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和大佬分手之后

067 这得多大年纪啊

和大佬分手之后 向来温柔 2129 2019-08-22 23:06:34

  《星选》第一期节目播出后谢勉的反响不错,以至于在录第二期时整个节目组都对他的态度都尊敬了不少。

  这其中变化最大的还是制片人胡迈。

  坐在车上,谢勉只要一想到刚才离开时胡迈握着他的手夸的那几句话,就一阵坐立不安。

  “我觉得那个胡制片对我图谋不轨。”谢勉摸着自己的下巴,很久才思索出这么一句。

  早月在一旁发着信息,“你还真是自我感觉良好。”

  车子刚到公司门口。

  早月应完谢勉的话便下车,绕过车子一圈过去给谢勉撑伞。

  因为《星选》播出的原因,这几天公司附近又多了不少来蹲点的狗仔,等着拍一点谢勉的料,早月做事也不得不跟着谨慎些。

  “早月。”

  两人刚刚走进公司,前台妹妹便远远的喊了早月一声。

  早月看她一眼,随即扭头对着谢勉说:“你先去录音室吧。”

  他耸耸肩便离开。

  公司里人不多,这个时候大多还都在忙,听说最近又收了几批练习生,有好几个都已经包装好准备出道。

  走到前台,早月语气软绵绵的,“小清,又有什么八卦要传?”

  “我哪有天天传八卦。”叫小清的女孩子压了下声:“刚才谢勉后援会那个粉头过来说要见你,叫林恍恍的那个。”

  “又是送礼物的吗?”

  “不是,她说她来还钱的。”

  要不是这次林恍恍来,早月恐怕是要忘了几个月前在机场,平白因为一个小粉丝被许原生讹钱的事。

  像是蝴蝶效应,自那天在机场遇到之后,许原生便一手扰乱了她井井有条的生活,尤其是两天前那一出。

  早月捏捏手指,淡淡问:“她人呢?”

  “喏。”

  小清努努嘴,看向她身后。

  林恍恍刚从洗手间出来,早月见她最多是在机场或是某些节目应援时,以往也都只是客套两句话。要让她和这群小朋友面对面聊些什么,还真不太自在。

  “早月姐姐。”林恍恍踮起脚跟早月挥手。

  公司一楼偶尔有几个工作人员路过。

  在这里谈事总是不妥,早月只好将林恍恍带到外面的咖啡厅。

  小朋友一路上都挺安静。

  找了位置坐下,林恍恍才郑重的从包里掏出一张卡,她倒是直接也不废话。

  “早月姐姐,我也是前两天才听我妹妹说漏嘴,知道你之前替她赔了一笔手机钱,今天是特意来还你钱的。”

  关于赔偿给许原生的那笔钱早月没有报到账上,她怎么想,也不能在报账的理由上写:谢勉机场作秀费用。

  后来便延续成了她和许原生的私人问题。

  “这笔钱我不能拿。”早月微皱的眉头舒展开。

  “是不够吗?我听我妹妹说是八千块......”

  这行最忌讳的便是私自收受粉丝的好处,尽管这笔钱本来就不该早月出,她也不能蠢到就这么收下,何况最近谢勉又在风口浪尖上,不能被人抓到半点把柄,

  想了想,早月说:“钱是够的,只是这钱给我不合适,或者你还到公司,或者你拿去给......”

  停滞了下,她接道:“或者你直接还给那位先生。”

  听完她这话,林恍恍立刻摇头晃脑道,“那可不行,我之前就听有粉丝说星淇总是压榨哥哥,连我们的礼物又时候都不给他,这钱要是给了公司,还不是要被私吞。”

  真不知道她这些小道消息是从哪里听来的。

  星淇文化是业界口碑不错的娱乐公司,艺人多,可真正红的那几个一只手也数的过来,谢勉便是其中之一。

  除了薇薇跟他有些过节,明里暗里给他穿过几次小鞋之外,其他人还是把他当个祖宗捧着的。

  早月弯起眼笑,温声慢调:“放心,你们的礼物和信谢勉都有好好保存,没有人私吞的。”

  她说话声音很轻很慢,让人听了舒服。粉丝群里都鼓吹她是出了名的脾气好,好说话,正是这样上次恍恍妹妹闯了祸才会第一个向她求救。

  尽管早月解释了,林恍恍还是不愿意松口,“那也不行,我还是把钱还给那个倒霉蛋吧。”

  倒霉蛋......

  早月摸了摸眉角。

  “早月姐姐,你应该有那个人的电话吧?”

  “嗯......”

  早月当着林恍恍的面把手机拿出来,将许原生的电话号码报给她。

  她直接打了过去,还在接通时小声问道:“他姓什么啊?”

  “许。”

  这一声不轻不重。

  刚巧在电话接通时落下,林恍恍忙接上一声,自然热络:“喂,请问是许先生吗?”

  服务生上了两杯柠檬水。

  早月握着杯子,指尖有一下没一下的点在杯面上,她这样做应该没什么问题吧......

  还在忐忑,许原生漫不经心的语调飘出来,“谢谢,不买房。”

  还挺有礼貌......

  林恍恍呵呵笑了,“您误会了,我不是卖房的,几个月前您不是在机场被一个女孩子把手机撞坏了吗?我是想把钱赔给......”

  一个“您”字的尊称还没有结束,电话便被挂断。

  两个人一时都懵了神。

  林恍恍把手机摊开,“他该不会以为我是诈骗集团的吧,这得多大年纪啊防备心这么重。”

  **

  被一通莫名其妙的电话吵到,许原生随手挂了电话,脚尖跟着轻轻踢了下肖熠的脚底板。

  “修好了没?”

  肖熠从赛车底盘下滑出来,摸了摸脸上的灰,“我的哥哥,我就是鬼斧神工也不能这么快。”

  “还要多久?”许原生说完忽然捂着鼻子闷闷的打了个喷嚏。

  “生哥,看来有人在说你坏话。”

  许原生沉着脸,“我再给你半个小时,修不好下一季度的补贴别要了。”

  “你这是压榨劳动力......”

  手机在不适宜的时候又响起来,许原生脾气暴躁,刚才那点仅存的耐心和礼貌已经用光。

  还是那个陌生的号码,他接起来,没等那端出声便直接呛道:“不买房不买保险,家里没有孩子要学英语。”

  一连串说完,早月就知道刚才恍恍的那番话许原生是一个字也没听。

  她的嗓子像是被胶在了一起,可面前林恍恍还在,她又不得不开口。

  “那个,许先生......”

  早月特有的轻软嗓音出去,许原生迷茫的看了眼手机,又架到耳边,“乔早月?”

  “嗯......是我。”早月咬了咬唇。

  沉默好几秒。

  许原生含着散漫的笑,“怎么,改行卖保险了,第一个就来坑哥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