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和大佬分手之后

066 只照顾喜欢的人

和大佬分手之后 向来温柔 2011 2019-08-21 22:41:12

  楼道里没有人,风吹过去都听的清楚,楼道外,似乎是刚才那位阿姨的脚步声,她走进电梯,归于平静。

  早月眼神放松,从许原生眼前闪开,“大晚上的,我要睡了,今天就不请你上去坐坐了。”

  许原生语气闲散,染着笑:“你当我是猪头啊,你刚买了奶茶还没喝就要睡?还是两杯......”

  话里似乎另有暗喻,他侧过身,依着墙,慢慢叹出一口绵长的气,神态失落。

  早月“嘁”一声,挖苦道:“你又在这装什么孤独患者呢?”

  “你家里有别人,所以不愿意让我去坐坐吧。”

  买了两杯奶茶就是有别人在,许原生脑袋一根筋,这么说虽然是猜想但也猜的八九不离十。

  早月这会儿可不吃他这一套了,直接过去,边走边说:“可不就是有人嘛,所以我要上去招呼客人了。”

  这么晚了,不管她的话是玩笑还是认真都会让许原生有危机感。

  手腕猛地被钳住,早月被拽的定在原地。

  许原生这才把眼睛睁开,血丝满满,“我今天来是想告诉你......”

  “行了,闭嘴。”

  早月狠心将他的话打断,已经猜到了许原生是刚从魏闻雨那儿赶回来,也应该问了他想问的问题。

  摸不透他到底问了什么,也没弄明白他今天这一出是想干什么。

  就是心慌......心慌的想逃。

  “你是不是真的去找闻雨哥了?”早月语调带着惊恐。

  “不然呢?”

  “他都跟你说了什么?”

  许原生不经意道:“你想知道?”

  他眼睛微敛,散着迷情的危险,早月手腕那块被熨帖的滚烫,吹来的风也燥热。

  她舌尖上像是滚了颗火球,藏到哪里都不对。

  退开脚步,凝涩道:“算了,不想知道。”

  “那我还非要你听。”

  下一秒,许原生散在额头的发稍刺过早月肩颈的一块皮肤,“他说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说什么。”

  他将手松开,静谧的环境里紧接着是衣料摩挲声,早月的心跳声太急,甚至可以说是吵,许原生换了方式,直接将她搂在怀里。

  身高差距,许原生只好弯下脖子才堪堪能靠着早月的肩膀。

  她分明那么瘦弱的小身板,一刻间却能将他全心的疲倦赶走。

  “你上次问我喜不喜欢你,我现在是可以告诉你的,哥哥是想照顾你,但哥哥也只照顾喜欢的人。”

  许原生动动手,才发觉早月的头发也被他压在手下,卷起一缕,“我嘴笨,今天状态也不好,你要是觉得不满意,哥哥明天再说一遍......”

  又哑又颤的音节都在昭示他的紧张。

  好在早月比他更紧张,大脑难以运转。

  好半会儿过去,许原生抱着早月都快睡着了,才听到她满是傻气的话:“那个......我家里没有别人......买两杯只是为了凑单。”

  她只是单纯的解释一下,还以为是那句玩笑把许原生给激怒了。

  可他显然是误会她的话了......

  “早月,哥哥这才刚跟你表白,进展太快了一点吧?”他笑起来,拖腔带调道:“可既然你这么说了,我也不好拒绝吧?是吧?”

  早月手上一动便会有包装袋摩擦的声响,她不敢再动,只好解释说:“我不是这个意思......”

  “上次是谁问我的喜不喜欢,你怎么又想耍赖皮啊......”

  一字一句的都透着满溢的委屈。

  早月手指捏的泛白,“你说的是真的吗?”

  肩膀上的人明显一震。

  随即缓慢抬起头,许原生细碎的气息声从早月耳际滑过,他看着她的眼,“假的。”

  早月瞳孔缩了缩。

  “哥哥对你何止是喜欢。”

  **

  电梯间里的明亮万分真实。

  早月手上的奶茶差点没有拿住,在电梯间里急得打了两个转,出了电梯三两步跑回家里将门锁住。

  她一跃跳到沙发上,将自己的脸埋在抱枕里,闷闷的呼吸了两口才恍然大悟的想到什么,一伸手捞到桌子上手机,快速打出去一个电话。

  早月按着心口,“闻雨哥,你跟许原生说什么了?”

  魏闻雨被早月突然打来的电话吓到,却也早有预料。

  他嗓音淡淡,“说的可多了,你想听哪一部分?”

  这几个男人没有一个是正经人。

  早月拍拍脸:“你就别开我玩笑了。”

  “听你这口气......”魏闻雨故意咳了一声,“他该不会跟你表白了吧?”

  “嗯。”

  “嗯?”

  “就是......了啊......”

  声音定格,话筒里连呼吸都消失干净。

  魏闻雨捂着手机忍不住笑笑,镇定下来才接上一句:“那还不快说说他是怎么说的,你怎么回的?”

  早月激动的劲刚过去。

  她极度后悔招惹了这么一个八卦人群,“是我先问你的,你先说。”

  魏闻雨:“你问我什么了?”

  “......”那端无言。

  “害,不就是我跟许原生说了什么吗?”魏闻雨挠挠头,“我应该就跟他说了你以前跟他分手只是为了让他挽留......”

  他们一个二个的都是神人,都能做她肚子里的蛔虫了。

  早月忍不住要给魏闻雨鼓掌,她啧啧道:“我都不知道我是该哭还是该笑。”

  “不过早月,你到底怎么说的,是答应了还是拒绝?”

  房间里的冷气将早月皮肤上吹起一层鸡皮疙瘩,她头皮也硬起来,刚才那股呼吸不顺畅的感觉去而复返。

  “还没答应。”

  她字眼很淡。

  魏闻雨手指点扣在桌上,“嗯,也能理解。”

  该说的都大致清楚,早月也没有什么要问的了。

  夜市摊开始营业,一条老街又亮起来。

  夜市老板忽然出现在门前喊了魏闻雨一声,“快来帮忙!”

  这一句突兀。

  他还没顾上捂住话筒,有些泄气,便只好放弃了遮掩,言语僵硬道:“那我要去忙了噢。”

  那一声早月自然也听到了,喜悦顿时像被浇了盆冷水。

  “闻雨哥,你还在做那些事吗?”

  “都是赚钱,哪里还分高低贵贱呢。”魏闻雨语调显涩:“还有啊,许原生来我也只跟他随便聊了聊,那件事我没告诉他,你别说漏嘴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