这里不留客,更不留许原生,门敞开,白昼和黑夜的临界点交换。

  临走前,许原生还有点反应不过来,他的聪明向来用不准地方。

  怔愣了很久才站起来,走到门边,想了想说:“你今天告诉我的这些,包括乔迟阳的事,我都会弄清楚的。”

  “很辛苦的。”

  魏闻雨还有很多难言之隐都没能说出口来,能不让许原生知道的,他便尽量不发声。

  **

  天还没亮许原生就从魏闻雨家离开。

  他走得急,车也开的快,在高速路上便飚起了车,又有开赛车时的职业病,来回提了好几次速却都保持在一个安全的界限内。

  两天两夜没有睡,疲惫感是挡不住的。

  缩减了路程的时间,许原生到早月家楼下时刚过晚上十二点,他浑身的骨架都散了散,也没有什么力气上楼,在车子里坐了一会儿,强迫自己提起精神。

  眼睫下扫着一圈淡青,刚抬了抬眼,就被外面的脚步声吸引视线。

  穿着黄色马甲的外卖小哥站在楼下打了个电话,手里拎着两杯奶茶,他在原地晃了好几圈,电话的主人才懒懒散散的下楼。

  早月挽着马尾,随意穿了件宽松的短袖和睡裤就跑了下来,两条胳膊白晃晃的,她伸手接过奶茶又自然的跟外卖小哥道了句谢谢。

  人走进楼道看到电梯没停在一楼时表情还有些沮丧。

  玻璃门被自然敲响,早月循着声音看过去,下意识将手里的奶茶藏了藏。

  许原生倦着声,不轻不重道:“愣什么呢,还不过来给哥哥开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