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和大佬分手之后

071 不会是为了躲我吧

和大佬分手之后 向来温柔 2324 2019-08-26 23:16:57

  录音室里。

  谢勉又卡在一个转音过不去,重复录了几十遍也没能满意。

  早月在录音室等了一个小时,他仍然没有半点进展,调音老师都有些不耐烦。

  听的烦了,她便躲了出去,刚走到阳台,池雨恰巧从隔壁的录音室出来。

  薇薇这个时间已经下班或者去应酬,她手底下艺人多,不会负责池雨的接送。

  两个人意外打了照面。

  池雨慢吞吞地走过去,她在娱乐圈一直是甜美少女的人设,公司给她配的服装也都无外乎是色彩鲜艳型。

  “早月,”她笑着时苹果肌也饱满,“你怎么没去盯谢勉录歌?”

  “他卡碟了,避免被他洗脑我还是出来避避。”

  “他卡碟的确挺吓人。”这点池雨也颇有心得,她摸出一根烟,“我还记得他以前有首卡了半个月的歌......是叫......”

  “叫《赞赞新时代》吧。”

  “对!就是这首歌,哇,那时候天天看着他赞赞赞的,头都疼了。”

  池雨真实的性格就是直爽,说话又带着自己独有的腔调,早月被她夸张的语气逗笑。

  阳台的窗户开着,卷动的风将烟味也给带走。

  池雨将烟抽到一半,才说:“刚才是我开的车,不小心撞到你朋友的车了,不好意思噢。”

  这些薇薇跟许原生协商的时候早月都听到了。

  “不会,你也不是有意的。”

  “那真是你朋友,还是......男朋友?”池雨手指间夹着烟,火光忽明忽暗,映出她表情里的疑惑。

  她人虽然不错,但还没倒可以交心的地步,早月条件反射的摇头,“就是普通朋友。”

  “我就知道,薇姐非说是你......”池雨呛了口烟,话也停住。

  她的演技的确不错,表现自然。

  早月继续沉默,怎么说池雨都是薇薇手底下的人,她总不能跟她一块说薇薇的是非,这种蠢事她还干不来。

  池雨似乎铁了心今天要从她嘴里撬出点料,“我记得你从进公司开始薇姐就刁难你,我们好多人看不下去呢。”

  “她比我资历深,提醒我些是应该的。”

  早月把脚并合,笔直的站在栏杆旁。

  余光里池雨唇角边的火点还没灭,这一阵没有风,烟味聚集的越发浓郁。

  她将手搭在栏杆外,随手掸了掸烟灰,语气看似真挚,“我知道新人刚入行都谨小慎微的,生怕哪件事做不对了,让前辈指点一番。”

  这个指点在她嘴里变了味。

  一根烟烧到烟蒂,池雨主动把伤口摊开来,“还记得我刚出道去演出,没有经纪人助理,身上连个打车的钱都凑不出来,坐地铁到演出会场,原本四分钟的歌被主办方掐到两分钟又取消,就是因为一位天后级歌手要用这四分钟跟粉丝互动聊天。”

  池雨说完这些早月眼神才微微松动。

  她知道和人相处拉进关系最有用的方法便博取同情,也能让对方放下戒备心。

  “所以薇姐那么对你的时候,我其实还挺讨厌她的。”

  早月始终没看池雨一眼,也不知道和她聊什么合适,干脆模棱两可道,“薇薇应该是从工作角度出发。”

  “那如果她是公报私仇呢?”

  气氛结冰,因为这句话里的笃定早月才扭头看着池雨。

  池雨随手将烟蒂丢到垃圾桶里,她脊背靠着栏杆,突然打起太极来,“我今天做节目的时候遇到《星选》的胡制片了……”

  录音室的门打开,将她很轻的声音掩盖。

  早月也顺势看去,是谢勉录完了歌出来,她庆幸他结束的及时,不然池雨这个人,应付起来还真有些棘手。

  “呦,今天不赞赞赞了。”池雨语气欢脱。

  谢勉低着脑袋过来,对她的话充耳未闻,他看看早月,“咱们走吧。”

  他可以没礼貌,早月却不行,还是客套的跟池雨道了别。

  两个人刚走出两步,池雨又跟上来,她凑在谢勉边上,“《星选》你录的怎么样了?”

  “关你什么事。”谢勉一直不怎么待见她。

  “关心一下不行吗?下一期不就是淘汰赛了吗?我今天碰到你那个节目的胡制片,还跟我聊补上来的那个歌手跟你有点关系呢。”

  “什么关系?”谢勉笑道:“父子关系?”

  走到电梯池雨都没离开,她故意把话留着,等电梯上来,谢勉和早月进去。

  池雨站在外面,表情变了变,在电梯门关上前说,“我想起来了,胡制片说是你前组合的队长。”

  -

  电梯下到一楼,早月的脸色没什么温度,表情冷成霜。

  谢勉也不敢招惹她,正焦灼着说点什么缓解气氛,走出公司便看到许原生站在车边。

  眼睛里的光亮了亮,谢勉动动胳膊,“生哥还真是锲而不舍。”

  等早月把他的话听完,许原生已经过来了。

  “你来干嘛?”

  早月眨眼,情绪太淡,语气也显得有些伤人。

  “不是说好了接你上下班的吗?”

  那是许原生白天随口的话,她怎么也不会当真。

  谢勉的车开过来,停在三个人面前,他忽然抱着肚子,做出痛苦的表情,一抽一抽的说:“姐,我突然肚子好疼,要去医院,今天就不能让师傅送你了......”

  “......我看你别活了。”

  知道谢勉这又是玩的哪一套,早月没心思搭理他,他也识趣,尽快跑上车将车门关上。

  师傅扭头看他,“小乔不走吗?”

  “师傅没时间解释了,快开车。”

  -

  莫名又成了早月和许原生单独在一起,她不想折腾,也不扭捏的坐上他的车,刚才在池雨那听来的事一直闷在心口。

  车开了十几分钟,早月自觉道:“你不用这样接送我的......”

  “闲着也是闲着。”

  “我过两天准备出差,你还是别白跑了。”

  早月是临时决定出差的,眼下看来也只有这样才能躲灾。

  “去哪儿出差啊?”许原生拖着调子。

  没人吭声,他又噙着可怜的嗓音问:“该不会是为了躲我吧......”

  “不是的。”早月反应强烈,也只是一下,很快又焉着,“就是出差。”

  “那也行,走的时候我送你去机场。”

  说着话,早月发觉车子走的不是回家那条路,反而像是去车队。

  车停在最后一个红灯路口,许原生才解释,“我得先把这车还给车队的小子,不会耽误你时间吧?”

  早月今晚的话格外少,“没有。”

  夜色里几盏路灯将前路照的明亮,路上人不多,车子也没有几辆,车灯叠加光亮,斑马线离的最近也最清晰。

  只是无意一扫,许原生本想悄悄看一眼早月,眼睛却定格在斑马线一头的一男一女身上。

  男人身上穿着唐权的队服,女人则用手圈住他的脖子,快要挂到他身上去。

  许原生眯起眼,辨认出肖熠的脸。

  因为他的专注,早月也被吸引,她看过去时女人已经将下巴递到肖熠脸上,缓慢蹭到他的唇中。

  “小朋友别什么都看。”许原生伸出手,掌心遮挡在早月眼前,“当心长针眼......”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